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前因后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既然这么想要,那我就给你好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墨兰脸色平淡的说道。

“墨兰姐,你不……”

说到最后,金大发二人都陷入了沉默,毕竟无论选择谁,另一人都会死,所以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哦?居然这么爽快。”巫师吃惊的抬头看了墨兰一眼,随即有些感慨的说道:“兰儿,你不要怪奶奶心狠,奶奶必须活下去,因为奶奶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做。不然,我死不瞑目。”

“不管怎么样,你别想把墨兰姐带走。”江思越深吸了口气,随即挡在了墨兰的面前。

“墨麟,识相点的就把初三放了,不然我回去后用尽一切手段,也会把圣者部落从这个世上彻底抹去,我说到做到。”

金大发面色狰狞的看着墨麟,但墨麟却不为所动。

巫师歪了歪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看着墨兰。墨兰深吸了口气,她拍了拍江思越的肩膀,轻声道:“让开。”

“墨兰姐,你……”

“我让你让开!”

听到墨兰那坚定的话语,江思越和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都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墨兰越过江思越的身旁时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眷恋,我多么想让她回去。因为墨兰如果因我而死,那我会比死了更为痛苦,但浑身麻木的我连嘴唇都张不开,只有泪水木然的从眼角滑脱。

“我来了,放开他吧。”

走到巫师的面前,墨兰看着巫师淡然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放,但奶奶答应了你的,就一定会做到。”

巫师仅剩的那只眼中收敛了所有岁月的痕迹,开始变的和常人一样,她虽然面目狰狞,但此时却神态柔和,仿佛是个最普通的慈祥老太一样,轻轻的帮墨兰额头的一缕碎发拨正,她喃喃道:“真像,真像呀……”

“怎么,这时候你才想起我的母亲了?”

墨兰不为所动,嘴角一勾冷笑起来。

巫师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去解释什么,她走向湖边,道:“走吧,跟着我一起来,墨麟,把他也带上。”

就这样,我被墨麟拖到了湖边去,墨麟做的这一切让巫师十分满意,她冲着墨麟点了点头,道:“不错,不枉我对你从小的教导,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等今天过后,我会解除圣者部落的诅咒,到时候我也会离开这里,而你,则是圣者部落的新一任领袖。”

“到时候我会把诅咒解除的功劳放到你身上。这样你的上位就会理所当然,没人会有异议,你将会超过以往的所有巫师,成为最让人爱戴的仁主。”

墨麟低眉顺眼的点了点头,柔声道:“全听奶奶的。”

巫师回过头,对着墨兰又道:“躺下吧。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许反抗,明白了没有?”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躺在湖边后,巫师才坐在她的面前,她看了眼湖面。轻声道:“快来了,快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巫师却丝毫不急,过了片刻,地上的墨兰轻声问道:“我有一个问题困惑了我许久,你既然是圣者部落的人,那为什么要对同族这么歹毒。”

可能是知道墨兰命不久矣,巫师这次十分宽松,她摇了摇头,面上无悲无喜,道:“我不是圣者部落的人,你们才是。”

“什么意思?”墨兰不解的问道。

“商周时期,这里还是百濮之国,民智未开,各种部落混杂,而我,当初就是其中的一个部落领袖。”

“在那时,迪庆最大的部落有三个。一个是我所在的部落,而另一个,就是圣者部落,这三个部落中,又属圣者部落最为强大,麾下子民数千,几乎是我和另一个部落的总和。”

“那时我的部落就生活在圣洞的外面,因为迪庆森林密布,环境潮湿,各种毒虫密布,所以每个部落都生活的很艰难,基本每天都会有无辜的人因为伤病和被毒虫叮咬而死去,一直到我们发现这个洞穴。”

“因为洞穴里很干燥,而且还有暗河存在,所以发现这个洞穴的我们欣喜若狂,有了这个洞穴,就意味着我们晚上能有一个安全的住所,不用再担忧毒虫和潮湿的环境侵扰,因为这个洞穴里太过巨大,像是神迹一般,所以我们便称呼它为圣洞。”

“还有命运之眼,其实也是我们部落的族徽,我们部落崇尚眼睛,因为眼睛能让我们看到河山万里。能帮助我们搜寻猎物,能帮我们发现许多危险,所以我们便崇尚眼睛,并以它为神。”

“有一次打猎的过程中,我被一条毒蛇给咬中,虽然用了一些粗糙的草药医治,但因为处理的不及时,所以我腰部以下将近瘫痪,如同一个废人一般。”

“当时的我绝望而又愤怒,从心底对毒蛇毒虫感到憎恨和厌恶,所以我让人抓来许多蛇虫,把它们放在一口大缸里。想无聊的时候,便命人抓一条在我眼前,然后杀死,以此来解心头之恨,可是之后却发生了一件让我之后的命运产生不同的事情。”

“因为不给那些蛇虫喂食,所以蛇虫们居然开始相互吞噬。当时我异常兴奋,大概也就是那种看狗咬狗的心态吧,甚至有时候为了撩拨它们自相残杀,我还会滴血勾出它们的杀戮欲望,就这样,最后缸中只剩下了一只蜘蛛。”

“本来,我应该把剩下的那只蜘蛛给杀了,然后结束这场游戏,可是当时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丝不忍,我能够感受到,那只蜘蛛不会伤害我。它把我当妈妈,而我心里居然……也把它当成了我的孩子。”

“说来可笑,我无意中,练成了人世间的第一只蛊。”

“刚开始,我也只是拿它当宠物养而已,可是无意间我发现了它的能力,它居然能够杀人于无形中,不给人留下任何的把柄,人们反而以为是死者惹怒了神灵!之后,我凭借着它,杀光了瘫痪后,族群里一些心怀不轨者。彻彻底底掌控了族里的大权。”

“那时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它越强大,我这个当妈妈的就越高兴,之后我又练制了许多蛊,然后喂给那只蜘蛛,就这样,以蛊饲蛊,那只蜘蛛发生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变化,它变的越来越强大了。”

“随着它的强大,我的野心也愈发膨胀,我开始驱使族人扩大自己的疆土和领域。我发动一场场战争,想要完全统治这片区域,成为最强大,权柄最高的王!”

“可是,野心最终毁了我,也毁了我的部落,在一次战争中,我覆灭了之前和我的部落三足鼎立的另一个部落,至此,这片区域里便只有我的部落,和圣者部落两个最强大的族群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连绵不断的发动战争给了圣者部落危机感,所以,他们决定先下手为强,事实上,他们也早已盯上了我们族群的圣洞,所以战争无法避免。”

“因为刚刚覆灭了一个强大的部落,所以我的部落也虚弱至极,再加上圣者部落本就无比强大,所以即便有蜘蛛神的帮助,落败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当圣者部落的人攻进圣洞的时候,我心如死灰,以为我,和我的野心将被一起埋葬,可是没想到……”

“圣者部落的领袖同样是一个女性,她来到我的帐中,想要狠狠羞辱我,但蜘蛛神出手了,它用它腹部的那根针,狠狠戳进了圣者部落领袖的身躯,最终……圣者部落的领袖死了。”

“但,这一切远远都还没有结束,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超乎我的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