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自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小节?哈哈哈哈……或许吧,这终究,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巫师倒在地上,口中不断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墨麟那一刀看似是刺穿了她的肺叶,所以巫师已经回天乏术了。

王莽看到这幕叹了口气,喃喃道:“你跟了他两千多年,若非急功近利,又岂会触碰到他的禁脔。以至于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初三他可是……诶……”

说着他想了想,又道:“你若执念不散,死后可去冥土向他亲自解释,说不定,事情还能有一线转机。”

巫师左半边的蜘蛛脸开始缓缓褪去,整个人的面貌也在迅速年轻,转眼间便成了面容清秀姣好的少女,王莽见状高大的身躯一颤,惋惜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巫师双眼无神的看向天空,听到王莽的话语她嘴角一勾,自嘲道:“他,他既然这么想我死,那我。我就遂了他的愿吧……”

王莽见状摇了摇头,紧接着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道:“这次,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罢,他纵身跳到邪龙的头上,驱使邪龙迅速离开了这里,湖面上的波澜迅速消退,只余下一具巨大的蜘蛛尸体漂浮在水面上。

事情以一个我们都意想不到的方式收了尾,墨兰神色复杂的走到巫师的身旁,她蹲下身,摸了摸巫师满是血污的脸蛋,轻声道:“原来你说的对,我们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原本一动不动好似死了的巫师听到这话双手微微一动,接着她颤抖着伸出了一只手,在我们所有人的目光下,她竟生生将右眼抠了下来!

“这,这是……解蛊的引子,兰,兰儿……奶,奶奶失败了,你要好好的,别落得和奶奶一样的,下场……”

说罢,那只手无力的滑落,巫师脸上再无生气,只是眼角却流下了一滴泪水。

看到巫师死了,我心里一直吊着的那口气终于泄了,紧接着眼前一黑,因为流血过多而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额头有些发热,我身体刚一动弹胸口就疼的让我直冒冷汗,我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身旁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别动。你伤还没好,还需要修养段时间。”

我看向身旁,黑衣女子正坐在床边,她见我醒了,便把我额头上的毛巾取下。重新用热水洗一遍后,才拧干敷到我的额头上。

“这是哪呀?……”

我看了眼四周,昏迷后依旧有些泛迷糊的我根本分不清自身所在的环境。

“圣者部落。”墨兰温柔的笑了笑,道:“巫师死后,我们在下游找到了出口,便用船筏把你运出来了,也幸亏墨麟的刀上涂抹了止血粉,不然你现在估计已经死了。”

我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巫师她……真的死了?”

这时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巫师身为一个活了三千多年的老妖怪,换过无数具躯体,以一种不完美,但几近能永恒存在的方式存留于世,这种人。居然会死的这般凄凉。

“死了。”墨兰脸上无悲无喜,仿佛只是在讲述一件平淡的事情:“她死后,我用那只眼睛把圣者部落的诅咒给解除了,盘踞在我们头上三千多年的阴云,总算是消失了。”

“之后我打算把她带到洛阳去安葬,虽然她害死了许多人,其中也有我的母亲,但她好歹也养育了我几年,所以我还是想让她入土为安。”

我点了点头,这也是人之常情,何况即使墨兰没提,但我也知道,因为是同一类人,所以墨兰心中也肯定对巫师有一丝怜惜,巫师是个可恨,但也很可悲的女人,纵使罪大恶极,但既然已经死了,那之前的往事也可以就此揭过了。

“对了,墨麟呢?!”

想到墨麟。我连忙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如果不是墨麟最后的那一刀的话,最后鹿死谁手还尚是未知之数,但墨麟也为了那一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我昏迷前,我可看到他的状态并不妙。

“墨麟他……”墨兰神色一暗,轻声叹道:“他之前被巫师施加了蛊术,背叛巫师后,他体内的蛊也被唤醒了,虽然一时间并没有死去。但现在情况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一天中他最多清醒十几分钟,随后便会昏迷,犹如濒死的老者一样,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快扶我起来!”

看到墨兰还有些不大乐意。我平静的看看她,坚定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墨兰愣了一下,最后她点点头,只能无奈的把我搀扶起来,披上一件大衣后,我便在墨兰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门。

出门后,我往前看了一眼,便被面前的场景给惊呆了,只见有许多男男女女站在我的房门前,见到我出来了。一个妇女牵着一个男孩走到了我的身旁,妇女眼睛有些红肿,她拉了拉小男孩的手,道:“快,说谢谢叔叔。”

这对母子我并不陌生,正是墨行的老婆和儿子,看到这一幕的我有些不解,但身旁的墨兰却在我耳旁轻声道:“我把诅咒的解除归功到你们身上,所以现在你在我们这里便是个大英雄了,你昏迷的时候每天都有很多人守在门口。我劝他们也不听,因为他们想当面感谢你。”

明白了怎么回事的我虽然焦急于墨麟的情况,但还是不能无视众人的好意,那个小孩子胆怯的走到我的身旁,脆生生的道:“张哥哥,谢谢你,我妈妈他们都说,你是个大英雄。”

看到这个小男孩,我心里忽然想起了墨行,一想到那个汉子临死前的怒吼。我对他笑了笑,并柔声道:“我不是,你爸爸才是。”

“我爸爸?”听到这个词汇,小男孩眼圈一红,鼻子一抽一抽的说:“真,真的吗?”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爸爸是个勇于揭露阴谋的英雄。”

说着,我扭头看着墨行的老婆,道:“冒昧叫您一声嫂子。墨行大哥他死后,你们孤儿寡母的在这想必也生活的很艰难,不如到洛阳去吧,我给你们俩安排食宿,再说了,这孩子大了,不能不读书,到洛阳我还能给他安排所学校,如今圣者部落诅咒已除,你们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说到这,我脑海中忽然冒起了一个念头,我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大声道:“乡亲们,诅咒没了,三千年了,是时候到外面走走了!如果有人愿意跟我走的,之后可以来找我!”

其实我这番话不仅是因为想要帮助圣者部落的族人们,更多的还是因为墨兰,只有把这些人带到洛阳去,墨兰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而且圣者部落底蕴深厚,在这里即便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孩,都很有可能懂得些蛊术,巫术。所以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把他们带到洛阳去,这股力量就能让所有势力所侧目!

倒斗四大家的搬山一派,才不过是圣者部落力量的一部分,由此可见圣者部落的隐藏实力有多么恐怖!

听到是时候到外面走走的时候,圣者部落的许多族人都眼含热泪,尤其是一些老人,外人很难想象,一个被囚禁三千年的族群当听到自由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会是何等的激动。

人,天性渴望自由,从数万年前人类的祖先第一次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自由的种子便在人类的内心生根发芽,现代科技之所以能如此突飞猛进,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人类渴望自由,渴望离开这个星球,去祖先憧憬的星辰大海中去探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