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又见邪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人知道鸟不生蛋的圣洞里为什么会有一条邪龙,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这时候已经没人愿意去追究这个问题了,因为如果不想办法的话,那就如金大发所说的一样,到时候所有人都得死!

想来想去,我发现目前的办法貌似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灾血!

想到这,我嘴角有些苦涩,曾经我下过那么多次的决心。让自己以后别再用灾血了,可是每当紧要关头的时候,那些决心就变的如此的苍白可笑。

不止一个人曾经跟我说过,如果再用灾血,最后可能会产生无法预知的后果,上次在长平用了一次后,身体所导致的诡异变化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如果现在再用一次的话,我还能不能撑得过去?我不知道!

锁链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小木筏旁边的河水也愈发汹涌,我们只能紧紧抓着木筏边缘,才能让自己不被甩出去,但这都只是权宜之计,如果还这样坐以待毙的话,邪龙很轻易就能掀翻我们的小木筏,进而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别慌,都别慌!”

这时,我尽量以一种镇定自若的语气对众人安慰道,但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也不是一年两年了,金大发等人自然知道我要干什么,金大发一边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木筏,一边大声道。

“初三,别用灾血了,再用灾血你真的会死的!白起前辈曾跟我们说过,让我们以后一定要监督你,不让你用灾血。因为据他猜测,当你的中指灾血遍布全身的时候,你那时就已经死了,甚至可能会变的跟秦皇,白起一样,成为冥土中的王!”

“而灾血,在冥土中也被称为王血,是由众生怨气所凝结而成的,这也是冥土中的王们的力量源泉,你如果不想和它们一样变的人不人,鬼不鬼,那就趁早放弃这个念头!”

金大发的话如惊雷一样划过我的心头,之前虽然心里有诸多猜测,可我还真的没能想到这条!

灾血,或者说王血,竟然是冥土中的王们的力量源泉?!

就是因为有王血,所以它们才会变的如此强大?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来不急感慨太多,在灯光的照耀下,我看到身后的水面上浮现出巨大的背脊,来者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正是邪龙!

“卧槽,我特么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来这种冰天雪地的鬼地方都能碰到邪龙!邪龙是小鸡崽子吗?怎么那都有它呀?!”

金大发看到后不由爆了一句粗口,只是声音却带着些哭腔。

我此时的心情和金大发差不多,都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冲动。难道自己一行人真是天生的霉星,走到那都有大凶险?

“卧槽!”

突然间,远处的邪龙重新潜入水下,随后猛地加速,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激起了一道白线,如离弦之箭一样向我们冲来。

我闭上了眼睛,心里已经做好身下的小船四分五裂的心理准备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预料中的场景并没有到来,四周反而一时间变的静悄悄的。

我愣愣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的水面依旧没有恢复平静,但那条邪龙却不知道去哪了,我看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它的身影。

但忽然间,我身下的木筏微微一动,紧接着就被抬离水面,我往下看了一眼,差点没吓晕过去,因为只见邪龙此时就在木筏下面,木筏还不偏不倚的在龙头上!我一看。便只见两只如灯笼大小的眼睛在紧盯着我,那如卡车一般的龙头狰狞无比,让我的心跳都为之一顿!

“完了,要下去陪张爷了。”

金大发惨叫一声,接着便直接趴在木筏上一动不动,如一只认清自己命运的家猪一般。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木筏却还没有被邪龙一脑袋甩飞,随即被一尾巴拍烂,只有邪龙那如鼓如钟一般的喘气声在密闭的河道里来回荡漾。

这下我有些迷茫了,这邪龙到底想干嘛?难道它把木筏当玩具,或者当帽子了?

事情当然不可能这样,过了会,邪龙忽然低吼一声,让我们的心跳都加快了许多,接着它缓缓俯下头颅,让木筏重回到水面之上。

又过了许久,木筏下面静悄悄的,我壮着胆子用灯光往下面照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邪龙的影子,不知道它是已经走了,还是潜入了更深的水域里。

得知这个消息后,明白自己暂时安全了的金大发从木筏上坐了起来,随即拍着大腿笑道:“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哈哈哈哈!”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别嚷嚷了,万一你这一嗓子又把它给吼来了,我死前也得先掐死你!”

金大发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

“张,张先生,刚刚那个,是龙吗?”

我回头看了眼墨麟,发现他脸色不仅不显得苍白,反而因为激动而有些潮红,我点了点头,道:

“应该可能或许是吧,据说神龙就是以它为原型而诞生的,只不过这种生物和野兽没什么区别,虽然常年生活在地下暗河之中,但食物枯竭也会回到地面上的水域里,不时有渔船翻覆的消息就跟它有关,所以一些人也喜欢叫它邪龙。”

墨麟一脸受教的点了点头,却依旧无比激动的道:“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生物!”

死里逃生,除了身体有些虚脱外,我的心情却无比的庆幸,听到墨麟的话语,我笑了笑,深以为然的道:“是呀,这个世界太大了。也有太多人类没有探索到的地方。”

“人们总以为探索完地表后,便感觉自己对这个星球已经极为了解,却不知道那广袤的海洋深处,还有他们脚下的地底里,也隐藏着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

“我们人类,终究还是太渺小了……”

随性的一番感叹,让墨麟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崇拜,道:“张先生,我出去后一定要成为一个冒险家,去许多许多地方,探索您说的那些奇迹。”

说完后他顿了顿,才有些腼腆的笑道:“不过……我最想去的还是黄山。”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金大发这时揽住了墨麟的肩膀,然后嘿嘿怪笑,极为猥琐的笑道:“嘿嘿,黄山是吧?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除了山还是山,出去后你找你金哥,金哥带你挥霍潇洒,你要记住,什么是精彩的人生?只有花票子。玩女人,这样才是人生!”

我一把推开金大发,没好气的警告道:“我跟你说,你要是把墨麟教坏了,我跟你没完!”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想要再说些什么,但看到一旁墨兰冷冷的脸色后,才干笑道:“初三说的对,说的对,其实我也就开玩笑而已,实不相瞒,我至今还是个初……咳咳。”

被金大发打趣,墨麟脸色有些红,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金大哥说的那些我都不懂,但我只想去世上多走走,多看看一些景色,多探索一些未知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鼓励了墨麟一番后,才看到江思越的脸色有些不对。看他一脸深思的模样我有些好奇,道:“思越,你怎么了?”

江思越抬起了头,深吸口气后,道:“我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条邪龙,我怀疑是之前我们在王莽墓里所遇到的那条?”

“怎么可能,这里离洛阳……”

话说到一半,我的话戛然而止,是呀,如果只是一条野生的邪龙的话,那么它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锁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