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捅破真相/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什么人?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江思越挠了挠头,脑袋就差写俩好奇了。

我点了点头,收敛笑容后看向墨兰,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经过这次的事情后,墨兰也知道我在说什么,她点了点头,虽然神情有些黯然,但依旧道:“放心吧,我分的清大小。知道该怎么办的。”

我心里叹了口气,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巫师已经带着黑衣女子走了,所以我们的步伐加快了许多,也幸亏圣者部落的外面全是雪地,所以巫师拖着黑衣女子走肯定会留下痕迹,想到这一点,我心里安定了许多。

一到夜晚,圣者部落家家关门闭户,所以一时间谁也没发现我们已经跑了出来,墨麟带着我们来到一家住户的门前。我因为赶时间所以也顾不得什么小心翼翼了,直接一脚便踹开了房门。

“谁?!”

听到屋里有人进来了,屋里很快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呵问,我冲进屋里只见房内的床炕上躺着三个人,一男一女应该是夫妻。还有一个则是年仅七八岁的孩子。

我大致的扫了一眼,就知道该怎么行事了,冲上前用刀抵住那个男子的脖子后,原本还激动无比的男子立马就变成了一只焉巴了的公鸡。

“别叫!再叫杀你全家!”

见男子旁边的妇女想要喊,和我颇为默契的金大发冲上前去捂住了她的嘴,看金大发满脸横肉的狰狞模样,一家三口明智的闭上了嘴。

“我说,你回答,听清楚了没?”

我低声向男子说道,直到男子点头后。我才把刀从他脖子下面拿了开来。

“你叫什么?”

“墨行……”

我点了点头,也没功夫和他瞎兜圈子,开门见山道:“你出山以前,巫师有没有找过你?”

男子愣了下,似是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但他连忙点了点头,道:“每个族人出山前巫师都会找他们谈心的。”

我回头看了眼墨麟,直到墨麟点头后,我才相信了男子的话语,但见到墨麟的模样,墨行眼中闪过一丝憎恨,我心里一愣,随即有些愧疚。

圣者部落的事情了结后,无论墨麟愿不愿意,我恐怕都要带他回洛阳了,不然还把他留在圣者部落,他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甚至可以说会过的很凄惨。

“巫师找到你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

我摇了摇头,一脸狠厉的问道。

出乎我意料的是。墨行面色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犹豫,但这些情绪最后却化成了赤裸裸的恐惧。

“快说!”

我心里一喜,知道事情多半如我所料的一样,所以我面色一冷。把刀锋都往墨行的脖子上压了压,威胁意味十足!

“阿爸!”

见到血都从墨行的脖子上流了下来,一旁的小男孩不禁哇的一下哭出了声,江思越一见立马捂住了小男孩的嘴,看到此幕墨行的眼睛有些湿润。随即他默默的闭上了眼睛,道:“你杀了我吧。”

我微微一愣,道:“你死都不肯说?”

墨行惨然一笑,道:“我不说,最多是我死,我说了,我全家都要死。”

此话刚落,墨麟和墨兰的身子都是一震,尤其是墨麟,他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墨行道:“墨行叔,巫师她到底对你说过什么?”

“闭嘴,叛徒!”

墨行面色一冷,看着墨麟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叛徒?”我冷笑一笑,道:“其实,巫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你心里也清楚。”

“甚至……以往三千年圣者部落所出的巫师,恐怕没有一个是好鸟!”

“让你们世代出去寻找什么圣物,恐怕都是骗人的吧?!”

“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让你们做牛做马。替她的野心所献出生命,青春!”

“恐怕……你们世代所受的诅咒就是她一手而为的,为的,就是让你们牢牢抱成一团,世代为她所驱使。”

“若非如此的话。为什么你们圣者部落身中诅咒,却能挺过三千年!为什么每当你们濒临灭亡的时候,那个所谓的‘恶魔’就会往开一面,放任你们休养生息,你们还不懂吗?!她是在拿你们当猪养!”

“三千年来,恐怕圣者部落的巫师只有一人!而你们,就是被她欺骗了整整三千多年!即便是墨兰上位,恐怕她也不再是她了,而是成为巫师,而是变成另一个人。继续用诅咒奴役,欺骗你们!”

我一句句的话语,犹如惊雷一般劈在众人的心头,尤其是墨行,脸上更是露出了纠结又愤怒的神色。

看他不说话,我笑了笑,继续道:“怎么,你还不服气?莫非你们真的被她养出了奴性?”

“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为什么不敢把她让你寻找九世铜莲瓣的事情给说出来!!!”

当九世铜莲瓣被我说出来后,墨行浑身一软,仿佛没了浑身的力量,他颤抖着嘴唇,道:“我,我不能说……我说了,我儿就要死……”

我颇为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墨行此举其实也是变相承认了我的问题,临走前我想了想,随即指着墨行的儿子,道:“你儿子以后如果继承了你的命运,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说罢我转身欲走,墨行却叫住了我,我回头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墨行却两眼含泪,道:“你,你是来帮助我们的,对吗?”

我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

墨行如释重负的笑了笑,他回头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双眼充满了溺爱和怜惜,随后他抬头看向依旧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墨麟和墨兰二人,用一种发泄的方式。将自己心中的悔恨和怨恨给吼了出来。

“墨兰,墨麟,巫师她……是个恶魔!!!她不让我把这件事说出去!她欺骗了我,也欺骗了我们圣者部落千年,她……咳咳。她只想要铜莲……瓣……”

“阿爸!阿爸!”

墨行说着说着,忽然咳嗽了起来,紧接着他身体剧烈抖动,口中更是呕出了无数黑色的甲虫,见状我连忙拎着墨行的儿子和老婆躲到了一旁,而墨行的身躯,则自内而外的被无数黑色甲虫蚕食,转眼间身躯便葬身虫腹,没留下一点一丝的痕迹。

这又是……何必呢。

我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刚刚墨行的态度已经是默认了。所以我也没有再想逼他把事情说出来,可是没想到他却自己吐露了出来,以性命的代价……

也许,是这件事在他心里憋了太久,墨行是个聪明人。在我来前,他即便没我知道的这么多,心里却肯定也埋下了一颗猜疑的种子。

为何,巫师让自己出山,找的却不只是圣物,反而还有所谓的九世铜莲瓣……

想必,这是无数圣者部落前人都想问的事情吧。

而我刚刚的话语,则把一切都捅破了,捅破了巫师的身份,也捅破了墨行心里最后的那丝防线。

至于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恐怕除了宣泄自己内心的憎恨外,还想告诉墨兰,告诉墨麟,告诉我们,让当年的事浮出水面,也为人们反抗巫师吹响了第一声号角。

如秦末,大泽乡里的那句王候将相宁有种乎一样。

三千年,圣者部落每个族人内心都压抑了太久,当这种力量被释放出来的时候,是惊人的。

墨行死前的那一声怒吼惊动了许多人,为了不被拖延,我们只能暂且放下墨行的事,转而向村外跑去,不为别的,只为尽快追上巫师。

“初三,你说三千年里,圣者部落的巫师都是一个人,这是真的嘛?”

“初三,你说诅咒是被巫师操控的,是真的吗?”

“初三,你特么到底说句话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