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新发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迫于我的淫贼,二人只能一人抱一只腿,把我给扛了起来。

关上手电筒后,我收敛心神,深吸口气,接着默默闭上了双眼,从印中唤出一名英灵后,我便以它为耳目,向这个颇为辽阔的地底空间望去。

黑白画面中,我四周的景象一览无余。这个山腹中的空间比我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大,简直掏空了外面那座低矮的小山。在我的头顶,石壁上耸立着一根根石笋,这些石笋密密麻麻,大小也并不一致,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这里发生了一场地震,哪怕山腹不塌方,头顶的石笋也会将我们扎成骰子。

我心有余悸的收回目光,向前方望了过去。出乎我意料的是,前方的道路并不平坦,甚至还有一条条凸出地面的土垅,可能因为没有光照,所以这附近可谓是异常荒芜,别说巫师了,连个活物的影子都没。

“初三,怎么样呀?”

身下,金大发略有些郁闷的问。

没发现异常的我收回目光,道:“前面的道路有些坎坷,你们两个脚下当点心,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继续往前走吧,巫师肯定在这下面。”

一行人翻过一条土坡后,我不经意的往前面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我心里陡然一惊,连忙道:“停停停!”

“怎么了?”金大发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眯了眯眼,仔细的向前面的某一处望了过去,看了几眼,我无比的肯定,前方有一处村落!

“村落?初三你没开玩笑吧?”

听到这,金大发诧异的抬了抬头,道:“这下面怎么可能会有村落,人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生活呀。”

金大发道出了我心里的疑惑,虽然我也不信这地方会有人居住,但我还是无比相信英灵的能力,所以我想了想,道:“先过去看看,只是大家都小心点,万一里面真有人居住的话,估计肯定和巫师有些联系,我们不要打草惊蛇,不然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金大发和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一行人便冲着那个方向缓缓而去。这一路上我们都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声,我也在死盯着那边的动静,可是过了会,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随着我们距离那个村子越来越近,村子的面貌也渐渐显露在我的眼前。当看到那个规模不是很大,且建筑老旧的村子时,我脑海中只有两个字:破旧。

许多用木头简单搭起来的房屋早已倒塌,一些暂时还看不清模样的石塑也散落一地,很明显。这个村落早已废弃。

我心里一松,没人是好事,不然万一他们和巫师有什么勾结的话,到时候被发现可就糟了。

离那个被废弃的村子还不是很远时,我便从金大发两人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因为四周没有生人的痕迹,所以我也不怕被人发现,直接打开手电筒便领着一行人走了进去。

“这个村子……年头有点久呀。”

江思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有一根原门,是某栋房屋的主体结构,那根木头保存的很好,甚至因为山腹中风雨不淋,所以结构变的坚硬无比,粗粗一拎就好像是块石头一样。

“我的乖乖,都快成化石了。”

金大发看了看四周,滋滋称奇道:“这些建筑到底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呀。”

江思越摇了摇头,道:“这点不好判断,我们不是考古学家,这些建筑在山腹中保存的很完好,所以年代很难判断。”

我微微点头。随即向这片废墟深处走去,半路我发现了块石板,蹲下身用手抚去表面的尘埃后,才发现这块石板上居然雕刻有欺骗之眼,虽然很粗糙。但我还是能一眼分辩出。

“这里不会是圣者部落以前的居住地吧?”

身后的金大发看了两眼后,说出了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震惊的猜测。

我看了墨麟一眼,墨麟也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摇了摇头,道:“族中并没有相关的记载。所以我也不知道金大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个村落在圣者部落里多半是机密,但听到墨麟亲口说出我还是有些烦躁,因为即将和巫师面对面,但我们对她依旧是一无所知。这可是兵家大忌!

“要不我们走吧。”

江思越看了看荒凉无比的四周后,道:“这里除了破木头就是一些没卵用的雕塑,我们就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赶紧往前面走走,去追巫师吧。”

金大发和墨麟等人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放到了我身上,很明显,他们在等我的意见。

我皱眉想了片刻,坦白的说,现在最好的选择无疑是去追巫师,毕竟一路上我们浪费的时间已经太多了,如果再拖延会的话,说不定黑衣女子会被巫师给动什么手脚。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些不安,可能是因为我们对巫师掌握的情报太少。而眼前这个村落里,虽然荒芜,破败,但我感觉应该能发现些什么。

“再找找吧,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后我们依旧没能找到什么,我们就继续去追。”

我看着众人缓缓说道,金大发等人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便在四周的废墟里仔细搜查起来。

我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轻松了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但四周除了些破木头,以及记载着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日常生活的石板外,便再没有其他东西,就当我想要放弃寻找的时候,不远处的金大发却从废墟中站起来,随后冲着我们大声道:“这边,快来这边看看!”

我精神一震,连忙和江思越他们赶了过去,过去后只见在金大发的脚前有一块石板,和其他石板不同的是,这块石板要长的许多,上面的记载的图案也像是一幅连环画。

第一副图是一个人,这个人手持长矛。在追着不远处的一只走兽,因为图像太过粗糙,所以根本无法分辨性别。

第二副图像中,那只走兽已经倒在那个人的脚下,很明显,狩猎很成功,但我注意到,在那个人的不远处有一条蛇,而那个正沉浸在狩猎成果中的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

第三副图像中,那个人倒在地上,第二副图像中的蛇正死死咬着他的脚腕,看到这我心里莫名一紧,要知道在以前还没有血清的时候,蛇算得上是人类的一大天敌,被毒蛇咬后,大多数人都在痛苦中死去,据说现在的人类之所以这么畏惧蛇,就是因为蛇在古时给人类心里留下了太大的阴影,以至于这种阴影化为本能,隐藏在基因锁中传给后人。

第四副图像中,那个被毒蛇咬了的人正躺在一张兽皮上,四周有几个人正在侍奉他,很明显,这个人的地位不低,且已经快命不久矣。

第五副图像中,那个被毒蛇咬了的人正躺在远处,一群人则在手里抓着各种各样的毒蛇,毒虫,将它们投入到了一口大缸之中。

“第五副图是什么意思呀?这个人是在练蛊?”

看了会,金大发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说道。

墨兰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应该不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像是部落领袖的人曾经被蛇给咬过。”

“注意到了,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看了墨兰一眼,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墨兰呵呵一笑,道:“蛊这个东西到底传于什么时代没人能说的清,但那个人抓这么多毒物除了练蛊外,应该还有着另一种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