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江家禁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偷护照,拿钱,然后坐飞机回国,但颇为让我无语的是,唐果下了飞机后,居然发现身上没有钱了,然后她从郊外机场,从中午走到晚上,才终于来到了姚记当铺。

我叹了口气。刚想给唐果安排下住宿,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口袋里的电话就忽然响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正是唐宇的。

我心里异常忐忑的按下接听键,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唐宇的询问。

“唐果在你那?”

“嗯,她刚来没多久。”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最后才传来挂断的嘟嘟声,我苦笑一声,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将唐果安排在一间客房里,给她铺好被子后,我才扭头看着她,道:“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不然第二天一早你的腿就会非常酸疼,连下地走路都不行。”

唐果乖乖的点了点头,我笑了笑,接着便转身要走,结果刚走到门口,身后的唐果就轻轻的点了点我的后背。我下意识的转身,却只见唐果踮起脚尖,在我脸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接着便羞红着脸,把房门给关上了。

我呆呆的站在门口,摸着脸许久都没能说话,我这是……被个小姑娘给强吻了?!

正当此时,楼梯口传来了一声轻佻的口哨声,我扭头一看,只见雅静站在楼梯口,看着我双眼都弯成了两道月牙,道:“不愧是张大公子,泡女人的功夫就是有一手,小女子拜服!”

说着,她还冲着我拱了拱手。

我干咳两声,没有理她便径直走到了客厅里,在沙发上,慕容云三穿着一身西装,脸上还装模作样的戴着一副金丝眼睛,手中还捧着一本《老人与海》,对于慕容云三的改变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坐到他的面前后,他才缓缓放下手中的书,冲着我轻笑道:“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开始将这一路上的经历叙述给慕容云三听。

“有意思。”听完后。慕容云三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手指也在轻轻敲击着桌面,道:“那个青姑就不说了,居然能用蛊来作为永生的工具,虽然还略有些瑕疵。但也值得称道,还有王莽口中的那位尊师,看上去来头也不小呀……”

我也满腹心事的点了点头,其实在古城的时候,刘逸临死前就曾说过是尊师欺骗了他。这尊师简直就犹如一个影子一样,站在刘逸,青姑,王莽的身后默默操纵着一切。

而且从青姑的话语中,不难看出这是一位比青姑还要恐怖的存在,他能力高超,寿命悠久,智谋无双,且还心狠手辣,能将跟随自己几千年的青姑当做一枚弃子给无情舍弃,这样的人着实让人有些畏惧。

甚至,我已经在想,那位尊师,是不是传说中那位与天弈棋的存在,如果是的话。那一切都说的通了……

“你这个情报很有意思,我会转告给你爷爷他们的,既然他在冥土里,那肯定是和我一样的存在,这样的人不会默默无闻的,只要找,就不难找出一些线索来。”说着,慕容云三下定了决心。

我点了点头,将这件事交给爷爷他们处理,肯定比我处理要好的多。想了想,我又问:“爷爷那边,对秦始皇陵是个怎样的态度?”

不能怪我这样沉不住气,因为一天不把秦始皇那边的事情给解决,秦始皇陵就是一块我无法越过的巨石。

“这件事情,我们也很头疼。”

慕容云三叹了口气。道:“坦白的说,我们对这件事也感到有些束手无策,毕竟我们和秦皇是敌对关系,你去挖人家的坟,人家铁定跟你玩命。最无奈的是你还玩不过他。”

“那就是说,我们就只能在这里蹉跎了?”我心里满是不甘。

慕容云三笑了笑,脸上却并没有一丝焦虑,反而意味深长的道:“天无绝人之路,这目前而言是一个死局,但有人不会允许死局的出现,因为一旦这样,我们就败了……”

我愣了下,接着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我抬头看了眼天花板。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实在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有实力,有资格和天博弈。

想到江夏的时候,我又忍不住问道:“江夏入江家禁地的事情,您一直在洛阳,应该也知道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淡然道:“知道呀,怎么了?”

“您。难道没发现些什么?”我追问道。

慕容云三沉默了片刻,才叹道:“好吧,江夏那小子确实找过我,想要让我陪他去江家禁地走一遭,只是我拒绝了。”

说着,他想了片刻,才盯着我的双眼,认真道:“那个地方寻常人根本去不得,连我也去不得,如果说世上有谁能去,你应该算一个。”

“什么意思?”

慕容云三指了指我腰间的天官印,道:“因为你有天官印,因为你是当代天官传人,就这么简单。”

我愣了下,道:“您的意思是,江家禁地和天官一脉有关?”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叹道:“其实如果不是江夏和江思越是你朋友的话,我根本不想让你去管这档子事,因为江家之所以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完全是江家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我苦笑一声,忍不住埋怨道:“我说慕容前辈,您话能不能说清楚呀,这样说半截留半截,我心里痒痒呀。”

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接着他单手指了指天,右手轻轻的盖住了自己的嘴。我愣了片刻,随即心底一寒,不敢再追问。

“总之,我能告诉你的是。江家禁地里的那个东西,很强大,世上能灭掉它的人,也许根本就没有。”

“所以,你们就不要想着如何去斩草除根了,唯一能把这个结解开的,也许就只有你了。”

说罢,慕容云三合上书,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后,道:“时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一些事情没必要急于一时。”

说罢,他便悠哉悠哉的走上了楼去。

我坐在沙发上想了片刻,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打算回楼休息,慕容云三说了,只有我才能帮到江夏,那也就可以肯定,江家禁地和天官一脉有些关联,所以我打算抽空把这件事跟江夏说一下,然后抽个时间,去江家禁地看一看。

虽然可能会很危险,虽然江家曾经得罪过我,但为了江夏两兄弟,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我不想看着江夏,或者说江思越去禁地中枯守一生,最后以一个极为凄惨的方式落幕。

站在房门前,我幽幽的推开了门,下意识的看了房间一眼后,却愣在了原地。

借着皎洁的月光,只见在床边坐着一个女子,因为光线不够,所以我看不清她的脸,让我心里有些发毛的是,这女子见到我一声不吭,让我隐隐感到了一阵恶意。

我伸出手想要打开灯,却不知道是开关坏了还是什么原因,意想中的灯光却始终没有撒下来。

“你,你是谁?……”

我咽了口水,低声问道。

女子并没有说话,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我依旧能感觉到,她在冷冷的注视着我。

“要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呀。”

机智的我想要出去躲一躲,但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一只洁白的手便扒住了房门,紧接着我没有丝毫的反应时间,一只手就拽住了我的衣领,将我拉进了房间里。

倒在床上的我大脑还处于懵比状态,还没来得及恢复冷静,就感到嘴唇上一软,接着一条冰凉滑嫩的舌头钻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