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暴风雪/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卡发出犹如巨兽喘息的轰鸣声后,才颤抖着有些不支的缓缓开动,在垒满米粮的车后面,我躺在米袋子上无语望天。

因为随行的人有些多,所以类似于我这样的人不止一个,我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米袋,防止颠簸的路况一个不对将我甩下去。

白川寨的车队前进的小路很奇怪,这条乡野小路在密林中蜿蜒曲折,四周可谓是百里无人烟,随着越来越深入。四周开始出现了许多雪山,正当我看着这一景色独自愣神的时候,身旁的黑衣女子指了指远处那一片绵延的山脉,道:

“圣者部落就坐落在群山之中,那里地形复杂,如果不是有这条小路的话,即便是我们这些给圣者部落送了几年物资的‘老马’,也找不到进山的路。”

我点了点头,略有些郁闷的道:“喂,你真的不打算把名字告诉我?这样喂喂的叫着很累呀。”

这时。因为前方的一个小坡,所以皮卡狠狠的颠了一下,黑衣女子吃痛的揉了揉屁股,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决定哪天把我的名字告诉你。”

我无奈的转过了头,不打算再去理这个女人,一个名字而已,我又不是非得知道,还用不着去看人脸色。

因为渐渐深入山脉。所以不仅沿途的道路愈发颠簸,连空气也渐渐寒冷,面对这一幕白川寨人似乎早有准备,黑衣女子从身后拿出两件大的有些夸张的军大衣后,才递给我一件,道:“等下你把这个盖在身上。”

我接过那件简直都可以当被子的大衣后,有些疑惑的问:“冷是冷了点,但你们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将娇小的身躯用大衣遮掩住后,她才抬头向远处有些灰蒙蒙的天际看去,道:“快到地方了,圣者部落的关口常年都有暴风雨肆虐,你如果不想喝风吃雪的话,就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去做。”

说罢,她更是直接将头也埋在大衣里。

我扭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心里还有些不信,常年有暴风雨肆虐?在迪庆这里,我还真不信会有这样的鬼地方存在!

但不信归不信,做事终究要稳妥一些才行,所以我略一犹豫,便也学着黑衣女子的模样,把大衣披盖在了身上。

这大衣份量极重,粗粗估计应该有十几斤的样子,所以披在身上都有些压的慌,正当我想伸出头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却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风声。

没错,是风声!

按耐不住内心的疑惑,我掀开大衣小心翼翼的露出了一个头,随后越过车顶向前方看去。

短短的几个眼神,我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短短的数十分钟里,原本还碧空如洗的蓝天竟然有些灰蒙蒙的,平白透出了一股压抑感,但最让我吃惊的是,在前方一两里地的地方。大风裹着积雪,在前方造出了一道风雪墙壁,硬生生的将我的视线隔绝在外!

前面竟然真的有暴风雪!

我感叹了一番后,连忙躺下去并用大字盖住自己的身躯,接着我在心里默默倒数,当风声已经呼啸到我的身旁时,原本还有些闷热的我感到四周一下子冰冷无比,一瞬间的温差让人有些受不了!

我紧紧的捂着大衣,心里有些后悔为什么出发前没有多穿一两件衣服,但此时后悔于事无补,所以我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风暴快点过去。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四周的风暴依旧没有消停下去的意思,正当我感觉四肢都有些麻木的时候,皮卡忽然猛地一颠,紧接着身旁便传来了一声尖叫。

下意识的,我伸出了手,不知道该说我倒霉还是幸运,我的手成功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但是因为重力原因,所以我也被对方拽下了车……

当我重重的摔在雪地上时,因为积雪比较厚实,所以我倒没受什么重伤,只是我身旁却有一具躯体一动不动,我披着大衣站起了身,不远处的皮卡似乎也没发现车上少了两个人。继续颠颠的往前开去,我大声的喊了几句后就放弃了这个无用的举动,一是因为风声太大,完全遮掩了我的声音,二是因为我喝了几口冷风。整个人猛一激灵,差点没咽过气去。

当皮卡完全消失在风雪中的时候,我无奈的蹲下身想要看下身旁那人的情况,因为风雪太大,所以我只能眯着眼,以防止飞雪钻进我的眼中,等我把那人翻过身,看到她的面目时,我才不由苦笑出声。

那人确实是黑衣女子无疑,不过此时她的状态不太好,虽然整个人的重量比较轻,但她的运气显然不太好,掉下来后脑袋摔在了一块裸露的岩石上,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但整个人肯定是已经昏迷了。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我心里无奈的吐槽了一声。虽说是被她给连累了,但也不可能撒手不管,等我把她紧紧的包裹在大衣里的时候,才迅速把冻红的手塞回到袖筒里。

我复杂的看了眼整个人被我塞进大衣里,只有个脑袋露出来的黑衣女子。虽然不知道这样做能不能救回她的性命,但我已然是尽了力,等我空闲下来后,才有空向四周打量,只是看了几眼后。我却有些迷茫了。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除了风雪还是风雪,连之前皮卡所留下的轮胎印都被风雪所掩盖住了,看了会,我无奈的收回了目光。现在,能不能走出去也只能看运气了……

我抱起被我裹的和粽子差不多的黑衣女子,把她大衣上的两根空袖子打了个结,牢牢的系在了我的腰间,接着我凭借直觉,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中艰难行进。

走了一会,我发现在暴风雪中行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大风推着我的身体,让我有种自己在原地踏步的感觉,除了浑身的冰冷外。我还只能闭着眼睛凭借直觉往前走,因为没有护目镜,所以我不敢让眼睛长时间暴露在风雪中,以往不是没有听过有人因此而终生目盲的案例,而且因为两件大衣。外加一个成年人的重量,所以我本就因寒冷而麻木的身体更有些不堪重负。

事到如今,貌似我眼前只有两条路了,要么继续自己前进,运气好便能走出风暴,运气不好就冷死在雪地中,另一条路则是开启魂归兮,利用自己身体的潜力看能不能冲出风暴,如果不能的话,那等魂归兮的副作用来临时。我也是死路一条。

至于放下黑衣女子……这个问题我想了下就放弃掉了,一是因为我确实没这个勇气去抛弃同伴,二是因为苗莹莹和我爷爷是老相识,如果我抛弃了她视若己出的黑衣女子。即便是我爷爷求情,恐怕苗莹莹也会把我练成一具人蛊。

“难……”

正当我停下脚步,想仰天吼一句难道我今天要死在这里的时候,风霜便灌进我的喉咙,让我剩下的话胎死腹中,我睁开眼睛,看到前路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时,内心不禁有些忧郁和纠结,到底……要不要开启魂归兮呢?

想了片刻,我一咬牙,拖着已经逐渐麻木的身体继续往前走,此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撑下去!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体力耗尽摔倒在了雪地中,即便内心再不甘,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我这个人的运气确实不怎么好,正当我想开启魂归兮榨干自己的最后一丝体力时,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