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再见唐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车里,我慵懒的伸了伸腰,随即将目光放向了窗外。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踏入洛阳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只是将它当做我生命中的一个驿站,未来也许我会去其他城市工作,娶妻,生子,然后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但是命运的牵引,让我和这座城市有了深深地羁绊。这个城市有太多太多我所无法割舍的人,当我脑海中想到那一张张面容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暖暖的。这也让我下定决心,要努力守护这些人,不知不觉,我的心态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如果说以前我仅仅是为了孙峰三人,为了我父母,为了我爷爷的遗愿,为了我自己才去寻找九世铜莲的话,那么现在我多了一些理由,也许众人的目的各不相同,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和我一样,走在这条路上。

而我的使命,就是将这些人,平平安安的送到目的地,哪怕,以我的生命为代价。

“你很累吗?”

见我倚靠在车窗,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的夜景,开车的雅静轻声问道。

我摇了摇头。十分轻松的笑道:“没,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

雅静点了点头,只是神色有些忧伤,道:“其实,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

“嗯?”我疑惑的看着雅静,道:“这句话不是应该由我来说吗?你现在可是身价百亿的隐形富婆,还孑然一身没有丝毫负担。”

雅静苦涩的笑了笑,道:“我把钱都给你,你把老爷子,以及那些对你坦诚相见的朋友都让给我,行不?”

我愣了愣,这时我才忽然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从家人都逝世后,便如同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在世间,和我相比,她才叫真正的孤独。

“如果不是我这小家小业的你看不上,那等再过几年,老爷子如果走了,这家当铺应该就是我接手了,到时候我还雇你当伙计,不过就怕你男朋友不愿意,哈哈哈哈。”我用着心里拙劣的幽默感想要把雅静逗笑。

雅静撇了撇嘴,道:“那不一定哦,说不定姑奶奶我脑袋一抽,就签个卖身契把自己卖给你了。”

我讪讪一笑。道:“我就开开玩笑,你和我不是一类人,我这种人注定只能干些脏活累活,你和我不一样。”

说着,我看着雅静。真诚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早点结婚了,到时候你们就不要在洛阳待了,去的远远的,美国。法国都可以,相信以你的条件,去哪里都能活的很滋润,忘记以前的事,重新生活,难道不好吗?”

“行呀。”雅静笑了笑,道:“如果他肯跟我一起去外国的话,那我也愿意去。”

听到这我不由有些诧异,这雅静虽然说心机多,但本性很善良,长的也不比任何女人差,再加上身属狐族的魅力和智商加成,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呀。

“你男朋友够厉害的呀,居然连你也降伏不住。”

“是呀,厉害的没边了。我给他当小三都愿意。”

我噗的一声,差点没背过气去,咳咳一阵才缓过气来,我看了雅静一眼,发现她不像是开玩笑后,才忍不住问道:“我很好奇,他是怎么把你泡到手的。”

雅静神情微微有些迷茫,但没多久她嘴角微微一勾,配上她那张狐媚子脸,险险让我都没能把持住。

但紧接着雅静一句透着淡淡幸福感的话,就将我打入到深深地震惊之中。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缘分吧。”

一直快到姚记当铺,我才算勉强接受了雅静那句话的含义,我心里安慰自己。可能是一物降一物吧,即便这雅静再有心机,但也如孙猴子一样,总会遇到她的如来佛祖。

“咦,门口怎么站着一人。”身旁的雅静诧异的说道。

我微微一愣。随后向姚记当铺的门口看去,但这一看,我却又看到了一位熟人,虽然,我今天看到的熟人已经够多了,可看到她那站立在橙黄色的灯光下,洁白又有些单薄的身影时,我心里还是忍不住微微一颤。

唐果!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后,我连忙走下车,不远处的唐果也看到了我。那张小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犹如离家许久的小鸟一样,飞速的扑到了我怀里。

刚开始我心里还是有些尴尬的,但是当我察觉到胸口开始有些潮湿,怀里的人身躯也在一颤一颤的时候,我终究没能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摸着她的脑袋。

过了会,待唐果情绪稳定了些后,我才轻声问道:“唐大哥呢?”

唐果吸了吸鼻子,从我的怀里钻出来后。用画板写道:“他还在美国,我自己偷偷跑回来的。”

我愣了下,对这个倔强的让人无奈,傻的让人怜惜的小女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先进屋吧,外面冷。”

我用钥匙打开房门,刚想和唐果一起进去,身后的雅静就拽住了我,并在我耳旁轻声笑道:“加油,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呀。”

我无奈的用手顶住她的额头,随即用力将她推开,进门后我倒了两杯热茶,放在唐果的面前后,才有些责怪的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一声不响跑出来,唐大哥知道了还不得掐死我。”

唐果双手捧着茶杯,如猫一样的喝了一小口后,才有些忐忑的拿起画板,写道:“初三哥哥,我给你添麻烦了嘛?”

看着唐果犹如一只流浪猫般的可怜神情,我心里一软,道:“你来我这里怎么会是给我添麻烦呢,只是我很担心唐大哥,他要是找不到你的话,心里肯定会很着急的。”

唐果神情一松,连忙拿画板写道:“我临走前给我爸爸留了张纸条,他会看到的。”

我松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许多了,最怕的就是唐果一声不吭的走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唐宇这个人虽然很好,但他的逆鳞就是唐果,这个人到底有多疼爱唐果,从他搬家搬到国外去就能可见一斑。

要知道唐果家的后院里,可是有一颗唐宇很珍爱的树,那颗树也是唐果妈妈死掉的时候,唐宇亲手所植的,唐宇能为了唐果舍弃掉那颗树,甚至舍弃掉他那已经死去多年的妻子,从以上几点便能看出。他到底有多在乎唐果。

毫不客气的说,唐果如果在我这里发生了什么意外,唐宇绝对会发疯的,即便倾尽家资,我估计他也会雇人干掉我!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好奇的看着唐果,以唐宇的性格来看,他平时绝对会对唐果看的死死的,唐果能逃出来,简直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面对我的询问,唐果也缓缓把这一两年的经历都写了出来,我看完后,心里对唐果的愧疚更甚。

唐果被唐宇用药物迷晕后,便被唐宇带到了美国西北部的一个小镇上去,平时虽然也让唐果上学,接触外界,但也派人将她盯的死死的,所以一开始,唐果真的没有丝毫机会能从唐宇手里溜出来。

而且唐宇这次下的决心很大,为了能回国,唐果甚至刻意割手腕来自残,以达到让唐宇妥协的目的,但唐宇这次也非常光棍,唐果每次自残都会被他及时发现,然后唐果往自己手腕上划一刀,他就往自己手腕上划两刀,这样做唐宇没先妥协,唐果便已经妥协了。

不得不说,唐果很聪明,她见这种办法没有用,便装作乖乖的样子,让唐宇误以为唐果已经适应了当前的环境,不再想着时刻逃回国内去了,但饶是如此,唐果也演了足足半年的戏,才得以骗过老奸巨滑的唐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