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墨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欺骗之眼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尊邪神雕像,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我总感觉那尊邪神雕像和圣者部落有关,其中很可能牵扯到了圣者部落的一些秘密。

“灵小姐,你身体应该好一些了吧?”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却只见一年轻男子正注视着黑衣女子。

“嗯,比之前好多了,现在已经能够出来走走了。”

黑衣女子似乎对这男子也并不陌生,所以也熟络的回应了一句,男子点了点头,但他随后看向了我,问道:“你。就是之前那个和灵小姐一起从关口里走出来的人?”

因为黑衣女子事先交代过,让我不要说话,所以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我的沉默并没有打消男子对我的好奇心,他在我的身上打量了几眼。道:“那你的命也真够大的,对了,你叫什么呀?之前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面对男子的疑惑,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如果不说话,傻子也能看出我有问题,但如果说话了,又该怎么解释我的口音问题呢?

“在关口里的时候,他带着我在雪地里走了一两天。所以身体状况比我还要差,所以你就……”

“我叫张初三,是灵儿的男朋友。”

听到黑衣女子那拙劣的解释,我心里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幸好危机关头我急中生智,微笑着道:“我和灵儿是高中同学,毕业后也没有断掉联系,我和她确定关系后就在前些日子去了白川寨,想要说服苗族长把灵儿许给我,这次听说灵儿要往一个寨子里送东西,我在寨子里没事,也就跟着她一起来了,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档子事情,幸好老天保佑,我俩都平安无事。”

男子听着听着,原本紧绷的脸色也松了下来,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男子不仅没有对我露出警惕之色,还非常羡慕的道:“原来你是外面的人呀,那你之前的生活一定很精彩,对吧?”

我愣了下,没想到男子关注的重点居然是这个,但转念间我就想通了,一个人一辈子都生活在这种地方,如果是老年人那还没什么。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如果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大,多么精彩时,会露出这样的神色也无可厚非。

想到这,我心里都有些同情这个男子了。

“嗯。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我去过许多地方,这些地方虽然景色不同,但和迪庆一样美丽。让人心生向往。”

听我这样说,男子脸上的羡慕之色更浓了,甚至有些幽怨的叹气道:“有时候我真羡慕族里的那些前辈,就算我们的寿命很短,但他们能够到外界去看一看,也不枉白活一回,不像我,一辈子都只能窝在部落里。”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向男子解释,有了墨兰的经历,我不认为圣者部落的族人刚出寨子后的生活会有多好,这个世界确实很大,很精彩,但这个世界也很险恶,像面前男子这样有些懵懵懂懂的人,出去后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

“行了,我还有事,过段时间就是我们新任巫师上任的时候了,现在族里都在为庆典做准备,灵小姐。还有张先生,你们身体既然有恙,就不妨在我们这里多住些时日吧,最好到时候能参加我们的庆典,最近这些年族里的人不是很多了,所以你们来也正好热闹热闹。”

临走前,男子这样对我们说道。

男子的提议让我愣了下,感觉简直有种打瞌睡来了枕头的舒畅感,待我们答应后,男子才满意的转身离去。

“这,这人是谁呀?怎么看上去……有些木呢?”

待男子走远后,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向身旁的黑衣女子问道。

黑衣白了我一眼,但还是向我解释道:“这人叫墨麟,是圣者部落的人。”

“但是圣者部落里的成年男子不是都出去寻找圣物了嘛?怎么他还能留在这里?”

“再怎么样,圣者部落里还是要留下些成年男子的,一方面是为了种族繁衍,一方面村落里也不能太缺少劳动力,但圣者部落现在像他这样的成年男子也很少了,大概只有十几个人的样子。”

说到这黑衣女子望着墨麟走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叹道:“其实在圣者部落里,像墨麟这样的人也只有寥寥几个了,墨麟最起码还憧憬外面的世界,不甘于一生都被那个诅咒束缚,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我点了点头,之前我们也遇到过一些圣者部落的族人,墨麟和他们一比还真像个异类。

感慨完后,我想起刚刚的事情心里还有些激动,道:“对了,刚刚墨麟不是邀请我们参加庆典嘛?这样我们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留在这里了。”

黑衣女子扭头看着我。摇头道:“没那么简单,墨麟他代表不了圣者部落,总之你要抓紧了,我看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黑衣女子的话犹如一桶冷水泼在我的心上,让我一下子失望起来。但随即更让我头疼的是,圣者部落这么大,墨兰他们到底会被囚禁在哪里呢?这种事情恐怕一般的圣者部落的族人都不知道,那我又该从哪儿下手呢?

良久,我仰天长叹了口气,这个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解,依照圣者部落的族人对我们的警惕心来看,恐怕我这个问题刚问出口,就会立马被人拿下了,突破口会在哪呢?

想着想着。我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叫墨麟的男人,如果说圣者部落里还有谁能在这件事上肯帮助我的,恐怕也唯有他一个人了。

想到这,我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中午,我们这些从白川寨过来的人被安排到一所食堂里吃饭,说是食堂,其实也就是一间稍微大点的屋子,然后里面摆放着几张桌子罢了,那简陋的食堂并不干净,且处处散发着和圣者部落一样的暮气和阴沉。

嫌弃的擦了擦桌子后。我才和黑衣女子坐在桌子前吃饭,这顿中午饭是两素一汤,虽然简陋无味,但没有选择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吃,但就在我强行把嘴里的烙饼咽下去的时候,对面却走过来了一个人。

看清那人的模样后,我心里又激动起来,因为这人正是墨麟,原本我还打算吃完饭去找他的,没想到他自己却送,找上了门来……

“墨麟,你怎么来了?”

黑衣女子好奇的看了墨麟一眼,因为圣者部落那接近病态的自闭,所以即便是吃饭,他们也不会和我们在同一个地方。

兴冲冲的坐到我们对面后,墨麟嘿嘿一笑,道:“灵小姐,我是来找张先生的。”

“你,你找我?”

一旁的我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甚至心里莫名有些惊慌。但墨麟接下来的话语却打消了我的疑虑。

“嗯,是这样的,张先生,您能和我讲讲,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嘛?我上午回去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些痒痒。所以没忍住,过来想要请您给我讲讲。”

墨麟的双眼充满了期待,甚至带着一丝哀求,看到他我心里生出了一丝怜悯,其实墨麟此番举动和被困在笼子里的鸟儿并没有什么区别,它们一样被束缚,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期待憧憬,但那些鸟儿大多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在笼子里怀揣着憧憬郁郁而终。

墨麟呢?是否也会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