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得知下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我都快忍不住笑出声了,黑衣女子这招太狠了,圣者部落劳动力这么稀少,根本没有人口去耕种,就更别提自给自足了,如果白川寨不和圣者部落合作,那先不提圣者部落能不能再找到一个新的合作方,光说这为首男子的处境就绝对会很难过。

“等等!”

转身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一声憋屈感十足的话语,我和黑衣女子玩味十足的转过头,却只见那男子憋的面色通红,盯了我们半饷,才道:“刚,刚刚是我说话太冲。我向你们道歉,你们能不能留在圣者部落确实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我们巫师会亲自决定你们的去留的。”

说罢,他扭头恨恨地瞪着墨麟,道:“墨麟。我不管你究竟是出于什么居心,但外来者绝不应该出现在我们部落里,想想那个女人吧,从外面回来后堕落成了什么样子!”

说完后,他才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开。独留下我们三人。

“喂,你在发什么呆呀,还不快谢谢我。”

见我半饷没说话,身旁的黑衣女子推了推我。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满脑子都是刚刚墨风临走前所留的那句话语,那个女子?……这应该指的是墨兰吧,看样子墨兰果然和圣者部落闹翻,以至于被软禁在了某处。

“张先生,对不起,这是我的过错。”墨麟一脸愧疚的走到我的面前,道:“我提了句想把你们留在村子里过庆典而已,没想到他们的反应居然这么大。”

我摇了摇头,笑道:“不关你的事,毕竟你要记住,你和他们不一样。”

说完后我抬头看了眼天色,接着对面前二人道:“时候不早了,一起去吃个早饭吧?”

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愧疚,所以墨麟一直低头不语,待我喝了口稀粥后,才看着墨麟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刚刚听那个墨风说有个女人从外面回来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嘛?”

墨麟愣了下,随即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犹豫了片刻,才叹道:“其实,那个女人就是我们圣者部落的下任巫师……”

“什么?!”我故作吃惊的看着他,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那个女人和张先生您所说的差不多,和我们族人相比是个异类。”墨麟眼色黯然。道:“她前段时间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圣者部落,起初大家都很欢迎她,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和巫师闹掰了,以至于巫师将她们软禁了起来。据巫师说,那个女人是贪享外界的繁华,以至于不想继承巫师之位,再在村中过这寒苦生活,所以墨风那些人才会这么厌恶那个女人。”

“这不可能!”

我连忙摇了摇头。墨兰不肯继承巫师之位这点我相信,但她绝不可能如墨麟所说的那样是因为贪享外界的繁华才不愿意继承巫师之位,所以这里面有很大的出入。

看着墨麟怪异的眼神,自知失言的我面上不显,依旧镇定自若道:“之前你也说了,那个女人和我所说的类型一样,那就是说,她绝不可能像你们巫师所说的那样。”

墨麟点了点头,道:“一开始我也非常气愤,但巫师将他们软禁后派我们轮班看守,其中一次我给他们送饭的时候才接触到那个女人,据她说,她是想进入圣洞斩断我们族群的宿命,当时虽然因为有旁人在,所以我只能匆匆和她聊了两句,但根据感觉来看,我也不相信她是巫师所说的那种人。”

我松了口气,道:“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

“之后族里也有过一种声音,就是另寻下任巫师的人选。可是这个建议被巫师否决了,巫师异常肯定的说,那个女人只是暂时被外面的世界迷花了双眼而已,待她继承巫师之位,明白肩上的责任后,就一定能够迷途知返的。”

“而且,只有,只有被恶魔挑选中的人才能继承巫师之位,这是我们族群的铁训,所以你别看墨风他如今敢这样诋毁那个女人,但等那个女人继承巫师之位后,他还是得乖乖听从巫师的命令。”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圣者部落的现任巫师是太自信还是太骄傲了,居然敢这么肯定墨兰以后会‘迷途知返’。

“这么一看,那个女人还真是和你一样的人。都抱有彻底拯救圣者部落的理想和愿望。”

我咂了咂嘴,假模假样的感慨了一番后,才问道:“对了,那个女人现在被困在了哪里呀?”

“张先生,您想干嘛?”墨麟抬起头,看着我有些紧张的问道:“虽然我也很想帮助她,可是现在做还太过冒险了。”

说罢,他在我诧异的眼神下,小心翼翼的轻声道:“其实,我打算在她继承巫师之位后。再和她沟通,既然她和我都是有一样目的的人,那以后只要我们联手,就有可能带领圣者部落反抗自己的命运。”

我摩挲着下巴,虽然墨麟说的这话很有道理,仔细一想甚至是最有可行性的办法,毕竟完成交接后,上任巫师就会立马隔屁,然后墨兰成为新的巫师手握大权,到时候再行事无疑会稳妥许多。即便从时间上来看,也不过就是几天后的事情。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绝对要赶在交接前行事,不然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虽然感觉这种东西大部分都很不靠谱,但我这次却格外笃定!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道:“墨麟,你相信我吗?”

墨麟愣了下。随即点头道:“我相信,虽然还不太了解张先生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在雪地中还带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这么远,最后甚至不惜用性命也要保住自己爱人的男人,无论怎么看也是值得让人相信的。”

墨麟这番话说的很认真。让我的脸皮都有些发烫,我轻咳一声,接着道:“那行,如果你相信我,就把那个女人的具体位置告诉给我。”

墨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才缓缓点了点头,道:“她在巫师家的地下,进去的入口很隐秘,在巫师家客厅的一张桌子下面,下面每天都有三名族人寸步不离的看守。每天早上才换班一次。”

我情不自禁的皱了下眉头,道:“只是软禁而已,为什么会把他们藏的这么严实,简直就和犯人一样。”

墨麟摇了摇头,道:“这是巫师的意思。连我们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点头道:“行,我知道了,墨麟,多谢你了。为了你的安全,以后你尽量和我保持距离,不要让人生疑。”

墨麟沉默了片刻,才忽然抬头问道:“张先生,我只想问,您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之前说了这么多,任个傻子也能听出些不对劲来,我有些愧疚的点了点头,道:“我向你保证,是的。”

墨麟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才站起身来缓缓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回过头看着我,眼神带着期盼,道:“张先生,您说的黄山,邙山,东海都是真的嘛?”

我依旧点头,墨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离去。

“我是不是……在利用他?”

待墨麟走后许久,我才打破沉默向黑衣女子问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毋庸置疑的是,你确实是想帮助他们。”

黑衣女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不过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目的和计划完全告诉给墨麟呢?这样他也能给你提供一分助力。”

我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道:“墨兰他们被关押的位置我已经问到了,所以墨麟能帮助我的地方已经很少了,既然如此这件事上就没必要再把他牵连进来,万一失败我还能脱身,但他可就不一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