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重回故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忍无可忍的瞪了金大发一眼,道:“行了!别这么多话,让我静一静!”

金大发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没敢再说什么。

我轻轻一叹,其实我所说的一些事情也不过是猜测而已,但综合种种情况来看,虽然我的猜测很荒繆,但成为事实的可能性却非常大。

如果历代巫师不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为什么她们的性格,目的这么相同?

我记得苗莹莹曾经跟我说过,圣者部落的现任巫师和她也曾经有过交情,但刚刚上任,便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个人即便会因为环境而发生改变,但这个过程也是循序渐进的,但现任巫师的转变则太快,快的让人始料未及!

再加上三千多年,圣者部落的政策和方针始终未变,所以我才敢猜测历代巫师是同一人。

见识了所发和彼得后,即便三千多年来统治圣者部落的是同一个人,仔细想想也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

只是这些丝毫不能减轻我心里的沉重。因为巫师竟然一直对九世铜莲有所图谋,这就让有着相同目的的我感到压力山大了。

“其实如果初三说的是对的话,那也没有那么坏,圣者部落出山这么久,这么多族人寻找九世铜莲瓣,我估计巫师的手里很可能有不止一枚的九世铜莲瓣。”

江思越的话语让我心头一震,是呀!巫师经营良久,如果没有所获的话。是不可能坚持这么久的,她手里最起码也会有一枚,甚至好几枚的铜莲瓣!

想到这,我心里陡然一热,现在我们最缺少的无疑就是时间了,如果能从巫师手里得到她的铜莲瓣,那我们无疑会省下许多的时间!

“嘿嘿,对,就让她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金大发嘿嘿一笑,明显也被激发出了斗志。

觅着巫师留下的痕迹而去,一路上墨麟显得格外的沉默,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要和他解释一番的时候,墨麟忽然抬头问道:“张先生,您们一直说的九世铜莲是什么呀?”

对墨麟我没有多大的防备之心,道:“传说中能生死人。活白骨的神物,无数天骄想寻而不可得。”

“生死人,活白骨?”墨麟咂了咂嘴,径直道:“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东西?”

我摇了摇头。事实上我对九世铜莲都知之不详,如果不是能寻找到九世铜莲瓣还有姚九指等人都无比坚信它的存在的话,很可能我早就放弃去寻找这么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但即便如此,我心里何尝不是有种忧虑。九世铜莲现身的消息一出,惹的各路牛鬼蛇神都冒出了头,究竟是确有此物,还是九世铜莲仅仅是个骗局呢……

就好似我们乡间吊黄鳝一样,黄鳝不出来时很难抓住它,但当它闻到饵的香味时,便会乖乖的露出头,随后被人一叉拿下。

只是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就浑身发凉,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这个瓮是谁做的,想要捕的鳖又是谁?

想到最后,我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局棋盘中,我,姚九指,我爷爷。到底身处何方,又占据着怎样的地位?

这依旧是个迷。

今晚的月亮很大,大的让人有些心慌,惨白的月光射在雪地上让前路一览无余。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我来到关口前的时候,关口里格外安静,那常年不息的暴风雨如消失了一般,留给我们的是空旷无比的雪原。

“这,这怎么可能!”

对关口最了解的墨麟此时张大嘴巴,一脸不可置信,道:“从我出生起。关口的暴风雪就没有停息过,据说是先祖刻意找到了这个地方,让天然的暴风雪成为我们的屏障,也正因如此。我们圣者部落才能隐世而居,外界想要进来困难重重,除非有我们的指引。”

“但现在……”

墨麟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确实没必要说了。眼前静悄悄的关口平原就是最好的解释。

江思越面色凝重无比,看着眼前那条长长的痕迹,道:“看来,我们都小看她了。”

金大发点了点头。轻声道:“能让常年不息的暴风雪都为之息声,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伟力。”

此话一出,让我们五人都沉默不语,尤其是我脑海里,更是想到了巫师的那一双眼睛,即便隔了许久,但当我回想起那双眼睛里蕴含的意味时,我依旧遍体生寒。

那是连时光都无比磨灭的沧桑,好似见过无数王朝从诞生到灭亡,就好似天涯海角里的一块礁石,被风吹雨打万年,依旧与天地同生同灭。

在她的注视下。好似自己身上的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而我正是畏惧这一点。

两个人打牌,当你的底牌已经被人看透的时候,其实你就已经输的差不多了。

“继续走吧。”

见士气有些低落。我深吸了口气,强打精神道:“连白起,徐福我们都打过交道,她一个老婆子就算真活了三千年,我们也不是毫无胜算的。”

一番话下去,众人点了点头,面上总算有了点精神,尤其是金大发和江思越。他俩的性格都无比的骄傲,想让他们未战先怯,无疑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在雪地中追了许久,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巫师所走的那个方向我有些熟悉,就好像是……我和黑衣女子所遇到的那个废弃神庙!

当然了,我知道这是件不大可能的事情,因为上次有暴风雪,所以我们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我的这种感觉,很有可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前面,前面有个庙!”

正当我心事重重的往前赶时,前面的金大发忽然大声叫道,我精神一震,向前一看才发现远处有座小山,而小山的半山腰上则有座孤零零的建筑!

还真是那座神庙!

站在神庙前,我看到雪地中的痕迹一直到神庙才戛然而止,这就说明了巫师的目的地一定是这里没错,我深吸了口气,喃喃道:“这鬼地方怎么可能是圣者部落的圣洞,没道理呀……”

金大发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我点了点头,告诉他我和黑衣女子上次的经历,听完后众人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江思越抬起了头,道:“先进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地方是你们上次没能发现的。”

我点了点头,随即和众人踏进神庙之中。

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神庙里的东西既没有多一样,也没有少一样,正中石台上的那尊邪神雕像依旧无比的显眼,我见到墨麟看到那尊邪神雕像时,眼神变的无比的迷茫。

“墨麟,你怎么了?”我忍不住问道。

墨麟没有说话,他径直走到雕像前,看了许久,才轻声道:“这尊雕像,我曾经见过……”

“在什么地方?”

“小时候,我们这些孩子特别受巫师的宠爱,巫师家我们也经常去,有一次一个小伙伴在巫师的卧室里搜出了一件木雕,和这尊雕像一模一样,当时我们惊喜坏了,把它当玩具玩了一天,结果……”

“巫师回来后发现了我们的行为,一向对我们非常宽厚的她第一次发了火,尤其是那个小伙伴,之后更是一生都为巫师所不喜,而我们也因为这件事情,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随意进入巫师的住所。”

“那个木雕被巫师拿回去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见过了,甚至除了这次,我都没有再见过和这一样的雕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