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熟悉的声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连圣者部落的后人都不在乎,那我们这些外人还在乎什么呀?

时间紧迫,我们连忙回到了木桩林,因为那些木桩是插在土里的,所以收集起来毫不费劲,只需要拔出来就好了。

我将背包的吊带拆开,撕成一条条后,当绳子将木桩拼成的木筏固定好,随后众人便扛着木筏来到了木质栈道旁。

将木筏放入水中试了试,看到它可以承受五个人的重量后。我们才松了口气。

临行前,金大发笑嘻嘻的将那盏马灯拿了起来,道:“巫师也真是爱随手助人呀,临走还给我们留下盏灯。”

这个玩笑居大的话没能逗乐众人,反而让金大发的笑意为之一僵,其实到现在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看出来,巫师非凡没有尽心尽力的隐去自己的行踪,好似还在刻意的帮助我们。

就比如之前她用一盏油灯将我们吸引到这来的一样,看起来像是陷阱,但现在回味起来总是怪怪……

恐怕,她心底也在打我的主意吧……

从遇到金大发和姚九指起,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生于安乐的大学生了,这几年的经历早就让我成长起来,知道看事应该怎么去看。

巫师搜集铜莲瓣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九世铜莲,而我,则是拥有铜莲瓣最多的人,甚至在姚九指等人的口中,我还是能否找到九世铜莲的关键因素,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话是真是假,但结合种种情况来看,巫师这些安排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我引到这来。

恐怕,她在看到我的第一眼起,就发觉了我的不对,更甚至我还没和她见面的时候。她就已经通过种种途径获知了我的存在。

还有,我现在严重怀疑,黑衣女子之所以会被所谓的恶魔选中,也多半是因为我,如果换作一个女人的话,恐怕我们早就掉头遁走,回洛阳搬救兵了。

而在黑衣女子之前,巫师引诱我的诱饵就是墨兰,但墨兰来圣者部落的时候因为我还在白马寺,所以那一行人里没有我,所以巫师才会扣押他们,目的便是引我出来。

这些事情以前我还真没发现,一直到现在脉络才渐渐清晰,但知晓了巫师的目的后我也没有丝毫办法,因为这已经从个阴谋转化成了明谋,哪怕知道前面是个坑,我也得捏着鼻子往下跳。

想着想着,我愈发感叹巫师的手段之老辣,甚至当时让我忌惮莫深的彼得,都没有她的一半恐怖。

彼得和巫师谁的智商更高。谁的手段更为老辣我可能分辨不清。

但巫师绝对比彼得更难对付,更让人敬畏。

因为彼得为了长生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所有手段的目的都是为了长生,以至于最后丧失理智,功亏一篑。

就好像是一只饿急了的黄鼠狼。虽然它狡猾,但只要你用一只老母鸡去引诱它,它迟早也会上钩。

而巫师,则是一条毒蛇,她同样狡猾。但和蛇一样,她懂得在关键时刻隐忍不发,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在草丛里面窜出来咬你一口。

无疑,巫师比彼得更难对付,这样的敌人让我也有些头疼。

用禾刀抵住木质栈道轻轻一撑,木筏便缓缓滑到了暗河中央,随即在水流的作用下向下流而去,在这过程中我们一直都非常小心翼翼,因为暗河水温非常低,甚至可以说是冰凉刺骨!

在这种水温下,常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身体麻木,进而丧失知觉,尤其四周还异常黑暗,如果谁不小心掉了下去,那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因为谁要是敢跳下去救人,木筏便会随着水流而渐行渐远,当进入石壁里的封闭河道后,最终只能双双而亡。

在这种情形下,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即便是有些稚嫩的墨麟,此时也牢牢抓住木筏边缘,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

当木筏缓缓进入石壁里的封闭河道后,我们所有人的心都紧紧提了起来,在灯光下,我看到这个河道虽然宽广,但是很矮,甚至站起身便会碰到头顶的石壁,眼前也是深邃无比的黑暗,没人知道它最终通往那里,无疑,这是一场豪赌!

“不知道这水里有没有鱼。”

看到众人都不说话,金大发笑了笑,道:“听说地下暗河里的鱼很多,而且都很傻,上次我一马仔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条,你们不知道,那条鱼的眼睛退化成了什么样子,贼小,不过肉质很好,稍微一煮便是一锅奶白色的鱼汤。”

一旁的江思越听了会打了个哈欠,道:“那你下去摸条上来呀,只要摸上来一条,我给你记一大功。”

“记大功?”金大发愣了下,随即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等你什么时候继任江家家主的时候,再站在我面前对我说这句话吧。”

江思越一听也不恼,依旧笑嘻嘻的道:“怎么?嫌哥身份低呀?哥再怎么样,也总比你这个开酒吧的死胖子要好吧。”

“嗯,好得多。”金大发阴阳怪气的说道:“谁不知道你有个老岳父呀,那靠山大着呢,寻常人还真比不了。”

一开始,听到这二人拌嘴的时候我还有些头疼,感觉这俩货真是相生相克,但听金大发说江思越有个老岳父后,我立马来了精神,安抚好快要炸毛的江思越后,我才转头看向金大发,笑问道:“思越什么时候有个老岳父了,我怎么不知道。”

“初三你!……”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时候你还在白马寺呢,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

“你也知道,这段时间的局势不稳定,冥土里什么牛马鬼怪全钻出来了,据说是铜莲现世的前兆。让冥土里的东西到这个世界来难度没以前那么大了。”

“所以白起它老人家和我们也有些联系,白起从恢复理智后,便一直对你心怀愧疚,所以它和张爷组成同盟,带着赵军进了冥土里,而且还从秦皇的地盘上咬了一大块下来,有了自己的势力。”

“之后它也时常询问你有没有下山,想当面和你谈谈,至于江思越,是因为白灵的缘故,所以白起对他也很有好感。”

听完后我有些无语,道:“就这,你就随便说人家有了个老岳父?”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你不知道,这孙子对白起那叫一个毕恭毕敬,比对自己的亲爹还好,这不是老岳父这是什么?”

“艹你大爷,金大发,老子非撕烂你的嘴!”

听到最后,江思越再也忍受不住。站起来要和金大发决一死战,然而就在这时,我们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响动。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这响动让我们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半饷,金大发咽了口水,颤声道:“你,你们有没有感觉,这声音很耳熟?”

我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额头上也冒出了不少冷汗。

“哗啦,哗啦……”

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我身旁的河水也开始泛起了道道波澜,我和金大发等人相视一眼,发现对方的脸色都异常的苍白。

“张,张先生……”

看我们面色不对,墨麟神情也有些忐忑,他拽了拽我的衣角,道:“张先生,那声音是怎么回事?”

我深吸口气,随后勉强对墨麟笑了笑。道:“没,没什么,一个大家伙罢了。”

“罢了?!”

金大发的脸色跟吃了一个死小孩一样难看,道:“再不想办法我们就都得死了,到时候才是真的罢了!”

“为什么,这里会有它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