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应该要庆幸老子没带枪,不然现在一梭子打过去,直接管杀不管埋。”

金大发叹了口气,神情中十分忧郁,在他眼里,枪械比任何道法都要有用。

“那老妖婆怎么了?见我们来了还故弄玄虚,真有意思。”江思越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看上去有些勉强。

我转过头看了墨兰一眼,发现她此时眼里有些泪光,我默默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吸了吸鼻子,原本有些软弱的神情也重新坚定下来。

我率先走下山坡,带着墨兰他们来到祭坛后,我蹲在小船的面前,用手试了试黑衣女子的鼻息,发现她只是昏过去后心里才松了口气。

站起身,我面向巫师,大声道:“我是该叫你巫师大人呢,还是该叫你恶魔呢?”

巫师的身躯微微一动,随后她一言不发,当着我的面,居然开始用面前的湖水洗脸!

我眉头一跳,强行抑制自己内心的怒火,道:“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要铜莲瓣的话,我只能说它现在并不在我的身上,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把圣者部落的诅咒解除,我回去后把我拥有的铜莲瓣全都给你,如何?”

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和巫师做一笔交易,铜莲瓣我已经用过了,所以有和没有都无所谓,如果能用这些东西化解一次战斗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但我心里也清楚。如果我是巫师的话,我是不会接受这笔交易的。

面对我的询问,巫师不为所动,依旧用那湖水清洗着脸庞,见状金大发呸的一声,不屑道:“洗洗洗,洗什么洗?再洗你也是那个鬼样子,老妖婆长的丑不说,还挺好美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巫师听完这句话后身躯一颤,随即淡淡道:“你们就这么急着去死吗?”

我心里一沉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无语,女人这种生物呀……真是难以理喻,我刚刚说破大天都没能让她搭理我一句,金大发的嘲讽反而把她炸出来了。

金大发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墨兰给拦了下来,随即墨兰看向巫师,轻声道:“奶奶,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巫师甩了甩手上的河水,依旧没有回头。轻描淡写的道:“我是谁,我就是我,也许在你们眼里,我就是神。”

“神?”墨兰轻笑一声,只是脸色却苍白了许多。道:“也就是说,我们圣者部落千百年的领袖从来只有一人,那就是你咯?”

“挺聪明的,不愧是我一直都非常在意的躯体。”巫师站起身,轻叹一声。道:“知道这件事后你打算怎么办?杀了我?”

墨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且继续问道:“我很想知道,我既然是你一早就选中的躯体,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放我出去,难道你就不怕我出去后就不再回来了?”

“我放了你?哈哈哈,那可不是我,但不得不说,运气似乎一直站在我这一边,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还得一直和那人合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能真真正正,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看来,你即便能占据别人的身躯,也并不是全无缺陷的嘛。”墨兰笑了笑。道。

几乎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当初巫师放墨兰而走是怎么一回事了,我站出来笑了笑,道:“据说,你每个月的十五号都会去神庙为族人祈福,到快要和下任巫师交接的时候更是会日日都去,在外人眼里,你这是在生命的最后依旧想要发光发热,所以圣者部落的族人都对你非常尊重,可是……”

“去神庙祈福时的你,恐怕已经不再是你了吧,而是这具身躯的真正主人,所以你才会打造一间密室,把自己困在里面,为的,就是不让这具身躯的主人逃出去,我说的对不对?”

巫师沉默了一会,接着才点了点头,坦诚的让我有些意外,道:“你们确实很不错,难怪能走到今天这步,一些事情我本以为你们到死时都看不透,没想到还是小看你们了。”

得到答案的我心里反而一松,有时候我不怕那些特别强大的敌人,但只怕那些躲在阴影里,始终不曾露面,更看不清深浅的敌人,如今能多少知道巫师的一些来历,自然让我非常欣慰。

“我有些不懂,你为什么要去追寻九世铜莲,难道……你也相信那个虚无缥缈的传说?”我继续问道。

“虚无缥缈?哈哈哈,如果真是虚无缥缈的话,你们一直在追寻的是什么东西?一场梦吗?”

巫师大笑起来,只是笑声却犹如坟地老枭一样阴冷刺骨,笑着笑着她忽然收敛起来,有些憧憬,有些感慨的道:“不过,我确实想要找到九世铜莲,然后变的和他一样,不老不灭,与世长存。”

“他?他是谁?”

“他,对你们来说,就是真正的神!”巫师高举双手,有些迷醉的道:“他强大无匹,如迷路红尘的天神,他智谋无双,乾坤万物都被他所肆意把玩,你们,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也是他通往神座的垫脚石。”

“你没说他的名字。”

“呵呵。后生仔,你不要自作聪明,我想告诉你的,你才能知道,我不想告诉你的,你以为你能从我嘴里套出来?”巫师冷笑道。

我心里暗道一声可惜,但面上丝毫不显,道:“让我猜猜,难道是秦皇?”

“秦皇?”巫师冷哼一声,不屑道:“一个自作聪明的人罢了,身为棋子,可能还没你重要。”

巫师这番话让我有些诧异,甚至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我想了想,决定先不去纠结于这番话的含义,而是徐徐道:“你说你在寻找九世铜莲,那他肯定也在寻找九世铜莲,他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强大,你就不怕他知道你要擅动他的棋子,然后震怒吗?”

巫师沉默了许久。只是那如鸡爪一般枯瘦干黄的双手在微微颤抖,过了会她忽然脱下帽子,里面装着的却赫然是三千青丝,如瀑一般洒脱下来,让我微微一愣,差点以为面前的是别人,而不是垂垂老亦的巫师。

更让我为之震惊的是,她那双手居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洁白细嫩起来,转眼间便如二八佳人的双手一般诱人!

“他不会怪我……”巫师用那双手紧紧的捂着脸庞,那话语中更是带着一丝不确定,道:“他不会怪我的,我也是为了他好,嗯,一定是!一定是这样!”

“只要我能找到九世铜莲,变的和他一样,那这天地间便只剩下我和他二人,我和他便是同类了,所以,他一定不会怪我的!”

巫师的话语忽高忽低。那一头长发也在枯黄如草和醇黑似墨之间来回转换,更让人忍受不了的是她那声音,一会如少女般悦耳,一会如老妇般沙哑,这前后反差感太大,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对!我和他本是同一类人,彼此见证对方踏过了几千年,他不会杀我的!”

说到最后,巫师话语坚定下来,那头青丝也变的灰白并从中折断,变的乱糟糟的,那声音也恢复正常,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松,那种看着一个人从二十岁到九十岁之间来回转换的感觉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的了的。

“小子,你让我很愤怒。”

正当这时,巫师幽幽的冲我说道,那话语中的寒意让我浑身一寒,随后之前一直在背对着我们的巫师缓缓转过了身来。

但当我看清她的面目后,心中却轰的一声,大脑一片嗡鸣,犹如被雷击中了一般……

“卧槽……真特么,是个怪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