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终见巫师/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对呀!”金大发挠了挠头,道:“你们想想,咱们这么多年就遇到过两条邪龙,一条在王莽墓,一条在乐山,乐山那条已经被初三给屠了,王莽墓里的那条还没脱困,所以根本不可能到这来。”

“再者说了。王莽墓里的邪龙如果真见到咱们几个,不早把咱们给宰了,还会这样轻飘飘的放过我们?你们说是不!”

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初第一次见到邪龙时可差点把命都给丢了,所以如果这条邪龙真是王莽墓里的那条的话,它没理由会放过我们。

“如果不是王莽墓里的那条,那如何解释它身上的锁链?”墨兰反问道。

金大发张了张嘴,随即强行解释道:“这还不好解释,既然王莽墓和乐山都有邪龙,这里有邪龙也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说不定这条邪龙是被巫师,或者是别人给降伏了呢?都有可能,是不。”

“呵呵。”墨兰冷笑一声,虽然不屑,但还是没有再继续往下争。

“行了行了!”

这时,江思越站了出来,打圆场道:“不管是不是王莽墓里的那条,我们都不要再继续争了,能脱困终究是好事,我们就不要再讨论这个了。”

就这样。所有人默默避开了这个话题,而面前的暗河水道,也在我们的一言一语间变的愈发狭窄。

“你们有没有发现,河道窄了许多。”

金大发看了看四周,随后对我们众人说道。

我用手电的灯光照了照周围,发现确如金大发所说的一样,河道从刚开始至少七八米的宽度,骤降到四米多一点点的样子,而且水流也汹涌了许多,幸好我们这个木筏比较大,所以暂时也不需要担心木筏会覆没。

“真不知道走这条路是对是错。”江思越看了眼依旧深邃,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前方后,叹道:“如果真的越来越窄,而且还找不到出口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江思越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我们的猜测是错的。那就正如江思越所说的一样,在冰凉封闭的地下暗河里,我们中没有一个人能逃脱性命。

“等等!”

一直在盯着河水的江思越忽然大叫一声,身躯往前一拱。指着面前的河水叫道:“你们看,河流分岔了!”

我连忙向前看去,只见原本一直奔腾向前的河水确实隐隐分成了两股,这也就意味着前方有两个岔路口!

“不知道会飘到哪里去。我们没有船桨,只能随波逐流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江思越并没有太过激动。

在我们所有人的默注视下,只见木筏在其中一股河流的牵引下缓缓向左侧靠去,紧接着没过多久,面前的河道便陡然分为了两岔!

毫无意外,没有船桨的我们只能听天由命,看着木筏迅速驶向左侧的河道。

进了那条河道后,我迅速用手电照向左右两侧,发现眼前的这个河道并不狭小,也有五六米宽,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水流到这里后便陡然变的很轻柔,不如之前那样汹涌,我们面面相窥,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种诡异的变化。

因为暗河的流速没有之前那么快了,所以流水声也渐渐熄缓,一时间四周寂静无比,让我们的心都缓缓提了起来,在这种环境下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第一句话,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空气中飘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前面……那是什么?”

身旁的金大发压低声量,但难掩声音中的一丝颤抖。

我深吸了口气,金大发能看到的我自然也能看到,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因为有阴眼,所以我的视力要比墨兰几人好上很多。只见不远处,两侧的石壁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漆漆,不知道究竟有多大的地下空间,这也能解释原本汹涌的水流为什么会突然变的这么柔缓了。

出了河道,我悄悄的把手电筒给关上,随后从印中摄来了一只英灵,在英灵的视角里,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一下子变的清晰起来,我也终于能看到四周的景象了。

这里是个不小的地下溶湖,虽然没乐山的那个夸张,不至于一眼放不到尽头,但也着实够震撼人心的,只是在远处,有一座小岛屹立在溶湖之中,上面隐隐好像还有什么建筑。

正在我努力观察小岛的时候,从小岛上猛地升起了一团亮光,让我的眼都刺痛起来,我连忙睁开眼睛,却只见原本漆黑无光的小岛上升起了一团火光。

“果然,巫师还真是冲着我们来的……”

金大发苦笑一声,面上也多了一丝忧愁。

我们刚刚到这里,小岛上就出现了火光,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所以便只有一个解释了,巫师她原本的目的便是把我们引到这来,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走吧。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我们。”

江思越说着从我手上夺下了手电筒,接着打开灯光示威性的向小岛方向晃了晃,道:“我倒要看看,这巫师这么狂,是不是有足够狂的资本!”

即便是江思越,此时也被巫师给激怒了,毕竟巫师此举着实是太嚣张了一点,完全没把我们当盘菜呀!

小船在水流的推动下缓缓靠近小岛,小岛上的景物也渐渐清晰起来,因为岛上有一处土坡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所以暂且没能看到巫师的影子,但那冲天的火光却照到了几尊让我们极为震撼的事物。

那是几尊巨大的雕像,虽然上面刀劈斧凿的痕迹很明显,所以看上去有些粗糙。却依旧能震撼人心!

左右是两尊以人为原型的雕像,身穿兽皮,头带以鸟羽制成的冠,从面容上能分辨出这是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手里所捧着的,却是一只蜘蛛!

脑海中我瞬间便联想到了许多东西,比如之前那九幅壁画的主人公,从石板上自然分不清性别,可是看着这尊雕像,其性别便不难猜测了。

这两尊雕像一手托着蜘蛛,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在她二人的手上则是一尊巨大的欺骗之眼雕像,如神明一般在俯视着众生。

“卧槽,牛比!”

呆了许久,江思越半饷才吐出一句脏话,但也难怪如此。若非心中在强行压抑着自己,我难保也会如江思越这样。

小船缓缓靠到岸边,众人蹉跎了一下便陆陆续续下了船,之前还口出狂言,要让巫师好看的江思越这时也非常老实,看来那三座雕像所带来的震撼让他冷静了不少。

在深深的地下,鬼斧神工的地下溶湖里,能看到三尊上古时期雕刻,最少也有十米高的雕像,任谁也会惊叹一声奇迹。

众人缓缓走上山坡,站在高处往前看去,不大的小岛便一览无余了,从这里,我们也终于看到了一路上‘朝思暮想’的人――巫师。

三尊巨大的雕像下面有个青石祭坛,这祭坛依水而建,上面躺着一艘孤零零的小船,小船里躺着一个黑衣女子,紧闭双眼宛如沉睡。

在祭坛前面有一堆高高的篝火,火焰足有四五米的高度,照的四周宛如白昼,而篝火前,一个身披黑袍的人正跪在地上,面朝湖水让我们看不清她的脸,但我十分肯定,那个人就是巫师。

一路上,我想过见到巫师后应该怎么办,刚开始我还打算指着她的鼻子质问她一番,到最后更是想着见面便拔刀相向,但真见到巫师了,我心里反而还有些发虚,一种如见了天敌一般的惊慌感始终挥之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