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入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不知道这巫师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金大发摇了摇头,随即看了看四周后,挠头道:“这里明明只是个神庙而已,别说个山洞了,连个大点的坑我都没看见呀。”

“初三,用你的阴眼看一看这下面有没有什么机关。”墨兰看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从印中唤出一名英灵后,我试着将它潜入地下,但试了绝大部分的地方,神庙下面却并没有什么地底空间,当我把情况告诉给众人后,众人都不得其解。

“怪了呀……难道说。我们中计了?”

金大发一拍大腿,神情激动道:“会不会,圣洞根本不在这里?”

我心里猛地一沉,金大发的这个猜测无疑有一定的可能。但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黑衣女子无疑就危险了。

正当我有些着急的时候,江思越却摩挲着下巴一直盯着面前的那面壁画,过了半饷他忽然一声不吭的跑出了神庙,正当我们想追过去看看他怎么回事的时候,江思越却又从门外跑了回来,大笑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刚刚出去看了一眼,发现这个神庙从外面所能看到的大小和室内实际空间有些不符,初三,你用阴眼到那面墙的后面看看。”

当我操纵英灵穿过绘有欺骗之眼壁画的墙壁后,发现背后果然别有洞天,在一个狭窄的夹层里。有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一直通往地下,我心里一喜,连忙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众人。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后,金大发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而是有些忧虑的道:“这个墙壁要是不炸开的话,我们也进不去呀。”

我神情一僵,随后在四周找了一圈后,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金大发,你对机关不是研究颇深吗?那就赶紧找呀!再晚会说不定初三的朋友就没命了。”江思越一边找着一边对金大发埋怨道。

“去你妹的!说的轻松!”金大发没好气的看了江思越一眼,道:“那是在墓里,拐来拐去也无非就是那几招而已,我早就摸透了,可是这里又不是墓,找个机关你以为很轻松?”

听到金大发二人的争吵,我心里有些烦躁,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计划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拖延太久的话,很可能黑衣女子那边会出现什么变故。

想到这,我忧心忡忡的看了眼邪神雕像,当我看到蜘蛛身下那个绝望无比的少女时。心里不禁更加急躁起来。

不对,雕像!

我好像抓到了些什么,跑到那尊邪神雕像面前后,我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起来。结果发现邪神雕像的底盘边缘果然有一些磨痕!

“大发,思越,快点过来帮我!”

我欣喜若狂的把金大发二人给叫了过来,接着我们三人合力,用了吃奶的劲才把邪神雕像缓缓扭动起来,随着邪神雕像被我们扭到一定的角度后,面前的墙壁轰轰作响,正中那枚欺骗之眼缓缓从中一分为二,露出背后所隐藏的空间。

看到入口被打开,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时间累的头脑有些发昏,要知道那尊邪神雕像可是足足有三人高呀,我和金大发三人用了吃奶的劲才扭开,要不是金大发三人给力,我心里都想开魂归兮了。

“卧槽,可算扭开了。”金大发也气喘吁吁的坐在我身旁。他看着那尊邪神雕像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畏惧,道:“我们四个大老爷们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玩意打开,也真不知道那个老妖婆哪来的这么大劲。”

金大发的话让我心里刚浮现出的一丝喜色瞬间消失殆尽,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如果巫师真活了三千年的话,那她的恐怖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恐怕,最起码也是和白起处于相同档次的存在!

江思越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要不是那个女人是初三的朋友的话。我现在真想回洛阳搬救兵。”

“对,到时候把李平仙李前辈给搬过来,这巫师再牛也得歇菜!”金大发颇为感慨的叹了口气,那双眼睛里满是崇拜。

一旁听着的我心里有些奇怪,道:“你们……和李前辈有过交集?”

要知道,我自从继任东城掌印之后,也只在大会上见过李平仙一次而已,除此之外李平仙便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曾经也想和他私下联系,但多次尝试都无疾而终,因为根本找不到他人!

金大发点了点头,笑呵呵的道:“对。去年你还在白马寺的时候,因为洛阳的局势变幻的太快,所以李前辈多次出来主持局面,你是不知道呀。李平仙那叫一个德高望重,整个洛阳的同行没人敢不尊重他。”

“说来也是可惜,那时候初三你没在。”江思越笑了笑,道:“自从隐龙令发布后,天下隐士尽归洛阳,但因为李前辈不知踪迹,所以这些闲云野鹤那叫一个嚣张,连我哥的总参都指挥不动,迫不得已,总参请李前辈出山,结果之前还个个鼻孔朝天的隐士们乖的跟孙子一样,李前辈交代给他们的任务也没人敢不尽心尽力的完成。”

看到二人对李平仙的推崇。我不禁也有些神往,道:“隐士之所以叫隐士,便是不出山门,一心追求大道。这种人不重名利,自然很难对付,不过李前辈也真是一个神人呀,居然能压服这么多的隐士高人,这可不仅仅是德高望重就能办到的。”

江思越犹豫了下,随即冲我轻声道:“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因为隐龙令的缘故,所以洛阳的高人很多。我们江家也算是底蕴深厚,和其中的一些人都有渊源,听他们无意间说过,李前辈就是个活生生的陆地神仙。”

“其中有个人是道家龙门派当代掌门人。你猜猜他多大?我跟你说!人家岁数一百二十六,那就是个活生生的老神仙了,可是你知道这个老神仙当时说什么吗?就李前辈,在他爷爷那辈的时候。便已经是个传奇人物了,和现在的地位相当!”

“换句话说,没人知道李平仙李前辈今年岁数到底多大,即便是那些隐士高人。也没一个人知道!”

江思越的话让我和金大发都有些瞠目结舌,我和金大发还好一点,毕竟当初在南京的时候便已经见识过李平仙的厉害,人家在道光年间。便已经游历过楚威王的陵寝里面,虽然当时我还不信,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算是默认了那块石碑上的李平仙。和现在的李平仙是同一人。

但墨麟,从小到大没出过村子一步,对李平仙这样的人没个清楚的认知,顿时被江思越的话给惊的里焦外嫩。

“不,不可能吧!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

看着墨麟的表情,江思越心里优越感顿生,不禁咳咳两声,故作深沉道:“小伙子,你不懂,这个世界远非你所看到的那样简单,李前辈虽然神秘强大,但和我见过的一些人比起来,也不过伯仲之间。”

“如果我对你说,我见过徐福和白起,你信不信?”

不待墨麟说话,一旁的墨兰就幽幽的看着我们仨,道:“其实你们三个可以再多吹会,如果那个女人命够大的话……”

本来还极度亢奋的我们三个一听这话瞬间焉巴了,金大发更是拍拍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意正言辞的道:“墨兰姐说的是,江思越确实太过分了,磨磨唧唧,一点也不为初三的朋友考虑。”

“金大发,我艹你大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