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仪式开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英灵那特有的黑白视角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走到门外,望着悄无人影的街道看了一眼,心里却不禁浮想联翩。

恶魔,诅咒,巫师。

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吧。

心里下定决心后,我操控着英灵缓缓向神庙而去,为恶魔挑选女子这样的大事,也只有在神庙中才有可能完成,那里。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恶魔,又到底是个什么面目呢?

我心里充满了好奇。

来到神庙外,出乎我意料的是,神庙外的街道上空无一人格外冷清,这场景让我有些诧异,本来在我的猜想里,神庙外面此时应该跪满了妙龄女子以供恶魔挑选,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副情形。

难道说……墨麟欺骗了我?

我想了想,感觉不大可能。我认真看起人来还是很准的,墨麟从和我相处以来没有露出过一丝破绽,即便是影帝也没有这么好的演技。

不在外面,就肯定在里面了!

想到这,我有些紧张。本来还打算远远观察的,如果在神庙里的话,免不了近距离的接触巫师,偏偏巫师都快成为我心里的一块阴影了,如果被她发现的话,难保不会发生什么。

半饷,我猛地一咬牙,险中求富贵,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小心翼翼的穿过神庙大门,刚进去我还没适应环境呢,就只听前方传来了许多人的低语。

仔细往前面一看,我心里猛地一寒,只见一群人身穿古老的服饰,脸上带着恶鬼般的面具,头上插着各式各样的羽毛,在昏暗的灯光下盘坐在地,一边摇头晃脑,一般呢喃着生涩难懂的古老咒语。

如果不是心里有准备的话,我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某个原始部落里呢,而这些人的最前方,也有一个人跪坐在地,她服饰和旁人无异,却戴了张比旁人大的多的面具,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感觉这个人肯定就是圣者部落的巫师。

这群人的面前,那尊用青石塑造的欺骗之眼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昏暗的灯光充斥神庙大殿,更为这里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过了许久,最前方的那个人站起身来,随后她从供桌前拿起一把匕首。划开自己的手腕肌肤后,将猩红的鲜血浇淋在了神像上。

放了一会血后,为首之人收回匕首,将其递给了自己身后的一人,那人也像前者一样。划开自己的手腕后将鲜血浇淋在神像上,一位接着一位,当最后一个人放下匕首时,神像已经被鲜血浇淋的非常诡异,平白透出一股阴森之感。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欺骗之眼见了血后就变的十分诡异,就好像在死死盯着我一样,这让我心里生寒,情不自禁的往一旁挪了挪。

但就是这一小小举动,为首戴着诡异面具的人却似有所感的回头冲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她的异动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戴着面具看不清面目的人,道:“巫师大人,您怎么了?”

巫师摇了摇头,淡然道:“没事,仪式继续。”

问话那人点了点头,接着便重新跪在了地上。

如果英灵可以流汗的话,我估计自己已经汗流浃背了,没想到巫师的感觉居然这么敏锐,连寻人看不见摸不着的英灵都能看出一丝端倪!

在我暗自感慨的时候,场中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只见欺骗之眼的神像见了血后,没过多久那血琳琳还在往下流淌的血竟然以一种极为明显的趋势,被神像所缓缓吸收,不对。不是吸收!而是引导!

只见一丝丝血液犹如蚯蚓一般向欺骗之眼的眼眸中涌去,没过多久,那些鲜血就化成了一团小小的血球,大概有拇指大小,赫然成了欺骗之眼的眼瞳!

看着释放着阵阵猩红光芒的欺骗之眼,我心里头寒意又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变戏法?还是传说中的巫术?

没人能回答我的问题,那只原本好似普通青石所塑的眼睛好似成了恶魔之眼,但以巫师为首的那些人却丝毫没有感到惶恐。反而还跪在地上继续低声吟唱着什么,这歌声晦涩且沧桑,好似从上古传来的一样,当这歌声缓缓在大殿中响起时,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异动。

这声音好似虫子在青石上爬行一般。声音明明不大,却格外的清晰,听到这阵异动的人们纷纷停下了歌声,转而抬起头看向了那只青石之眼。

一只婴儿手臂长的蜈蚣忽然从青石之眼的下方爬了出来,这蜈蚣通体漆黑。一节节的躯体闪耀着金属的光芒,但最奇异的是这蜈蚣居然背生双翅,虽然我个人很怀疑它能不能飞起来。

这蜈蚣仿佛老马识途一样,来到青石之眼的眼眸处,随即静静的看着那团颜色妖异的鲜血,半饷,它缓缓探出头,小心翼翼的吸吮着那团鲜血,过了会当那团鲜血被它吸入腹中后,它才犹如醉酒的大汉一般,躯体摇摇晃晃,一个不稳居然摔倒在了地上。

许久许久,那只蜈蚣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似死了一样,看到这我心里有些犯嘀咕。巫师这些人废了这么大的功夫,不会就是为了杀只蜈蚣吧?买点杀虫剂就行了,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呢?

当然了,我也知道巫师不会这么没谱,所以吐槽几句我便静心观察局势的发展。

又过了一会,地上的那只蜈蚣忽然微微的动了下身躯,接着犹如从冬眠中复苏了一样,它摇摇晃晃的翻过身,随即一震翅膀缓缓的透过窗户飞到了外面。

“墨风,你带人过去跟着,看看它究竟选择了谁,然后把她给我带回来。”

巫师看了站立在墙角负责守卫的墨风一行人,随即轻声吩咐道。

“是!”

墨风精神一震,随后带着几个人便也相继走出了神庙。

“巫师大人,如此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大殿中,一个戴着面具,之前和巫师一起举行仪式的人轻声叹道。

巫师默默地把面具摘了下来,她苍老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诡异无比,那双让我无比惊惧的眼睛看了说话那人一眼后,道:“总有一天,我们能够找到圣物,到时候,围绕我们的诅咒和宿命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之前说话那人又是一叹。低声道:“可是……我们已经找了三千年了,究竟……究竟还要再找几个三千年?”

巫师并没有动容,而是依旧风轻云淡道:“那就学愚公,你我今生找不到,就让儿子去找,儿子若也找不到,自然还有孙子,如此一代代的反复,终有一天我们能够找到圣物,切勿心急。”

我在一旁险些没有笑出手。世间这么大,找一个玉石之眼无异于大海捞针,愚公移山终究是有盼头的,可是圣者部落的圣物呢?有和没有还是两说呢……

提问那人恐怕也心知此事,所以幽幽一叹后,便没有再说什么。

一时间,大殿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默,灯光将众人的身影映射在地上,且拉的长长的,烛火跳动间便如群魔乱舞一般,我静静的站在一旁,想要看巫师还能搞出什么妖蛾子来。

我现在只待被选中的女人出来后,明天巫师前一脚出村,我后一脚就去解救墨兰他们,然后和墨兰一起跟踪巫师。以摸清圣洞的具体位置。

过了许久,神庙外传来了脚步声,当神庙门打开后,我心里却猛地一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