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赤子之心/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愿,在解决了圣者部落时代相传的诅咒后,墨麟能挣脱枷锁,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吧。

虽然心里有些莫名的忧郁,但我面上不显,而是向墨麟讲述洛阳邙山的壮丽,安徽黄山的多奇,讲着讲着,墨麟是越说越精神,我也是越说越起劲,看苗头不对身旁的黑衣女子轻咳一声,道:“你俩,还是先吃饭吧,等下饭都凉了。”

我愣了下,随即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于是我也笑着指了指桌上的饭菜,道:“墨麟,边吃边聊吧,反正我们也不急于一时。”

墨麟意犹未尽的点了点头,吃了会饭后。我似是无意的问道:“你既然这么喜欢外面的世界,为什么不出去走一走呢?”

墨麟端着碗的手抖了下,随即也面带无奈的叹道:“张先生,你不是我们族里的人,所以一些事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这辈子估计都不能踏出村子一步,这是祖上定的规矩,我必须遵守。”

我故作震惊的看了他一眼,道:“可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呀。祖上的规矩?什么规矩能限定一个人一生的自由,这不是胡闹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墨麟对我提出的意见并不认同,他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却又坚定的道:“现在我们的族人已经很少了,如今我们族里正需要我,所以我不能走。”

我愣了下,心里不由对墨麟开始有些欣赏了。

之后我们交谈愈发深入,墨麟对我也是完全没了防备之心,甚至把圣者部落的诅咒都给吐露了出来,听到诅咒的时候我心里一动,道:“如果这个诅咒真像你所说的那样厉害,那也不就是说,在未来的某一天,圣者部落会完全从这个世上消失?”

墨麟点了点头,面色也异常沉重的道:“没错,根据目前这个趋势来看,我很有可能是圣者部落最后的几代人了。”

“那你们为什么就没想过,要起来反抗这个诅咒呢?”

面对我的疑惑,墨麟沉默了片刻,才摇头道:“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做不到,之前我们也曾做过类似的努力,可没有人能够真正帮助我们。”

“做不到的意思就是不反抗了?”我笑了笑,反问道:“和你所说的一样。你们要是不向命运抗争的话,再过几十年圣者部落就会从这个世上完全消失,如果你们抗争,也许成功的希望很渺茫,却终究不是等同于零。但如果你们还这样坐以待毙的话,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可,可我只是圣者部落其中的一名普通族人罢了,并没有权利干预巫师的意志,其实我和你想的差不多。那就是站出来,为我的后代不再延续我的命运而努力,可是巫师,还有我的那些族人,从来都不认可这点。”

说到最后,墨麟也神色痛苦的抓了抓头发,正当我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墨麟忽然抬起头,冲着我犹豫了半饷,才轻声道:“其实,巫师他们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我们族中的一个传说。”

“传说?”我愣了一下,随即看着墨麟,等待他的后文。

“我们族群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商周两代,至今已连绵繁衍了三千多年,其实之前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在身中诅咒的情况下,我们圣者部落却可以维系三千年还没有被时光所掩埋呢?这个问题我想了许久。”

“之后按耐不住心里的疑惑,我跑去找巫师,想要寻求一个解释。因为我小时候是被巫师看着长大的,所以巫师也比较疼爱我,之后被我缠的受不了,巫师才向我吐露了一个秘密。”

“其实,在我们这一族漫长的岁月之中,圣者部落不止一次濒临灭族过,可是每当到了那种时期时,我们身上的诅咒就好似消失了一样,开始获得和常人相同的寿命,就仿佛冥冥中有一只眼睛在看着我们,我们快要灭族的时候,诅咒会放过我们一段时期,让我们得以休养生息,待族群恢复到一定的规模后,那个诅咒又会不期而遇的降临到我们头上,如一个轮回一般,转了一轮又一轮。”

“算下来,我们族群现在的处境也足够濒危了,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再过十几年诅咒应该会消失一段时间。而巫师和我的族人正是深信这一点,才会安于现状不做反抗。”

听到墨麟的话语,我和黑衣女子都是一脸的震惊,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圣者部落这么深的机密,虽然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深深一想却并不是没有道理。

要知道圣者部落有足足三千多年的历史,在他们的历史中,有多少强盛如汉,唐,宋这样的朝代从兴盛走向灭亡,它们都曾经执掌天下,但最后都因为各种问题而被别的朝代取代,国家尚且如此,何况圣者部落这样一个被诅咒缠身的族群。

圣者部落,它凭什么能在这么长的岁月里还能凝聚成一个整体。且至今没有灭亡?

所以,墨麟的话虽然很荒唐,但只要你仔细一想,就不难发现这恰恰是最合理的解释。

但转念间,我又有些疑惑。为什么身为圣者部落下任巫师的墨兰都没能知道这个秘密,而墨麟这样一个普通族人却能得知呢?虽说墨兰自童年后就在外生活,但其中的疑点依旧重重。

当然了,我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调整了下心态后。我故作平静的看着墨麟,道:“这么说,你是相信这个传说了?”

墨麟叹了口气,道:“无论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有一件事却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如果这个诅咒不彻底从我们圣者部落剔除出去,那即便我们族群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但未来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的人,渴望自由而不可得,终生被这个如枷锁一般的命运所束缚,而这些人中,说不定还有我的后代。”

“所以,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斩断这条枷锁,让那些同样渴望外面世界的人。能去张先生你所说的黄山,邙山,东海去看一看。”

说罢,墨麟似是想到了什么,原本激动的神情瞬间萎靡。道:“当然了,我这样想可能有些异想天开,毕竟那么多前人都没能完成的事情,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办到,事实上。这番话至今我也只对张先生您说过。”

听完这番话,我心里有些触动,其实我和墨麟挺像的,他内心的愿望是想斩断圣者部落的枷锁,而我的愿望是找到九世铜莲。斩断我这一族的枷锁。

“没有什么异想天开的,墨麟,其实我和你一样,都背负着常人眼中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使命,但无论旁人怎么想,我们都要坚定信念,相信我,你的愿望会实现的。”

这个比我小几岁的男人看着我,眼中浮现出如孩童般纯粹的期待,道:“张先生。您是说真的嘛?”

“真的。”

“那我以后一定会试着这样去做的,哪怕我失败了,我的后代也一定会为我所感到骄傲的。”

“你出去后,最想去什么地方?”

“黄山吧,既然是张先生您的故乡,那我以后一定要去看看。”

“黄山?”我有些失神的往天花板上望了一眼,其实,黄山我也没有去过,我对墨麟讲的也不过是从网络上所认知的罢了。

这些话我自然不可能对墨麟说,所以我还是笑了笑,对他道:“那行,以后我们一起去,我包你食宿。”

“嗯,张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是做什么的,但我感觉您一定是什么大人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