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前往圣者部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你俩先出去吧,我有点乏了。”

回过头,苗莹莹疲倦的挥了挥手,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嗯,族奶奶,我明天再来看你。”

黑衣女子甜甜的应了一声后,就回头给了我一个眼色,待我们两个从房间里走出来后,黑衣女子才伸了个懒腰。道:“都说族奶奶喜欢你爷爷,看样子还真是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看苗莹莹初见我时的那种态度,说她曾经对爷爷没意思谁都不信,但细想起来我爷爷其实对我奶奶挺忠心的,离家这么多年,曾经身居东龙头之位,也算是位高权重,可是即便如此,我也没听到过谁和我爷爷有过绯闻,真算起来,我爷爷应该是个非常自律的人。

也许,他心中一直都在牵挂一个女人,怀揣着对她的愧疚,他在六十年间才能始终洁身自好。并没有被花花世界迷乱了眼。

想起家中唯一一张关于我爷爷和我奶奶的照片,照片中那极为美丽温婉的奶奶,和她身旁那位面容英俊,身材挺拔的爷爷,我的心中始终缭绕着一丝愁然,纵使相隔两地,分隔数十年,两者都好似默契的遵守一个约定,并将这个约定贯彻了一生。

走下竹楼,我和黑衣女子向住处走去。路上我感觉苗莹莹最后的神态和言语似乎有些不对,便忍不住问:“对了,听你族奶奶刚刚的语气,她和圣者部落的现任巫师以前是不是认识呀?”

黑衣女子背着手,仰着头想了片刻,才道:“这个……可能吧,毕竟我奶奶以前好像也给圣者部落送过东西,有可能她俩人就在这样的过程中认识了吧。”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后,我一头仰倒在床上,过了片刻蔣明君也从玉佩里走了出来,她学着我的姿势,略显滑稽的倒在我的身旁,二人沉默了半饷,蔣明君才轻声道:“你,想什么呢?”

我苦笑一声,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阳穴后,道:“我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大发他们的,爷爷他们的。圣者部落的……”

蔣明君点了点头,随后她有些心疼的用双手捏了捏我的肩膀,道:“我记得有人说过,做事不能太刨根问底,有时候糊涂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知道的越多,你的心里就越累,何必还给自己增加那么多的负担呢?”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不想糊涂。即便一些事情知道了可能我会很累,但我也不想不明不白的生活下去,一座山即便再陡峭,再高,可只要我能看得到山顶,我就有信心翻越过去,最让人心烦的,就是半山腰里的云雾,你永远不知道突破云雾后迎来的是山顶,还是更为遥远的路程,我不想再继续被动等待了。”

蔣明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将脑袋放在我的胸口,似在倾听我的心跳,过了许久,她幽幽道:“还记得之前我和你说过的吗?我和你爷爷见过一面,可是事后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就好像你爷爷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样,我感觉我以前好像知道些什么,可是,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

“怪怪的?”

我愣了下,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你是说,你所见到的那个我爷爷有问题?”

“我不是这个意思。”蔣明君摇了摇头,异常肯定道:“他对你的善意和溺爱是伪装不了的,只是我说了,我在失忆前好像知道些什么。只是后来全忘了,可能在这种心理暗示下,我才会感觉你爷爷怪怪的。”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只是忍不住眯了眯眼,蔣明君知道些什么,她以前却没有告诉过我,这是为了什么呢?很明显,她当时是有苦衷的,甚至把那件事情告诉我后不仅对我没有益处,反而会害了我,也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蔣明君才会主动瞒着我些什么。

那有了蔣明君后,姚九指,龙一,慕容云三。甚至金大发他们,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却选择了隐瞒我呢?

莫名的,我心里有些怒火,又有些无奈。

在白川寨待了四天。我一直都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一方面因为白川寨确实没什么好玩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白川寨的人虽然对外乡人没什么敌意,却也着实谈不上什么热情,既然这样。与其在寨子里来回闲逛,被人诧异的目光看成稀缺保护动物,不如在屋子里乖乖修养身体,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有的战斗。

当然了,下一次再遇到危机的时候,魂归兮我可要谨慎使用了,上次它所留给我的心理阴影让我至今都心有余悸。

除了魂归兮外,阴眼却是个不错的能力,这段时间我一旦无聊了,就能躺在床上让名英灵充当我的眼睛。这种如上帝一般的视角着实让人上瘾,虽然距离有限,虽然画面黑白,但偶尔一两次夜间的香艳际遇还是让我心跳都加快不已,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许久。直到……

那天我永远不会忘记,正当我操控着的英灵在村落里闲逛的时候,一只狰狞的蛇头从上空落下,龇牙咧嘴的模样几乎占据了我整片视野,因为过度惊吓。所以我被从开启阴眼的状态中强行抽离,两只眼睛都险些被反噬刺瞎……

也就是这一次的经历,让我明白了阴眼的缺陷,那就是一旦遭受了过度的惊吓,那我便会被强行抽离。并带有极其强烈的后遗症。

还有,事后黑衣女子还找上了门来,说苗莹莹警告我,如果再在寨子里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重启万毒池把我扔进去。这个警告一方面让我有些心惊肉跳,一方面又让我对苗莹莹有些畏惧,那个老太太,实力好像还真的不一般,尤其是她的那条黑蛟。更是近已成精!

虽然在白川寨里的生活略有波折,但我好歹还是熬过了四天,当来到白川寨的第五个清晨,黑衣女子就敲响我的房门,通知我今天便是给圣者部落运送物资的日子。

盼望了这么久。才终于盼来这一天的我心里异常激动,换上黑衣女子为我找来的黑色苗服后,我稍微打扮了一番,才最终走出房门。

看到我这一身行头,黑衣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外表上是看不出什么来了,可是你的口音还是有些问题,所以到了地方后尽量少说话,要懂得随机应变。明白了不?”

我乖乖的点了点头,接着黑衣女子带着我来到了村寨外的一条小土路上,那路旁停着三辆皮卡,看款式老旧无比,发动机的盖子上漆都已经掉光。整辆车浑身都是铁锈,让人严重怀疑这三辆皮卡的可靠性。

刚来时还有十几名苗族小伙子将一袋袋的大米扛上皮卡,看到青春靓丽的黑衣女子时,原本累的有些焉巴的他们瞬间生龙活虎起来,一些细胳膊细腿的小伙子之前一袋大米要两个人拽,现在一个人扛起两袋大米还嚷嚷着要继续加,而我……自然是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这三辆皮卡虽然有些年头了,但皮实的很,用了这么多年很少趴窝。”

看到我眼皮直跳,黑衣女子误以为我在担心皮卡的安全性,不禁出声解释道。

我咳咳两声,将目光从那些干的热火朝天的小伙子身上挪开后,点了点头忍住没再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