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生如夏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这番话后,我便让墨兰带着我走了,离开世代生存的故地毕竟不是一件小事,所以还是要给他们一定的考虑时间的,说实在的,最后能跟着我走的有多少人,我自己心里也不确定。

来到一间住所的门前,墨兰推开门,搀着我走了进去,只见屋内一如既往的简陋,在一张木床上躺着一个垂垂老亦的老者,正是之前舍命相助的墨麟。

在床前守着的金大发和江思越看到我们后连忙迎了上来。在他们身后我看到了黑衣女子,她见到我来后本想上来,但看到搀扶着我的墨兰时,她咬了咬嘴唇,最终站在了原地。

“初三,你没事出来干嘛?你伤不是还没好吗?”金大发扶着我嘴里埋怨道。

“是呀,赶紧回去吧,万一落下个什么病根,回去后我哥还不得打死我。”江思越也同样有些着急。

我摇了摇头,推开他们后我走到墨麟的床前,发现他还在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内心有些焦急,问:“墨麟情况怎么样了?”

众人愣了下,随即江思越摇了摇头,叹道:“并不好,估计,估计撑不了几天了。”

我深吸了口气,将激动的情绪强行压了回去。可能听到了动静,墨麟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床前的我时,他笑了笑,说:“张,张先生……您来啦。”

我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想要说什么,但嗓子却犹如被堵住了一样。

“张先生……不好意思了,我,我下手太重了。”看了看我胸口的纱布,墨麟满是歉意的道。

我摇了摇头,强笑一声并握住了他的手,道:“你那一刀捅的好,那场戏也演的很好,其实,你才是圣者部落的大英雄。”

墨麟虚弱的笑了笑,随即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您,我一辈子可能都要生活在欺骗之中,所以,所以我要感谢您,现在我们圣者部落的人,终于可以……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阳光下了,咳咳……”

我连忙抓住墨麟的双手,想要让人去找医生,但墨麟却挥手拒绝了,他苍白的脸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了血色,眼神也渐渐明亮起来,见到这幕我心里一酸,知道墨麟多半是救不了了。

墨麟缓了会,眼神中透着浓浓的遗憾,道:“张,张先生,我可能,我可能没法和您一起去黄山了。”

听到这句话的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清晰,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见到我哭了,墨麟却笑了,道:“我出生没多久,我妈妈就死了,我爸爸也一直没有回来过,奶奶对我好。却只是在利用我当她在族中的眼目罢了,我以为我这一生只能形单影只,却,却没想到,能遇到张先生您……”

“谢谢您,张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想叫您声哥……”说着说着,墨麟抓住我的手开始变的愈发无力,那双眼睛中的生气也在迅速流逝,他挣扎着,用尽一切气力,道:“哥……等,等我死了……麻烦您,麻烦您将我葬在黄山……葬在您最喜欢去的地方,黄山一定,一定很美吧……”

看着身体已经渐渐冰冷的墨麟,我看着他那微睁着的双眼,里面有憧憬,有遗憾,也有一种满足,我颤抖着伸出手,将他的眼睛合上,随后在他的耳旁,轻声道:“很美很美。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墨麟死了,这个如阳光般温暖的少年终于还是走了,他如夏花般烂漫,却终究不长久,也许应了那句老话,有些人如天上的神仙一样,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到人间游玩,当他们累了的时候,上天就会将他们引渡归天,也许,墨麟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吧。

在圣者部落我们休息了一个星期,等我的伤势好后,我们才决定要走,只是在此期间一直没人来找我过,表示自己要跟我回洛阳,虽然心里面有些遗憾,但我知道一些事情强求不来,所以我没有太过纠结,收拾好行囊后便要和众人一起离开。

但当我们走到村口的时候,却发现村口集合着一大群男女老幼,这些人数量很多,有两三百个,几乎是圣者部落的全部人口了。

“张先生。”

一个男子走到我的面前。正是曾经刁难过我的墨风,此时他恭敬的看着我,道:“我们族人在一起商讨了好几天,决定和您一起去洛阳,所以不得不麻烦您了。”

惊喜来的太过突然,让我都愣了许久,墨风以为我不愿意,所以神色不禁有些忐忑,这时我笑了笑,强行抑制住内心的喜色,道:“当然欢迎,墨兰是我的朋友。你们既然是她的族人,那就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到了洛阳后我会给你们安排住处,你们可以选择留在洛阳给我工作,当然了,如果有人想去其他地方我也不会强留。我尊重你们的个人意愿。”

墨风兴奋的点了点头,要知道圣者部落千年来与世隔绝,在外界可谓是一点人脉都没,而且这群人没有心机,甚至可以说,如果这群人走出村子,恐怕出不了迪庆,就会被人拐去山西黑煤窑里当苦工,所以有可靠的人帮忙,那自然是让墨风欣喜无比。

“对了,张先生,当初的事是我不对。还请您不要往心里去。”

墨风一脸愧疚的看着我,而我自然‘大度’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往事休要再提。开玩笑,这群人个个可都是宝贝,能有一个人加入东城,那对东城都是莫大的助力。

一群人坐上白川寨安排的汽车,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出了圣者部落,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车队的后面,村口还站着十几个人,这些人里以老人居多,他们看着车队的离开除了有一些无可奈何外。更多的还是一种欣慰。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跟着我们一起回洛阳。”

我看了眼身旁的墨兰,忍不住有些感慨。

墨兰也在看着还留在圣者部落的那十几个人,她眼中透着些忧郁,道:“之前不能离开,是因为有诅咒存在,如今诅咒没了,自然没人还愿意困守在这里。”

我想了想,随后忍不住点了点头,圣者部落连粮食都无法自给自足,可见平时的生活有多寒苦,那些废弃的建筑更是透着浓浓的暮气。所以只要是个正常人,还真没人愿意留在这里。

什么,故乡?

我不认为一个囚禁了圣者部落上千年的地方,能在这些族人的心中被称为故乡,恐怕他们的内心,对这里的恨,要比对这里的爱要多的多吧。

“回去后你要帮我照看下这些人,待遇从优,一些人即便想要离开,也要给上一笔钱,最起码要念着我们的好,平时盯着点。这些人没见过花花世界,一些年轻人出来后难保会被迷花了眼,你要盯紧点,别让这些人给我们捅篓子,也只有你才有威望能压服这些人了。”我对着墨兰认真道。

墨兰怪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老气横秋了?”

我愣了下,揉了揉鼻子有些尴尬的道:“好歹也是快奔三的人了,哪能还和以前一样。”

墨兰白了我一眼,她伸了个懒腰,将身材完美的曲线显露出来,道:“看着就看着呗,给你们老张家打了一辈子的工,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吧。”

听到墨兰有些幽怨的语气,我干咳两声,连忙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越过关口,过了几个小时,眼前的地平线上出现了白川寨的影子,我此时脑海中浮现出了苗莹莹和黑衣女子的影子,当想到后者在我体内种下的蛊时,我叹了口气,心里多了一丝愧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