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端倪/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我的心还是太软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把二人给打晕就行,远远没必要痛下杀手。

但魂归兮那里都好,只有一点身体不受自己操控让我烦恼无比,看到刚刚墨麟的表情,此时我的心中满是愧疚。

利用,隐瞒,这些墨麟从来都没有怪过我。反而一如既往的帮助我,但我却在他的面前杀戮他的族人,想必他心中非常痛苦和纠结吧。

地牢里仅存的墨武依旧在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这时候任个傻子也知道事情肯定出了变故,但墨武的歇斯底里没有任何作用,被英灵附体下的我依旧如头猎豹一样,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猎物。

墨武双腿直打着摆子,举着枪一脸惊恐的看向漆黑无光的楼梯口,他神智将近崩溃,那颤抖的身躯让我很是怀疑他还能不能扣动扳机。

当我来到楼梯口。一动不动的看着墨武的时候,黑暗依旧完美的隐藏了我的身躯,近在咫尺的墨武流着泪,让我的心有些不忍,其实这墨武墨菊并不坏。不然也不可能允许金大发等人去上厕所,只能说,他们跟了一个不合格的首领。

黑暗中,一只手猛地伸了出来,拽住墨武的衣领将他拖去黑暗中,墨武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再没有一丝声息,但我的心里却松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影响,英灵这次只是将墨武打昏了而已。并没有取他的性命。

出乎我意料的是,英灵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依旧没有交出身体的控制权,反而掏出墨武身上的一把匕首,在墙壁上刻起了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看着这几个字,我身体陡然一软,差点没瘫倒在楼梯上,因为这次身体负荷较少,所以我还留有余力,只是身体上的疲乏并不能驱散我心里的疑惑,这几个字……

以前我也怀疑印中的英灵有意识,这点在最初的时候便已经显露了端倪,但一直到如今,我才可以肯定下来,天官印中的英灵是和蔣明君一样的存在,它们都有自己的独立意志!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虽然我很想从它们口中掏出一些线索来,但从目前来看,它们并没有和我交流的欲望。

甚至现在只所以留字。也不过是在警告我而已。

它们,对我已经有些不满了!

我苦笑一声,心里头却有些沉重,英灵为什么会对我失望自然是不言而喻,但身为一个现代人。我实在无法接受古人的一些思想。

例如宁可我负天下人……

例如刘彻杀母存子……

例如李世民玄武门之变……

我自问我做不到上述那些,杀人可以,但要看具体杀谁,如果对方是个十恶不赦,或者是我无法绕开的敌人。那么可以杀!

但墨武,墨菊还达不到我所说的那种程度,换句话来说就是杀了,放了都一样,既然如此,我自然不愿意枉造杀孽。

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远非我开始想的那么简单,既然世上有鬼怪,那么,会有苍天吗?

想起横跨千年的这盘棋局,想起那个所谓的与天弈棋,我感觉冥冥中有一双眼睛,在观察着我一举一动……

“初三,这……”

赶下来的金大发发现了墙上的那行字后,也不禁有些默然。

我摆了摆手,道:“先别管我,去把墨兰他们给放出来,我们时间不多了。”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即便下去了。

当楼梯里只剩下我和墨麟的时候,我想了想,才苦笑道:“我要是说杀墨菊并不是我的意思。你信吗?”

墨麟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道:“信,我们圣者部落行走世间千年,族中底蕴深厚,一些手段我也是知道的。”

听到墨麟这样说。我心里松了口气,能理解就好,如果不能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

墨麟说罢看了眼我腰间的天官印,道:“张先生,您是发丘中郎将?”

我点了点头,笑道:“准确的说,我是发丘天官。”

墨麟想了想,才面露畏惧,道:“当年发丘一门被曹操率军包围。发丘上下血流成河,只有寥寥人远遁江湖,没想到,它又重现世间了。”

我心中一动,道:“你们族中也有关于发丘的记载?”

墨麟想了片刻,随后点头道:“发丘一脉的来历想必张先生您也清楚,当时曹操招募了四方隐士李自训,孟如龙,影长空,刘千后,天下隐士纷纷来投,一时间,发丘一脉无比兴盛。”

“可是好景不长,不知道是那里触怒了曹操,曹操率军围杀发丘一脉,当时发丘一脉被挤压在一座山庄中,随即更是遭受了屠戮。”

“那场屠戮中死伤无数,不仅天下隐士中的领袖刘千,孟如龙,影长空身死,被四大隐士召集来的无数隐士高人更是死伤殆尽,唯有李自训突围而出,但终其一生也不知所踪。”

“那场杀戮可谓是一场浩劫,动摇了佛家,道家,阴阳家的根基,致使千年后三家才恢复元气,真是可悲,可叹,可哀。”

听完后我有些诧异。便问:“你知道九世铜莲吗?”

“九世铜莲?”墨麟愣了下,随即摇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们族中也没有记载?”

“族中典籍太多,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看完,只是在我。和我身边人里,还真没人听说过九世铜莲。”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连发丘一脉被曹操杀绝这样的事情都能得知,我就不信九世铜莲会被藏的这么隐秘!

要知道圣者部落自商周绵延至今已有三千余年,在这么长的岁月里,圣者部落一直隐世而居,且还保留着高度的团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它亲眼见证了中华大地各个王朝的兴衰,自己却始终屹立不倒。连我都知道的东西,我就不信圣者部落这种存在会不知晓。

那么,便只有一个解释了,有人不想让墨麟这样的族人知晓九世铜莲!

那个人是谁不言而喻,也只有巫师。才能在族中拥有那么大的权力!

想到这,我心里豁然开朗了,但同时也有些沉重,依照种种迹象来看,这所谓的恶魔子嗣,圣者部落的领头羊――巫师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她们居心叵测!

恐怕,巫师一系的人也对九世铜莲抱有别样的心思,只是想到这我又有些疑惑,巫师的权利这么大,圣者部落的底蕴又这么深厚,如果巫师真的对九世铜莲抱有想法的话,不可能如此沉得住气,甚至千年不出族群,一直稳坐钓鱼台。

但陡然间,我脑海中划过了一道闪电,我连忙抓住墨麟,不顾把他吓了一跳,道:“你们族中以前出去的族人里,有没有回来过的?!!”

墨麟虽然被我吓了一跳,但依旧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有是有,但不多,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那些前辈很少有能活着回到村子里的,即便是外面还有一些族人,但祖训也说了,如果没有找到圣物,除非身体有残,不然终生也不能回到族群里。”

“这样做的原因是,祖上怕有人在外偷奸耍滑,从而不专心寻找圣物。”

我激动的点了点头,道:“等下你带着我,找一位曾经被指派出去寻找过圣物的人,我有些问题要问!”

墨麟虽然不知道我要搞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初三,接下来该干嘛呀?快把计划说给我们听听。”

这时,墨兰等人也被金大发放了出来,江思越揉了揉手腕,笑嘻嘻的冲我说道。

我神秘的笑了笑,道:“带你们去找一个人,也顺便应证我心里的一个猜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