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求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多么想把爷爷从地下揪出来,然后把他和苗莹莹关一小屋里面,任凭他们打也好,骂也好,最终都和我无关,可是让人无奈的是,我这个小辈只能硬着头皮替长辈顶缸,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族奶奶,今天你怎么这么凶呀?”

黑衣女子明知故问的笑道。

苗莹莹宠溺的摸了摸黑衣女子的额头,笑道:“族奶奶这不是凶,只是教教后辈而已。”

“那您平时怎么不这样呀?”

“灵儿这么乖,族奶奶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凶你呢……”

“……”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半天。最终苗莹莹才仿佛终于想起了我这个人,她懒洋洋的抬起眼帘,用浑白不已的眼睛打量了我片刻,道:“行了,坐吧,傻孩子看着怪可怜的。”

我揉了揉鼻子,苦笑一声便默默坐到了二人身旁,苗莹莹从我的腰间把天官印摘过去把玩了片刻,最终才神色复杂的道:“你爷爷,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愣了下,随后连忙点了点头,道:“他老人家两年前回家看了我一眼后,没过多久便走了。”

“走了?”苗莹莹嘴角扯起一丝讥笑,道:“这老头鬼精着呢,没把你这颗张家独苗照料好了,他才舍不得走呢,就算是死了,他也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护在你身边。”

我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爷爷确实和苗莹莹所说的一样,即便是死了都没能放下心中的执念,反而以对自身最为残忍的手段。催熟自己以保护我这个后人。

闲聊了一会后,待老太太对我的态度好了一点后,我试着去问道:“苗奶奶,我听说当年我爷爷来过白川寨,他还曾经寻求过您的帮助,您能告诉我,他当初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吗?”

苗莹莹想了片刻,本就狰狞可怖的脸庞增添了一丝阴沉,就在我提心吊胆的以为苗莹莹生气了的时候,她却陡然叹了口气,道:“他当年是来求蛊的。”

“求蛊?”我愣了下,随即连忙问道:“求的是什么蛊?”

苗莹莹又是一阵沉默,最终她摇了摇头,幽幽道:“我答应过你爷爷。要把这个秘密永远保守在心里,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苗莹莹的话语简直让我险些抓狂,这番话摆明了就是在告诉我:你爷爷身上有一个大秘密,但我偏偏不告诉你。

就在我心里急得抓耳挠腮,想着怎么让老太太开口把当年的事情告诉给我时,苗莹莹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道:“在你眼里,答案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愣了下,随后点了点头。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宁愿永远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就让这个秘密永远被时间所埋葬,这样对你,对你爷爷都有好处。”

苗莹莹的话语满含深意,甚至让我心里的急躁都化为了浮云,不知道为何,我从苗莹莹的语气中嗅到了一丝怜惜,这丝怜惜不是对我,而是对我爷爷,莫名的,我心里有些悲伤。

“如果让这个秘密被永远的埋葬,对我爷爷公平吗?”

想了许久,我抬起头对着苗莹莹正色道,其实我心里已经想好了,如果苗莹莹给我的答案是公平的话,那我愿意不再去追问。

这个问题让苗莹莹有些语塞,过了会,她有些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道:“不公平。或者说,当你爷爷从你们那个小村庄走出来的时候,他所做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不公平的,甚至,是极为残忍的。”

“有时候,我真的会很疑惑,为什么世上有人能对自己那么狠。我曾被投入到万毒池中,世人皆以为我一生凄凉坎坷,但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微末,比起你爷爷所行之事,是远远的不及。”

听着听着,我嘴里有些苦涩。道:“苗奶奶,我爷爷……他到底背着我都做了些什么?”

“很多很多,但那一切都是为了你。”

“您真的不能告诉我吗?您告诉我后,我才有机会去弥补一些什么。”

“他不需要你去弥补,事实上,这也是他为你做的一件事,只有连你都被蒙在鼓里的时候,他才能骗过某一些人。”

“这样,对我,对他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或许吧,但这是他的选择。”

聊到最后,我已经不想再去问些什么了,因为我已经明白了,无论我再怎么去问,苗莹莹,爷爷他们都不会告诉我的,这种感觉让我很心累,也很彷徨,因为我有一种感觉,等我真正明白当年所发生那些事的时候,也许爷爷他就真的要永远离开我了。

“听说,你在打听圣者部落的事情?”

沉默了良久,苗莹莹忽然主动问道。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很沉重,但圣者部落的情况,还有金大发等人的下落是我必须关注的事情,事有轻重缓急,我也分的清。

“说吧,你想问些什么?圣者部落虽然孤僻,但我活了大半辈子,也了解它的一些情况。”

苗莹莹轻轻抚摸着黑蛟的头颅,后者也一副享受的模样,看到苗莹莹一副任我提问的样子,我毫不客气的道:“我想知道有关圣者部落的一切。”

“嚯。这个问题难度可不小,让我想想呀……”

“圣者部落……它比任何一个生苗村寨的历史都要悠久,相传在商周的时候,圣者部落便已经存在了,所以,这是一个历史和底蕴都非常深厚的恐怖存在。”

“圣者部落里的每个人都身中诅咒,只有传说中的圣物才能解除,数千年来,圣者部落无数代族人都在寻找圣物,可惜都一无所获……”

“而圣者部落的领袖,也就是巫师,她们是一群将灵魂都卖给恶魔的人,她们可憎,可恨,但也很可怜……”

听到这的时候我忍不住疑惑,问道:“苗奶奶,为什么这么说呀?”

苗莹莹神色复杂,她叹了口气,道:“说她们可恨,是因为她们牺牲了无数族人的生命和幸福,千百年里。无数圣者部落的女性族人被送到禁地里,与恶魔结合,诞下子嗣后便死去,让这个悲剧不断的上演,如轮回一般。”

“说她们可憎,是因为她们的母亲都是受害者,可是即便如此。她们也还是让这个轮回继续下去,从没想过要打破它。”

“说她们可怜,是因为她们之所以委曲求全,为的是圣者部落的继续繁衍,从某种角度来看,她们做的并没有错,牺牲一个人。保全一整个部落,这未尝不是最明智的办法。”

“但无论如何,圣者部落里的巫师经过一代代人的传承,经历了无数次和恶魔斗争惨败后的结果,她们虽心里憎恶恶魔,想要打破自己的宿命,可是对恶魔的畏惧早已深入她们的骨髓,她们已经没勇气再去反抗恶魔,只能认命般的让那个轮回延续下去,一直延续到圣者部落的最后一个族人死去,在此之前,她们甚至会去维护这个轮回,会杀死一切想要打破宿命的人,哪怕知道这样做是饮鸠止渴。但她们也会这样去做,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她们早已成了恶魔最忠实的爪牙。”

“而圣者部落的现任巫师,就是恶魔的‘爪牙’之一。”

听完后我有些默然,发现圣者部落的巫师有些挺可怜的,为了族群的延续,从而去做一些自己心里面不愿意去做的事情。甚至被人称为恶魔的‘爪牙’,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极为可悲的事情。

“族奶奶,恶魔是什么呀?”

在一旁听了许久的黑衣女子好奇的问道。

“没人知道恶魔到底是什么,这只是我们对它的一个称呼罢了。”苗莹莹摇了摇头,面上露出了少许凝重,道:“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圣者部落的禁地里真的存在一个所谓的恶魔的话,那它无疑是极为强大的,最起码,它能压着昔日强大无比的圣者部落千年,直到今日还作威作福。”

我点了点头,对那个圣者部落禁地里的存在同样十分好奇且畏惧,能够施展困扰一族上千年诅咒的存在。到底有多么恐怖?它到底又是什么呢?

想了许久,我又问道:“苗奶奶,你们白川寨既然和圣者部落有联系,那么最近它们里面有没有来过什么外人?”

还没等苗莹莹说话,黑衣女子便摇了摇头,道:“圣者部落和我们大概三个月相互来往一次,算算时间的话。距离下一次去圣者部落还有不到五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们会运送一些生活物资前往圣者部落,但因为圣者部落排外且警惕,所以给圣者部落运送生活物资的人都是固定的,外人很难混入其中。”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我还是说道:“我想去圣者部落。你们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

此话一说苗莹莹二人并没有立刻给我答复,反而还斟酌了许久,半饷苗莹莹点了点头,道:“也行,给圣者部落运送东西的人里有几个年纪大了,到时候你可以换掉其中一个,到了圣者部落再解释说前一个人死了。你是白川寨安排顶替的人选,这样一来圣者部落也没有什么话说。”

见苗莹莹同意了,黑衣女子也点头道:“族奶奶,以前我也给圣者部落送过东西,他们和我也熟,这一趟就让我和他一起去吧,到了地方我看着他点,免得他出了什么乱子给我们寨子惹祸。”

“嗯,也行,这小子虽然看着老实,但心里没准憋着什么坏水呢。”

一旁默默听着的我只能苦笑应之,什么叫肚子里憋着坏水,这话说给金大发他们保准也得为我喊屈,我这人别的优点或许没有。但就是老实。

嘲讽了一番后,窗外恰巧吹来一阵清风,将屋外的竹林吹得沙沙作响,苗莹莹似有所感的看向窗外,当她看到竹叶飞舞的场景后,叹道:“算算日子,距离恶魔挑选下一位女子的日子也快到了。到那时候,真不知道她又会做何选择。”

“如果再让这个轮回延续一轮,圣者部落,就真的要彻底亡族灭种了……”

听到恶魔挑选女子的时候,我心里莫名一跳,隐隐有些不舒服,好巧不巧,居然选在了这个时候,是巧合,还是真的有关联?

我叹了口气,将目光放向窗外后,我的内心也在祈祷,但愿,他们都平安无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