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苗灵灵/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白川寨,车队里的圣者部落族人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下了车,看到这么多人,白川寨人纷纷投来了好奇中带着一丝敬畏的目光。

我跳下车,找到黑衣女子后,道:“麻烦你先给这些人安排下住宿和伙食吧,我明天再带着他们一起走。”

黑衣女子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从清醒过后,她便一直沉默寡言,看到她这样我有点担心,道:“你身体……没问题吧?”

黑衣女子愣了下。随后她笑了笑,道:“你想哪去了,我身体当然没问题了,你就放心的去吧,这些人我会帮你照顾好的。”

我无奈的看着她,无视她话语中若有若无的刺,我转身便走向苗莹莹的竹楼。

到了竹楼后我先是往楼上打了声招呼,待苗莹莹叫我上去后,我才有些忐忑的缓缓迈向二楼。

二楼竹屋里,苗莹莹坐在一张桌子旁,那张狰狞可怖的脸庞打量了我一会后,道:“听说。你成功了?”

我点了点头,道:“运气比较好,捡回来了一条命。”

苗莹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道:“不愧是你爷爷的种,你爷爷以前也是,那么多劫难一坎一坎的迈了过来,有多少次都险象环生,但却一直无恙,你们这一脉的人,运气似乎天生的好。”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和我爷爷都宁愿不要这些所谓的运气。”

苗莹莹面色一愣。沉默了许久后才幽幽一叹,道:“也是,你爷爷和你都怪可怜的,你还好一点,但你的爷爷就……诶……”

我低着头内心有些堵,苗莹莹看了我半饷,才又道:“你,是来向我告辞的?”

我打起精神来点了点头,道:“没错,圣者部落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所以我打算明天就动身回洛阳。”

苗莹莹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我站在原地没有说话,而苗莹莹也在沉默着,似乎在等着什么,我深吸口气,道:“她……她在我身上种下了个蛊,苗奶奶,您知道这是什么蛊吗?”

“怎么,你怕了?”苗莹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我摇了摇头,坦然道:“我相信她不会害我的,只是……”

苗莹莹摇了摇头,面上多了一丝哀伤,道:“这可能就是她的劫数吧。”

“您,什么意思?”

“苗莹莹是我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可能是因为我的例子吧,她从小就决心要找个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所以她练了一个蛊,一个几百年都没人再练过的蛊。”

“这个蛊叫情蛊。蛊如其名,作用的无非就是情之一字,凡是被种了情蛊的人,将会对施蛊者渐生好感,最后更是能达到至死不渝的地步,可谓是一种邪蛊。除此之外,被种了情蛊的人,一生如若出了轨,那他便会浑身腐烂而死,即便是对施蛊者心怀不满,情蛊也会让他生不如死。”

听到苗莹莹这么一说。我真的被吓了一跳,但好在我不傻,很快就意味到了些不寻常的地方,便问:“可是,我被下了蛊以后,并没有出现以上这些情况呀。”

“所以我才说,你是她命中的劫数。”苗莹莹又是一叹,低声道:“情情情,情便是一把双刃剑,在两个人之间,先动了情的那一方,其实就已经输了。”

“情蛊也和情一样,是把双刃剑,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却成了施蛊者,而灵儿她……成了受蛊者。”

苗莹莹说完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死寂,我闭上眼睛。感觉心里堵堵的,好似心口被放上了一块大石一般。

良久,苗莹莹她站起了身,看着窗外的景色,她似有些怀念,又似有些恋眷的道:“你走吧,心里不要有什么负担,你不欠灵儿什么,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怨不得旁人,只能说,命该如此。”

“就如当年,你爷爷也不欠我什么,因为那一切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不在意?怎么可能不在意。

我苦笑一声,但最终却没有强留,而是默默转身离开,出了竹楼,我却迎面遇到了黑衣女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畏惧和她相遇,避开她的目光后,我匆匆离去。

回到自己的竹屋里,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心里却一片乱糟糟的,过了片刻,一个人隔着被子抚摸着我的脑袋,并轻声道:“我能感觉的到,你现在很痛苦。”

我露出头看了眼蔣明君,苦笑道:“这世上什么都好还,唯独情债最难还。她为了救我才给我下蛊的,这个债太大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还。”

蔣明君用冰凉细滑的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有些惆怅的道:“有时候,我真的在想,如果能早几年知道今生能和你相遇的话,我就去轮回转世,祈求菩萨能让我以人身与你相遇,如果能这样的话,那该多好。”

我握住蔣明君的手,有些不开心的道:“怎么?鬼也是人变的,你没看过聊斋嘛?”

蔣明君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冥土中秦皇蠢蠢欲动,纠集盟友,聚集大军,正渴望着和我们一战,以打破两界千年来的平衡。现在我们的势力还是太微弱了,如果和秦皇开战,那么胜负难料,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人要让我严格遵循协定,不要留给别人什么话柄。”

“但在玉佩中看你遇险,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我好羡慕墨兰呀……”

我心里微微一痛,好似被针扎了一样,我轻轻搂住蔣明君,道:“我会慢慢强大起来,然后给你遮风避雨,等找到九世铜莲之后,我会想办法让你还阳的。”

蔣明君轻轻的恩了一声,接着便蜷缩在我怀里,好似睡着了一样,渐渐的我眼皮也越来越沉,最终和蔣明君双双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我起床的时候,发现蔣明君早已不见了踪影,我洗漱好便出门找到了墨兰几人,休息了一天后,众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金大发更是拎着包,笑呵呵的道:“初三,我们今天走吧,我昨晚刚给九爷打了声招呼,九爷还好点,江夏就有点忍不住想要见见江思越了。”

我也笑着看了看旁边的江思越,道:“那是得赶紧回去了,不然爱弟心切的江夏说不定就要找上来了。”

“初三……”江思越拉着脸,拖长语调道。

我连忙干咳两声,挥手道:“行了行了,赶紧把墨兰的族人都集合吧,上迪庆后包几辆大巴车回去。”

三人点了点头。接着便找人去了,中午我们又在白川寨吃了个午饭,下午才坐着车将众人送到了迪庆市里。

这一路上让我感到尴尬的是,黑衣女子也跟了上来,我们在汽车站谈好价格,包下了十辆大巴车后,众人便陆陆续续的上了车。

临行前我蹉跎了一下,便看着不远处的黑衣女子,轻声道:“我,我走了,有缘再见。”

黑衣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深吸口气。坐上车后强迫自己不去看后视镜,当大巴车缓缓启动,后视镜里的黑衣女子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时,我才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些愧疚,又有些遗憾。

“初三……”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身旁的江思越拉了拉我,我恩了一声,却只见他指了指后视镜。

我向后视镜看了一眼,只见大巴车后,却紧紧的追着一名女子。我打开车窗探出头,车后的黑衣女子也看到了我,并大声道。

“大混蛋!你要永远记得我的名字!我叫苗灵灵!”

我呡了呡嘴,用力朝她挥了挥手后,才狠下心坐了回去。

“不停车说两句话?”

“不用停。”

我怅然若失的说道,后视镜里的那名女子缓缓停下了追逐的脚步,只是脸上却流满了泪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