第六百一十七章 饲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衣女子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道:“难道张晋不是你爷爷?”

“是,但是……”

“是不就行咯~”

我颇为无语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黑衣女子,深吸口气,我认真道:“张晋确实是我爷爷,只是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

黑衣女子索然无味的把天官印还给了我,随后又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把腰间完美的曲线显露无遗。

“我没见过你爷爷,只是我族奶奶好像认识你爷爷,这么多年了,族奶奶她老是把你爷爷挂在嘴上,所以一来二去我也就记住咯。”

听完后我面色古怪无比。一个苗疆女子,和我爷爷应该认识,还经常把我爷爷挂在嘴上,这件事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呢?

莫非,是我爷爷当年欠下的风流债?……

想了想,我抬头看向黑衣女子,问道:“你奶奶她老人家是怎么说我爷爷的?”

黑衣女子歪着脑袋想了片刻,才撇嘴道:“她说,你爷爷是个混球,人渣,如果当时再来一次的话,她绝对会把你爷爷炼成人蛊呀什么什么的……”

虽然黑衣女子说的风轻云淡,但我已经感到了她言语中的深深恶意,就在我想着要不要暂时和我爷爷撇开关系以保小命的时候,黑衣女子又道:“不过……我奶奶说起他的时候总会很忧伤,对了,我奶奶有一次说他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为了莫须有的东西而去葬送自己的一生,甚至从此必须戴着一张面具生活,我奶奶曾经问过他累不累,他说这是他的命,逃不掉,摆不脱。”

“对咯,我奶奶当时还提过你,她说要是有朝一日能见到你的话,一定要把你从里到外看的清清楚楚,如果你对不起张晋的一番苦心的话,她就把你练成人蛊,让张晋的一番苦心付诸于流水……”

本来我还在为黑衣女子的前半段话所深思,但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背后立马起了一层冷汗,这是什么情况?我爷爷的情债要让我这个当孙子的来还?

看到我面色发白,黑衣女子轻笑一声,挥手道:“行啦,我奶奶人还是很好的,她说的那些都只是气话。”

我想了想,最后心里还是安定了一些,虽然黑衣女子的话不能尽信,但是如果黑衣女子的奶奶真是我爷爷的老情人的话,那到时候实在不行让我爷爷现身一下,牺牲下美色,危机便可迎刃而解了。

把粥喝完后,见黑衣女子还没有走,我的心就有些活络了,想了片刻,我问道:“对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还没请问你的名字呢?”

“没事,举手之劳,其实也算你命大,那苗白之前已经用八个人练制续嗣蛊了,只差最后一个人就能蛊种大成,只是他没能力练制这种蛊术,便打主意把你杀了后再进寨求人制蛊。只是绝嗣蛊这种蛊术太过阴毒,即便在我们生苗里面也是被绝对禁止的,他虽然打着自己人的旗号想要求助我们,但到时候只要他的目的暴露,最后的结局也是被我们清理门户,所以他只是早死了一会而已。”

“至于我的名字嘛……保密!”

说罢。黑衣女子对我甜甜一笑,那月牙般皎洁无邪的笑容让我失神了刹那,幸好我在白马寺修行了一年多,所以心性也提高了不少,心里暗道一声罪过后,我面色如常的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只是我来白川寨除了想要寻医解蛊外,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求你们的帮忙。”

“说吧,我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回答你的问题。”

黑衣女子不骄不躁,颇为理智的说道。

“你听说过圣者部落吗?”

“圣者部落?”

黑衣女子柳眉微皱,她想了片刻后,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部落?”

一看事情有戏,我立马来了精神,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嘛?”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个部落很孤僻,我们生苗虽然已经够孤僻的了,但是生苗间的几个村寨彼此还是偶尔有联系的,但是圣者部落不同,它除了个别村寨外,几乎和外界没有一丝联系,不过即便如此,我们生苗中的部落上层也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

“圣者部落很危险,不能和它走的太近。”

我皱了皱眉,感觉事情和我想的有些出入,我来白川寨最大的目的为的就是打听圣者部落的情况,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这个目的要破灭了。

心情低落,我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刚抬起头,我就发现黑衣女子正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面色一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黑衣女子便道:“我不是说过了嘛?圣者部落虽然孤僻,但还是和个别村寨有联系的。”

我愣了下,回过神来连忙道:“怎么说?”

“圣者部落人丁稀少。所以种的粮食不能满足自需,为了满足族人的日常需求,圣者部落会定期让我们白川寨运送些生活物资去往圣者部落,但除此之外我们就很少有联系了,就连我对圣者部落都了解甚少,如果说我们寨里有个人最了解圣者部落的话,那个人就应该是我族奶奶了。”

黑衣女子说完后就站起了身,端起我的空碗后,道:“行了,你就继续休息吧,我先走了,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等你的伤好后,我带你去见族奶奶,到时候你亲自问她吧。”

我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想问一些事情,但是初来乍到,太过得寸进尺也不好。

待黑衣女子走后,还没等我躺回床上,我腰间玉佩里就漂出了一股红烟,蔣明君出来后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片刻后松了口气,道:“还好。没出什么大事。”

我摸了摸她那冰冷尤若无骨的手,轻笑道:“怎么到现在才出来?你既然不怕阳光就应该多出来走走,在玉佩里也不嫌闷的慌。”

被我捂住手,蔣明君倒是没什么反抗情绪,她撇了撇嘴,委屈道:“我也不想呀,但是你爷爷说了,我身份很敏感,按理说也在协议的限定范围之内,所以他让我尽量少出来,不然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我爷爷他找过你?”

我愣了下,倒是感觉到了些许意外。

蔣明君点了点头,面前浮现出了些许笑意,道:“是呀,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东西,虽然这些东西还很模糊,只有片段。但是你爷爷告诉我了,这是一种好现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很可能会记起那些往事,真真正正的回到这个世界上。”

听到蔣明君开始回忆往事,我内心真的有些欣喜若狂,虽说现在的蔣明君也很好,但是我更想让她知道她和我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这些东西靠旁人诉说根本没用,有些事,真的只能靠自己亲身体会过,才能明白那些刻骨的恩怨情愁。

深吸口气。我平复了下心情,道:“我爷爷除了这些外,还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

蔣明君想了想才点了点头,道:“他托我给你带了一些话,他说苗莹莹是好人,你可以相信她。还有就是,金大发等人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叫你并不用太过着急。”

苗莹莹这个名字让我愣了下,不知道我爷爷说的是那黑衣女子还是黑衣女子的族奶奶,但无论如何,我终究是听到了两个好消息。墨兰等人的安危一直是我心头的一块心病,但有时候只能干着急却没办法,如今得知他们的情况似乎还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糟糕,着实让我心头的那块大石往下稍微落了落。

在白川寨休息了两天后,我的身体总算恢复了过来,这天一早那个黑衣女子给我送了早饭后,总算才答应让我去见她的族奶奶。

推开房间的竹门,屋外的阳光刺的我微微眯了眯眼,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我这个房间处于一所竹楼的第三层,而竹楼的前方,还有数十栋和它款式相同的竹楼,在串联这些苗家竹楼的土路上,不时能看到扛着锄头的苗族人,他们大多身穿黑衣,看上去也和常人无异,从表面看这仿佛只是一个最平常的乡野寨落,完全没有传说中的那种生苗皆凶神恶煞。村寨里蛇虫乱爬的样子。

在黑衣女子的带领下,我缓缓走下竹楼,在竹楼的第一层,用竹竿围起来的圈栏里饲养着牛羊,竹楼后面也种栽着几排青竹,每当微风拂来。竹叶便沙沙作响,更为这世外桃源增添了一丝祥和。

“怎么样,是不是和你想象的有些不同?”

看着我有些诧异的目光,黑衣女子微微一笑。

我点了点头,十分由衷的感叹道:“来之前还真没想象到,你们生苗村寨是这种模样。”

说话间我又想到了什么,便问:“对了,你们生苗不是喜欢制蛊嘛?那你们的毒虫毒蛇一般都饲养在哪里?”

黑衣女子带我走到了一片空地上,这片空地除了土质比较新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但黑衣女子却指了指下面,道:“制蛊要耗费的时间很长,一般都要好几年,所以那些制蛊的坛子都埋在了这下面,等它们相互吞噬只剩下最后一只的时候,才能被称为苗蛊。”

“另外,那些制蛊所用的毒虫都在那个大缸里,平时我们会在里面投一只蛊,让它们心里畏惧不至于相互吞噬,等要用的时候再取出来就行了,只是饲养它们挺废功夫的,每天都要喂几只鸡。”

说着,黑衣女子当着我的面,在一楼饲养家禽的圈栏里捉了一只老母鸡,随后拎着它的翅膀就来到了一口普普通通,用盖子封严实的米缸前。

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老母鸡不断的挣扎乱叫,只可惜被手法娴熟的黑衣女子拿捏住了要害,所以这一切的挣扎都只是徒劳无功的。

掀开米缸的盖子后,只见半人高的米缸里,居然装着满满当当的蛇虫,有手臂粗,浑身通红的蜈蚣,也有通体漆黑盘成一团的毒蛇,这些蛇虫层层叠叠在一起,全都仿佛进入冬眠一般的一动不动,只是当老母鸡的惨叫声传来时,它们狰狞可怖的身躯才会轻轻蠕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