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木桩林/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一开始,这名部落领袖在打猎的时候被毒蛇给咬伤,但蛇毒并没能取走他的性命,反而让他落下了半身不遂的症状,不然他在图中根本不可能撑这么久,而且还一直在床上躺着。”

“部落领袖半身不遂后,肯定会无比的气愤,怨恨。所以他派人抓来了许多毒物,要让人把这些毒物在他的面前全部杀死,你们看,这样是不是也能解释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禁为墨兰思维的敏捷所感到赞叹,虽然这个解释因为没有证据支撑,所以只能说有可能,并不是绝对。但也为我开展了许多思路。

埋下继续往下看的时候,我发现墨兰的猜测好像可信度越来越高了……

在第五副图里,石缸中的毒物相互吞噬,远处的部落领袖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看到这我有些无语,心里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以后找位考古学家和我们一起行动了,因为没有专业人士,所以一些东西我们只能靠想象,靠猜测,并不能从细节微末处找到合理的证据来支持某一观点。

就比如这第五副画,这副画虽然简单明了,但却有两种可能。

一,部落领袖确实要练蛊,所以他看到毒虫相互吞噬才面露喜意。

二,部落领袖因为看到毒物们自相残杀,所以只是单纯的感到舒畅快意。

这两种观点每个都解释的通,但意思却有很大的不同。

微微吐槽了一下,我便继续专心致志的往下看去。

第六幅图里,缸里的毒物已经只剩下一只蜘蛛了,而那个部落领袖,则在几个人的举抬下来到缸边,并注视着缸里仅剩的那只蜘蛛,不知心里做何打算。

看到这我已经逐渐倾斜向墨兰的观点了,毕竟如果那条毒蛇真的是致命的话,那部落领袖应该已经死了,根本就撑不到缸里的毒物相互吞噬殆尽的这一天。

而且他还是被人抬着走的,所以半身不遂的可能性非常大。

到第七副图的时候,画风陡然一变,之前还疑似半身不遂的部落领袖居然又站了起来。而且他的手中还捧着一只蜘蛛!

第八副图,一个人躺在地上,根据服饰来看他并不是部落领袖,只不过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凄惨。有许多小蜘蛛从他的口中争相而出,即便这些图像都刻的很粗糙,却依旧能让我想象出当时的场景,随后心里涌出一股寒意。

第九副图。同时也是最后一副图,这副图我曾经在山洞里的石壁上见过,所以并不陌生,此时的部落领袖正站在高处,而他的面前有无数人跪在地上,对他顶礼膜拜,而他的头上,那只欺骗之眼依旧阴魂不散的盘踞上空,如神明一般注视着世间的一切。

看完后,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过了片刻墨兰抬起了头,看着我们轻声道:“我来说下我的看法吧,我的看法依旧不变,只是后面有了些不同。”

“那个部落领袖在发现毒虫相互吞噬后,便以一种复仇的心态作壁上观,但当他发现缸里的毒虫只剩下一只后。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那只蜘蛛被他所收服。”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只蜘蛛很有可能是世界上的第一只蛊虫……”

“得到蜘蛛蛊后,部落领袖用它把部落里心怀异心者。或者图谋不轨者全部杀害,因为没人见识过蛊的力量,所以部落领袖被族人奉为神明。说起来,这故事也挺离奇的。”

听完墨兰的观点后。我和金大发几人相视一眼,随即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就目前来说,墨兰的这种猜测确实是最有可能贴近真实情况的一种。

“但这能说明什么呢?对我们现在的处境并没有任何帮助呀。我们在意的,想要对付的人只是巫师而已。”江思越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道:“这个人再厉害,现在也早已化为了一捧黄土,对我们根本就起不到什么帮助。”

听江思越话语有些消极,我笑了笑,道:“我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你发现没,这个部落领袖所掌握的极有可能是蛊虫的蜘蛛,和神庙里的那尊雕像都是同一个物种,所以……”

“所以我猜测,图画里的人。还有那只蜘蛛,都和圣者部落有着非常深的联系,如果能解开这些谜团的话,也许我们就能知道巫师那个老妖怪的真面目了。”

江思越想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勉强道:“好吧,这姑且也算是一种收获,虽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到底和巫师有什么联系。”

我微微一愣,随即心里也有些低落,是呀,即便这只蜘蛛,那个部落领袖和圣者部落,和巫师有着非常深的联系,但我们目前所能获得的线索依旧太少了,所以根本无法顺着这几条线索清理下去,进而发现真相。

心里低落归低落,但我也知道现如今应该以什么为重,站起身我往前面看了一眼,道:“走吧,确实没必要再在这里找了。”

金大发和江思越点了点头。站起身后,道:“还要不要我们背你了。”

我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道:“没必要了,时间已经快要来不及了,就这样打着手电筒快速前进吧,至于巫师……我怀疑她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一行人离开这个不知道是何年代所建的部落后,我们向着前方快速而去,随着渐渐深入腹地,四周却还没有巫师的一点痕迹,这时我心里有些烦躁,正当我想打开阴眼再看看四周的时候,前面的灯光却照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木桩,许多木桩,密密麻麻如树林一般。

看到前路忽然出现了这些东西,我们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这,这又是什么妖蛾子。”金大发看着前面喃喃道

我手里的手电筒是特配的狼眼手电,功率大,使用时间长,虽然灯光很足,却依旧无法照到这片木桩林的尽头,只是我所看到的,便有数百个之多!

犹豫了一会,我们缓缓向木桩林走去。当我走到距离我最近的一根木桩前时,发现木桩的身上刻有一道道痕迹,我数了数,不多不少,足有26条。

我看向另一根木桩,上面也有刻痕,但数量比我刚刚看到的要少一点,只有17条。

一路上,我看了不下二十根木桩,发现这些木桩上大多都有刻痕,多的有四五十条,少的只有两三条,甚至一条都没有!

走在木桩林里,在黑暗的遮掩下四周的气氛有些诡异,金大发缩了缩脑袋,有些畏惧道:“这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呀?不会是迷魂阵吧。”

“有可能!”江思越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道:“道家和阴阳家就有阵法师的传承,这些阵法师用简单的石头,木桩便能结下一个个大阵,小的能困人于无形,大的能灭鬼除邪,极为霸道!”

“你们想多了。”

墨兰看着江思越和金大发幽幽道:“这恐怕不是什么阵法,只是纯粹的坟墓而已。”

“坟墓?”

“坟墓?!”

我们四人被墨兰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吓了一跳,但墨兰却点了点头,道:“这些木桩相当于是墓碑,而上面的刻痕,应该就是记录死者年龄所用的了,这在古时很常见,你没听过结绳记事吗?”

我愣了下,随即不禁看了眼四周那密密麻麻的木桩林,心里也为之一寒。

一路上我最起码已经见到了数千木桩了,但这还仅仅只是木桩林的一部分,那么这个木桩林到底有多大,又到底埋葬了多少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