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前路已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饶是我们这些人已经见惯了大场面,可是依旧感觉背后嗖嗖冒冷气,没别的,真是太渗人了!

“那这四周,埋葬的应该都是圣者部落的族人了。”

江思越摸了摸旁边的一个木桩,有些感慨道:“不过,这些人死的也太早了吧,有一两岁就死了的。还有连刻痕都没有的,应该刚出生就死掉了。”

江思越所说的没错,这一路走来,我所看到的木桩里刻痕大多只有十几条,像那种刻痕有三四十条的,已经算是难得的高寿了。

墨兰脸色并无意外,道:“古时条件不好,孩童夭折率很高,外加各种毒虫猛兽和人争抢生存空间,自然很少有人能够长寿。”

“可这里死的人未免也太多了吧?”金大发咂了咂嘴,道:“这一路走过来,光看到的就是几千个了,还有那些我们没看到的呢?所以这有些不正常,再者说了,既然这里是圣者部落的先辈埋骨之地,圣者部落即便不年年过来祭祀,也应该在族中留些记载,可是……”

说着,金大发看向身旁的墨麟,道:“墨麟。你听说过此事吗?”

墨麟很坦诚的摇了摇头,道:“并没有,在族中的记载中,圣洞是圣者部落的苦难之源,自从先辈们找到这个洞穴后,没过多久便被诅咒缠身,有人更说这里是恶魔的栖息地,所以族人对这里都很畏惧。”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金大发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道:“这个巫师真不简单,和小胡子不同,人家不光明正大的独裁,但是你把一些事摊开来看后,才能发现这货的心有多大。”

“是有点本事。”江思越叹了口气,道:“不过正如你所说的一样,她所做的一些事隐藏的太高。以至于我们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线索。”

说着他顿了下,又道:“也怪云南这地方不好,从古就是所谓的化外之地,和中原那边不同。一些往事想要记录只能用图画来解释,没有留下所谓的文字,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跟个无头苍蝇一样。”

江思越的话让我们心情有些沉重,一时间谁也没心情再去讨论什么。

走了会。我们渐渐走出了木桩林,这让我松了口气,毕竟那一根根木桩连在一起看起来太渗人了,不知道还好,但是知道那下面埋葬着一个个人后,心里的压力之大便可想而知了。

“这里到底有多大呀,怎么还没走到头呀。”

走着有些,金大发抬头看了眼前路后,有些抱怨的说道。

“是呀,我也纳闷,不会又跟王莽墓一样……等等!”

走在最前面的江思越翻过一个小坡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原本的话语戛然而止,转而回头冲我大声道:“初三,关灯!关灯!”

我点了点头,连忙把手电筒给关了,虽然不知道江思越到底看到了什么,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前面一定有什么东西。

小心翼翼的走到江思越的身旁,面前出现的场景让我也为之一愣。

其实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般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但偏偏有一种东西能够克制黑暗。

那就是火!

在远处的黑暗中,我看到一点灯光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那光芒在黑暗中格外扎眼,也难怪江思越会让我把灯关上。

在这种地方,会出现灯光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我心里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终于找到了巫师,忐忑的也是找到了巫师……

对于巫师,我心里还是有很大的阴影的。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

正当众人默默看着那点灯光谁都不敢发声的时候,我身旁的金大发却低声问道。

我微微一愣,随即静下心仔细听了会,发现远处隐隐有水声!

“是地下暗河。”

身旁的墨兰也听到了,她低声道:“迪庆潮湿,丛林密布,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雪山,所以地下暗河也错综复杂,这前面应该也有一条,而且还不小。”

墨兰解释完后,我们一行人缓缓向那点灯光靠近,一路上我也时不时用阴眼查看四周的环境,以防巫师对我们发动突然袭击,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却发现那点灯光的四周并没有人!

这个发现让我微微有些错愕。

因为没人,所以我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加快脚步走到那点灯光的面前后,众人才隐隐有些沉默。

在我们面前有一条暗河,这暗河宽达七八米,水深更是无法猜测,但之所以让我们如此沉默的是,暗河的另一头是石壁,这也意味着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

除此之外,我也看到了那点灯光的来源。那是一盏马灯,灯罩里的火芯还在徐徐燃烧,这盏马灯被放置在一条木质栈道上,而我预想中的巫师则不见了踪影。

“艹!!!人呢?!”

看着空空如也的栈道,金大发气的大叫一声,这时候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里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目的便是用灯光来引领我们至此,我们被耍了!

“先离这里远一点再说。”

为了众人的安全,我只能无奈的带着一行人和这个木质栈道拉开距离。

“现在应该怎么办?”

金大发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刚的发泄也让他冷静了许多,他看着我们几人,苦笑道:“难道我们要白来一趟了嘛?”

我连忙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如果这次白来一趟的话黑衣女子怎么办?虽然根据以往得的传说来看,被巫师带到这里的女子第二天还会回去。但腹中也已有身孕,甚至生完孩子后还会立马死掉!

所以,只要巫师把人带了回去,黑衣女子和被宣判死刑也没什么区别了!

“要不我们换个方向继续找找?”

明白我的难处,江思越建议道。

我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随后我们顺着暗河的流向而行,但走了没多大会,便发现前路也出现了石壁,而那条暗河,则穿过石壁继续往前前行。

这条路也是断的!

“得,完了!”

本就是强打精神的金大发瞬间泄了气,极为悲观的说道:“要不我们先回去,到洛阳去搬救命,除掉巫师后再给初三的朋友风光大葬一场。”

“你信不信我把你推下去,然后改日也给你风光大葬?”

江思越瞪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指了指身旁的那条暗河。

“呦?你特么试试!”

“呵呵,试试就试试。”

“够了!”

看到二人快打起来了,墨兰皱着眉头罕见地发了火,金大发二人立马就消停了下去,随即墨兰静静的看了暗河一会,才道:“我想,巫师应该去那里了。”

墨兰指了指前面的石壁。

“怎么可能。”金大发笑了笑,道:“前面是死……我知道了!”

金大发一拍脑袋,大笑道:“墨兰姐,你的意思是她们顺着河下去了?”

墨兰点了点头。

这时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黑衣女子被巫师拖到这里来的时候,黑衣女子的身下便躺着一艘小船,之前我还以为这样做是因为圣者部落的习俗就是如此,但现在我却明白了,那艘船本来就是为这条暗河准备的!

“可,可我们现在也没船呀!”

江思越挠了挠头,一脸惆怅的说道。

“不不不。”心情大好的我摇摇头,笑道:“之前那些木桩不就可以用吗?”

江思越愣了一下,随即也哈哈大笑,道:“这样会不会太损了一点?”

我转头看向墨麟,道:“你介意嘛?”

墨麟摇了摇头。

我又转头看向墨兰,道:“你呢?介意嘛?”

墨兰微微一笑,也摇了摇头。

我一拍手,这不就行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