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被选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巫师,人我已经带回来了,只是……”

一旁的我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如果不是英灵没有攻击手段,只能当个纯粹的眼目的话,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因为墨风等人回来后,身后赫然抬着一个女子,这女人不是旁人。正是黑衣女子!

那只蜈蚣此时正趴在黑衣女子的脸上一动不动,仿若一道巨大狰狞的伤疤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蜈蚣的缘故,黑衣女子虽然还有生命特征,但整个人也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是她?!怎么可能!”

一带着面具的祭司站起身来,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墨风,你确定没有找错人?”

另一祭司也又惊又惧的问道。

墨风一脸谦卑的摇了摇头,道:“确是此女无疑。”

看着黑衣女子脸上的蜈蚣。众祭司一时间议论纷纷。

“灵儿可是苗莹莹视如己出的宝贝心肝,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呀,这可如何是好?它还从来没有开过选择外族女子的先例呢。”

“巫师大人,要不……我们再重来一次?兴许是仪式出错了!”

“够了!”

巫师大声呵斥,众人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此事……虽有蹊跷,但木已成舟,如果不把灵儿带往圣洞的话,恐怕族中会有大祸。”

听到大祸二字。在场的不少人都是身形一抖,足可见恶魔在她们心中留下了何等的阴影。

“可是……苗莹莹那里应该怎么办?”

沉默了片刻,一祭司小心翼翼的问道。

巫师挥了挥手,苍老的面容露出一丝冷笑。道:“她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但此事由得了她吗?灵儿事关我族生死存亡,在此等大事面前一切儿女私情都要让步!”

“如果苗莹莹敢开蛊战,我们圣者部落延续三千余年,底蕴又是白川寨所能媲美的?苗莹莹不会自取灭亡的。”

“至于粮食的事情……换个寨子经手吧,无非就是代价大小的问题。”

见巫师态度坚决,再加上恶魔的残暴确实深入人心,所以众人也只能默认了。

“巫师大人,和她前来的那些白川寨人怎么办?”

似是报了仇,墨风一脸亢奋的问道。

巫师想了片刻,道:“全部让他们给我回去,不服从安排的你知道该怎么办。”

墨风兴奋的点了点头,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狞笑,道:“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张初三,墨麟。这二人应该怎么处理?”

巫师这次没有犹豫太久,而是一脸风轻云淡的道:“墨麟终究是我们的族人,只不过被人蛊惑了而已,以后终会悔改的。至于那个张初三……”

“留着放了都不太好,处理掉吧。”

说罢,巫师回身看向众祭祀,同时认真道:“接下来的事宜你们要安排好。切不可出什么纰漏,明天下午,由我带灵儿前往圣洞。”

“是!”

“明白了!”

…………………………

切断和阴眼的连接后,我连忙收拾好行囊,接着跑出了住所,巫师明摆着已经要向我下手了,这个时候再不跑就真成傻子了。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老巫婆居然会这么的狠,前两天还对黑衣女子轻声细语百般安慰,如今立马就翻脸了,果然是披着羊皮的狼!

跑出住所后,我在街道上犹豫了片刻,想逃到外界无疑要经过关口,关口却有连年的暴风雪,而且墨兰等人还没脱困,我肯定不能一走了之。

为今之计。唯有在圣者部落的某一处隐藏起来,然后再徐徐图之。

值得庆幸的是,圣者部落的房屋面积很大,而居住人口又太少。所以绝大多数的房屋都是空置的,这也为我藏匿的目的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在外围找了一处不起眼的房屋充当藏匿之地,我独自躲在漆黑无比的房屋里,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我内心却依旧焦虑不已,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黑衣女子。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运气太背,没想到刚来圣者部落没多久呢,身边人就出了这档子事,黑衣女子救过我的性命,我也一直拿她当朋友看待,如今她身陷险镜,我也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只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现在肯定被重重看押起来,现在去救无疑于送死,最主要的是,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根本无法顺藤摸瓜的找到圣洞所在地。

如今,也唯有隐忍了。

叹了口气。我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但愿黑衣女子能够平安无恙……

在躲藏的期间,我一直用英灵在四周打探,也好在被发现的时候及时逃走,但所幸圣者部落人丁稀少,所以想要在偌大一个村庄中找一个人,难度也着实不小。

甚至找着找着,墨风他们都主动放弃了。让一旁提心吊胆的我无语了好久。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和我们一起来圣者部落的白川寨人已经被全部强制性的送了回去,没见到黑衣女子一开始他们自然不肯,只是在墨风等人持械威逼下。白川寨人也只能服软。

没了白川寨人,我也差不多沦为了孤家寡人,只能在角落里暗自隐忍,和以往不一样,这天的圣者部落格外的热闹,所有族人齐聚在中心广场之中载歌载舞,人们身穿古老的服饰,唱着古老的歌谣。看他们高兴的样子,一时间在旁围观的我都还以为是圣者部落的诅咒被消除了呢。

很难想象这些圣者部落的人为何会这么欣喜若狂,也许这次被选的人不是圣者部落的族人,也许是在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但无论如何,我心中都对圣者部落产生了一丝厌恶。

虽然知道这是上千年被欺压所至,也不能全怪他们,但不可否认的是。正因为这些年的欺压,让圣者部落的族人心智或多或少都有些扭曲,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是最可悲。也是最可恨的人。

在一番载歌载舞中,我终于再次见到了黑衣女子,只是此刻她身着一袭大红嫁衣,整个人被打扮的像是将要出嫁的新娘,看到躺在一叶小小木舟里,正紧闭双眼的黑衣女子时,我心里莫名一疼。

看到黑衣女子出场,庆典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氵朝,人们抬出一具欺骗之眼的神像,众人转而对神像进行顶礼膜拜。

在众人跪拜的时候,巫师身着一袭黑袍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她脸上戴着一张长长的鬼脸面具,头顶更是装饰着各种各样的羽毛,整个人的打扮像是上古时期的巫婆,但众人见到这副打扮的巫师后,反而更加狂热起来。

“自上古起,前人因触怒神灵,致使神灵暴怒,降下灾厄于我族身。”

“商周至今已有三千余年,我族也在三千年中人丁凋零,日渐式微。”

“然无数前人,出山以求圣物,虽长无所获,却也效愚公之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久以此,定能感动上苍,寻求圣物以解吾辈之夙愿。”

一段洗脑般的话语,除了个别人外,其余人皆深信不疑,对此我除了无言以对外,便只能感慨知识改变命运了。

若是这些人能懂得更多一点,能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们就会发现巫师的这番宣言究竟有多么可笑。

更可笑的是,他们在这些所谓巫师的引领下,千百年来只知寻求圣物,却不知去探寻那个给他们带来灾厄源头的洞窟。

三千年来,多少代人,就这样浪费了自己的年华。

我默默的叹了口气,眼神却不禁看向了那个夸夸而谈的巫师,在那张面皮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一张脸?

我很感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