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祈福与神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妖?”黑衣女子歪了歪脑袋,不是很理解的道:“你是指什么?”

我揉了揉脸,心里简直有些快要抓狂了,道:“你难道真的感觉不到,她的那双眼睛简直沧桑的有些过分嘛?!”

看到我抓狂的样子,黑衣女子更有些不明所以的道:“圣者部落的现任巫师人都已经快要躺进棺材了,一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沧桑一点并不过分呀!”

我愣了下。终于知道那里不对劲了,那个巫师的眼睛真的仿佛带有一股魔力,能让人心生震撼,但黑衣女子却并没有这种感觉,也就是说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出她的端倪来,而我却能,这是……阴眼的作用?

我不是很确定,但毋庸置疑的是,那个墨奶奶真的异常恐怖,甚至我心里能够感觉的到,她在一开始我还没说话的时候便察觉到了我的异常,或许……她知道我能看出些什么来。

深吸了口气。我心里忽然有些没底,虽然事先已经猜到这个墨奶奶不是一般人,却没想到竟然邪异成了这种模样,究竟是圣者部落的底蕴太深厚,可以把个人活生生打造成这副模样,还是说她这个人有问题呢?

看我沉默不语,黑衣女子轻轻的推了推我,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

我叹了口气。看着她认真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你解释,但是你只需要记住一点,那个墨奶奶不一般,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恐怖,以后无论是你还是我,和她打交道都要小心一点。”

叫我神色凝重,黑衣女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待她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内心烦躁无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在那个巫师的面前就像是显微镜下的蝼蚁,浑身的秘密根本就无处遁形,甚至我已经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露出了马脚,而那个巫师,是不是又在酝酿着什么呢?

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让我有些窒息。

“你没事吧?”

身旁。蔣明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侧身看了她一眼,摸着她额前的一缕黑丝心里有了些许安慰,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那个老妇人很危险。”

蔣明君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畏惧,道:“当时我在玉佩里,本想悄悄出来打探下情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外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一样,生生掐灭了我内心的冲动。”

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那双眼睛,以及那个看似和旁人无异的老妇人。

那具皮囊之下,究竟掩藏着什么?……

中午,我和黑衣女子照例来到食堂吃饭,刚坐下就看到墨麟兴冲冲的向我们而来,我苦笑一声看着他坐到我的面前,终究忍住没再说什么,毕竟黑衣女子说的也对,现在我和墨麟的关系这么亲近已经不是个秘密了,所以之前我所做的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巫师说了,要留下你们在族中过庆典!”

听到墨麟激动的话语,我愣了下,随即连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不久前。”墨麟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巫师找你们后我有点不放心,就过去想要求她把你们留下来,结果巫师居然同意了,我就立马过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内心一点喜色都没,我犹豫了片刻,道:“墨麟,你们族里的巫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张先生。您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墨麟点了点头,随即回忆道:“因为年龄关系,所以巫师年轻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是从我记事起,巫师对我们就很好,虽然她行事可能有些优柔寡断,但她绝对是个很慈祥的长辈。”

我眉头一挑,没想到墨麟给出的评价会这么的高,但我心里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个如此邪异的老人会是墨麟口中的模样,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个老妇人居然在我的心底留下了一丝阴影。

“因为我们圣者部落人丁稀少,所以巫师她对我们这些孩子也格外的疼爱,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巫师不仅是我们的领袖,更多的还是看着我们成长的长辈。”

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更有些没底了,难道说,真是我看错了?还是说墨麟和黑衣女子一样,都没有看到巫师的本质?

如果他们看到那双眼睛的话,想必就不会像如今这番模样了……

深吸口气,我抬头看向墨麟,道:“对了。被你们巫师软禁的那个女人不是叫墨兰吗?你对她的了解有多少?”

听到墨兰的名字,墨麟愣了下,随即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坦白的说,我不知道,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出去了,所以我的童年里没有关于她的记忆。”

“她为什么会出去?你们圣者部落也没到把七八岁的女童送出去寻找圣物的地步吧?”

“据族里长辈说,墨兰她很小的时候也不怎么和其他人接触,一直都在巫师身边长大的,据说墨兰刚要被送出去的时候还曾有许多反对的意见,但巫师却一意孤行,事实上,她当年为什么这么做始终是个迷。”

我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看来,那个巫师当年会这么做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从我所收集的资料上来看。那个老妇人还真的浑身都是秘密,她的来历,难道真的这么简单吗?

“你们巫师有没有去过外界?”我又问。

“没有。”墨麟很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巫师她老人家一辈子都在村子里生活,从来没踏出过村子一步。”

我有些无语,难道圣者部落真的这么牛x,能把一个老人打造成这样一种怪胎,虽然我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但凭借着阴眼和我的直觉来看,那个老妇人真的恐怖到了一种境界,就,就好像披着人皮的妖魔一般。

眼看思绪又乱做一团,面前的墨麟忽然看了眼四周,随后冲着我低声道:“张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是要救墨兰姐吧?”

“嗯?”

我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毕竟虽然没有戳破,但这件事和摆在明面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也没必要再去掩饰。

墨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道:“是这样的,我们族里的巫师每个月的15号下午都会去神庙里面为族群祈福,这是从祖上延续下来的传统,任何一位巫师都要遵循。”

“祈福的时间一般都是一晚上,而我们的现任巫师因为临近卸任,所以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去神庙里面祈福,只有第二天的清晨才会出来,如果你们想……救墨兰姐的话,那就到晚上的时候再去,这样成功的把握会大上许多。”

“而且,再过不久就是我当值了,到时候我可以帮助你们,我们里应外合,应该可以把墨兰姐他们救出来。”

听到这我有些感动,但我摇了摇头,道:“谢谢你了,但这件事我自己有办法,所以你就不要再牵扯进来了,如果到时候计划失败了,我有办法逃脱,但是你就未必行了。”

“另外……你们村子里也有神庙?”

听到神庙这个字眼的时候,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当时在关口所见到的那座废弃神庙可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地印象,如果这里也有的话,那里面是不是也会有那尊邪神雕像呢?

“有是有,但……”

墨麟为难的看了我一眼,道:“那里平时只有我们族人可以进入,旁人基本没可能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