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遇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埋怨了一通后,江思越还是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毕竟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救出黑衣女子。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墙壁后的夹层,接着对那个黑黝黝的洞口看了一会,这个洞口不大不小,足以容纳两个人并排而去,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洞口并不是笔直向前,而是斜着通往山腹之中,所以很难说里面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进去吧。”

在洞口看了几眼,发现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后,我拿着手电,率先走入山洞。

救了墨兰一行人后,因为出来的太慌忙,所以我只来得及带上我的禾刀和一柄手电。至于墨兰等人就更加凄惨了,个个赤手空拳,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打头阵了。

没走多久,在灯光的照耀下。只见前面的道路上一片白茫茫,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前面满是零零散散的人骨。

人骨这东西,我早就见怪不怪了,但出于安全起见,我还是上前小心翼翼的瞄了几眼,这些白骨数量很多,粗粗估计大概有几十人的样子,白骨旁散落着不少铁具,从款式上看都是些铲子,长锄之类的玩意。

“滋滋滋,死了不少人呀。”身后的金大发感慨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挑就近的一具尸骨仔细看了起来,这尸骨看上去已经有点年头了,用手微微一挫就化为了粉尘。但让我格外在意的是,这尸骨的腹部肋骨有些漆黑,我又看了其他几具尸骸,发现都有类似的情况。

“是被毒杀的。”

墨兰蹲在我的旁边,眯着眼看了几眼后,便很肯定的说道:“看这四周的工具,这所神庙应该就是这些人所建造的,只是完工后,他们也就被杀人灭口了。”

“是巫师吗?”我轻声问道。

墨兰睫毛微微一颤,有些痛苦道:“我也不知道。”

我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原本在墨兰的心中,巫师还是和自己的奶奶无异的,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明眼人都知道巫师当初肯定对墨兰不怀好意,这件事恐怕对墨兰打击很大。

毕竟,这可能是她在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了。

“我只是有些不懂,如果她要害我的话,当初为什么还要让我出去呢。”

墨兰的话中透着迷茫,我心中也有些纳闷。在所有的事情中,只有这件事依旧还在困扰着我,巫师如果想对墨兰不利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留她待在族中,然后待以后下手。不可能还把她送出去,徒添了这么多的变数。

当然了,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法知道答案,恐怕只有见到巫师后,才能当面质问她了。

四下查看了一会。发现没什么遗漏的地方,我们便继续往前面走,但走着走着,四周的景物却渐渐不同了起来。

不同的地方是两面的石壁,在石壁上,我看到了一些极为简陋的涂鸦,这些涂鸦简直让我不忍入目,即便是幼儿园小朋友的画,也比墙壁上的这些涂鸦要好看的多。

但看着看着,我心里却不禁严肃起来,因为这些用石头所刻,有些像原始人的壁画中,我看到了颇为熟悉的一样事物。

欺骗之眼!

壁画中,几个身穿兽皮的原始人对着天空中的一只眼睛所顶礼膜拜,那只眼睛和圣者部落的族徽很像,即便在上古,也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看着看着,我发现很多地方都有这只眼睛出没,比如人们在祭祀的时候,供台上便赫然是欺骗之眼。还有一男一女繁衍的时候,欺骗之眼也在上空默默注视着一切。

打猎,繁衍……每一幅壁画,每一个场景,都有一只欺骗之眼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注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

“圣者部落传于商周,会不会是最开始的那些圣者部落族人,曾经在这里栖息繁衍过,而这些欺骗之眼,就是他们最原始的信仰。”

看了会。一旁的江思越喃喃道。

我点了点头,倒是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商周的时候,云南这里还是化外之地,所以圣者部落很可能就是生活在这里的土著人。

“你们过来看看这个!”

不远处,金大发对着我们大声道。

我闻声连忙赶了过去,只见金大发的面前也有一幅壁画,这壁画中的景象很简单,就是一只蜘蛛,但这只蜘蛛刻的异常粗糙,甚至换个人都不一定能辨别出这是什么物种。

“还有这个。”金大发指了指旁边的石壁。

我看了过去,只见旁边的那幅壁画中,一个人站在高处,下面有许多人在顶礼膜拜,很明显。站在高处的那个人就是族群中的领袖,那个领袖的头顶上空,欺骗之眼默默注视着面前的一切,但最让我在意的是,那个领袖的手中捧着一只小小的蜘蛛。就和我刚刚所看到的那只蜘蛛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只蜘蛛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因为这让我想到了外面的那尊邪神雕像,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我相信这两者之间应该有什么联系。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既然欺骗之眼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圣者部落流传了下去,并成为了族徽,那这只蜘蛛呢?既然外面有它的雕像,那就证明它的地位不低,可是为什么现今的圣者部落里完全找不到它的一丝踪迹呢?

不对,不是找不到!墨麟就曾经说过,巫师的卧室里曾经有一只这样的木雕,想到这我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圣者部落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巫师这个人又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走吧。该看的都已经看了。”

我冲着江思越墨兰他们招呼了一声,随后一行人继续往前面走去,往前走了一会后,两面的墙壁上再没有什么壁画,正当我想着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的时候。面前的道路两侧却出现了一些东西。

“坛子?”

我看了眼,有些不知所以的说道。

这些确实是坛子,类似于乡村装腌菜的那些坛子,只是这些坛子都落满了灰尘,静静的放在道路两侧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要不,打开一个看看?”

一旁的金大发从地上捡起块石头后,便跃跃欲试道。

我摇了摇头,道:“算了,你就别再手欠了,万一坛子里装着什么妖蛾子。那我们可就完了。”

金大发想了想,随即明智的把石头放回了地上。

见金大发听劝,我心里松了口气,接着我小心翼翼的从这些坛子旁边走了过去,一时间发现没什么异动后。心里才放松了一些。

突然!我脚下微微一绊,就好像把什么东西给扯断了一样,我下意识的用灯光一照,只见我的腿上粘有一根丝线,那根丝线之前设在路中间。如今被我无意给绊断。

我面色一变,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我回过头,对身后的一行人大声道:“别过来,赶紧往后退!”

“滋滋滋……”

我话音刚落。从四周的那些黑坛子里便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紧接那些黑坛子的坛身剧烈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挣脱而出了一样。

“跑!”

见事情不对,我连忙拔腿就跑,没跑多远身后的黑坛子纷纷传来破裂之声。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从那些黑坛子里涌出无数黑色的小蜘蛛,如潮水一般迅速向我们袭来!

“卧槽!”

看到这幕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下意识的吐槽了一句后,便扭头狂奔。心里只恨爹妈没给我多生两条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