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它又来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随即干笑两声,略有些心虚的道:“失眠,房里也没个蚊帐,蚊子咬的睡不着。”

“娇生惯养。”

听到黑衣女子的嘲讽,我揉了揉鼻子没敢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墨麟和往常一样过来了,早就有所准备的我和他闲聊几句后,就迫不及待的道:“你们圣者部落的禁地到底在哪?”

墨麟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者说只有族里的巫师才知道,但根据传言来看,圣洞是在关口的某座大山里,”

“据说在我们圣者部落迁来此地之前,关口还是一片茂密未经开化的丛林,只是在我们圣者部落经受这个诅咒后,风霜便席卷了大地,也席卷了那座大山,如果没人指引,谁也不能在暴风雪中找到那座大山。”

“所以我们关口之所以连年都有暴风雨。据说就是因为上苍想要永远埋藏那个地方,让那个洞穴,以及洞穴里的诅咒永远被风雪掩埋。”

听到墨麟的话我心中自然是不信的,几千年前这里是不是茂密的丛林我不知道,但上苍掩埋这点……我是不信圣者部落的诅咒有这么大的面子。居然能引来上苍出手。

不过不管怎么样,圣者部落里居然只有巫师才能知道圣洞的位置还是让我有些诧异,即便是秘密,也没必要埋藏的这么深吧?

正当我想着是不是再去巫师住所一趟,看看能不能查询到什么线索的时候,墨麟忍不住看了我一眼,道:“张,张先生,您们以后要去圣洞的时候,能不能也把我带上?”

看到我诧异的眼神,墨麟连忙摆了摆手,道:“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拖你们后腿的,我也懂得一些东西,能帮的上你们的忙。”

我想了想,决定先嘴上答应下来,事后再和墨兰他们悄悄的行动,不仅墨麟如此,就连黑衣女子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毕竟圣洞里无论有什么东西,一路上都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从墨兰的话语中,明显能看出圣洞里异常凶险,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大师折戟于此。

看到我答应下来,墨麟无比兴奋,我有些不敢面对他的眼神,总感觉这样欺骗有些单纯的墨麟不太好,但为了保证墨麟和黑衣女子的安全,我也只能撒次谎了。

“咚~咚~咚~”

正当我们交谈的时候,从村落的四面八方忽然传来钟鸣声,听到这阵钟声的墨麟面色为之一震。良久才面色复杂道:“估计族里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嗯?怎么说?”我忍不住问道。

墨麟叹了口气,道:“当钟声鸣起的时候,就表示巫师在召集全体族人,如今肯定是族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族长不会贸然派人撞钟的。”

说罢他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道:“张先生,不好意思了,我要先过去一趟。”

我点了点头,待墨麟走后我心里却不禁有些心虚,好巧不巧。我们刚来到圣者部落没几天,这里就发生了大事,难道和我或者墨兰他们有关?

怀揣着疑惑,我和黑衣女子匆匆吃完饭后便回到了各自的住处,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我的房门却被人从外敲响,我心里猛地一跳,直到听见门外的人是墨麟后我才松了口气。

打开门,墨麟面色阴沉似有心事,我满腹疑惑的将他领进来后,道:“怎么了?看你心情有些不好。”

墨麟摇了摇头,那阴沉的脸色浮现出了一丝惧色,道:“张先生,您不知道,它……又来了。”

“它?它是谁?”

我挠了挠头心里有些不解。

“您既然和墨兰姐是朋友,就应该知道她的身世,其实墨兰姐是恶魔的子嗣,每过一段时间,恶魔就会传达下旨意,从我们部落里挑选出一名年轻女子。接着巫师会带着这名女子前往圣洞,当那个女子再回到族中的时候,其神智不仅会呆呆傻傻,腹中还会孕有一女。”

“产子后,被送往圣洞的女子会即刻死去,而她所产下的那一名女婴,就是圣者部落未来的巫师,如今过了二十多年,它终究是又来了……”

听到这我心里猛地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说。那个恶魔又来挑选女子了?”

墨麟深深地吸了口气,点头道:“根据巫师的意思来看,应该就是今晚了。”

“巫师的意思?”

敏感的我迅速捕捉到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墨麟点点头,道:“没错,据说因为巫师都是恶魔的子嗣。所以可以沟通恶魔,能明白恶魔的心意,刚刚被叫过去后,当着全体族人的面,巫师已经明确说了。恶魔降下旨意,将在族中挑选一女,于明天夜里送往圣洞……”

我愣了下,忍不住说道:“下任巫师还没继位,如今就挑选新的女子,会不会太快了?”

墨麟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恶魔挑选女子的间隔短则二十年,长则五十年,并没有定数,只是这次发生的太不巧,赶在了继任大典的前头。”

我摩挲着下巴,此时我感觉事情越来越有些不对劲了,这一切发生的都好似太巧了,难道我的运气真的这么背?

叹了口气。我决定先不去纠结运气,而是问道:“挑选女子的过程到底是个什么程序?”

“没有程序。”墨麟摇头道:“恶魔挑选中谁,谁就是要为它诞下子嗣的人选。”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半饷我看了眼墨麟,发现他此时面色非常不好,于是便问:“你呢,打算怎么办?”

墨麟非常屈辱的叹了口气,道:“张先生,我能怎么办?这个屈辱的命运没人想要接受,但一定选中了自己,无论愿意不愿意,她的命运便已经注定了。”

我心里一寒,道:“如果那个女人百般挣扎甚至以死抗拒呢?”

墨麟无奈的看了我一眼,道:“她不会有以死抗拒的机会的,族人不许。巫师也会不许,我们圣者部落传承数千年,手段多的是,想让一个人不能反抗,实在是太容易了。”

我沉默了会,随即寒声道:“这和拿去祭祀神明用的牛羊有什么区别?牛羊也不过付出性命罢了,也不至于受此屈辱。”

墨麟也沉默了片刻,他抬头看着我,眼中透出些悲哀与无奈,道:“但。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和牛马一般,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要去反抗它。”

我不无意外的点了点头,道:“但是,我也同样知道,如果不把那个女人献出去的话,恐怕你们圣者部落的境遇会雪上加霜吧?”

墨麟点了点头,有些痛苦的道:“没错,所以张先生。您能教教我该怎么做嘛?”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一样,我是来帮助你们的,你不用太过忧心,回去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墨麟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鼓起勇气看着我,坚定道:“张先生,请给我一个帮助你的机会,身为圣者部落的族人,我不想袖手旁观,看着您这样在我族人们眼中是个外人的人为我们流血流汗。”

听到这我着实有些感动,但我终究还是狠下心,道:“墨麟。你留在族中帮我保护好灵儿,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墨麟静静的看了我一会,最终才点了点头。

看着他有些落寞孤单的背影,我心里有些刺痛,我不知道我刚刚的那番话有没有伤害到他,但我知道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他。

有些事情,我和墨兰他们去做就已经够了。

在等待中,窗外的天色渐渐昏暗下去,我躺在床上深吸了口气,随即默默开启了阴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