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偷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于本能,我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上的这个人,但是下一秒,我却浑身一僵,手也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

“你要是敢反抗,我明天就让你下不来床!”

蔣明君恶狠狠的威胁了我一句后,便又重重的吻了上来。

不知道吻了多久,反正我嘴都有些发麻了,蔣明君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我。

“你,你今天发什么疯?”我喘着粗气,颇为无奈的对蔣明君问道。

这时,之前一直都失灵的灯也恢复正常,我见蔣明君气鼓鼓的骑在我的身上,一脸不善的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没数?”

我心里一咯噔。知道大事不妙,我脑海飞速思考,想着应该如何渡过眼前这道劫,半饷我干笑两声,道:“唐果还是个小孩子。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我发誓,我只是拿她当我的妹妹而已。”

不管怎样,这番话还是让蔣明君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她还是伸手捏住我的腮帮子。故作凶狠道:“唐果还是个孩子,我可以不跟她计较,但是雅静呢?我在玉佩里可是看了你们两个恩恩爱爱的聊了一天呀。”

“什么恩恩爱爱呀?!你不要冤枉我呀!”我连忙喊怨道。

“呵呵,你有没有这个心我不知道,但是难保那只狐狸没这个想法呀。”

蔣明君冷笑一声。继续道:“反正我也是看出来了,那只骚狐狸对你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没安好心?”我挠了挠头,想了片刻后才肯定道:“不会吧,她虽然心机多,但人不坏。应该不会害我的。”

“哎呀,你是不是傻呀!”蔣明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毛了,两只手在我身上乱拧,疼得我是龇牙咧嘴。

最后,看着遍体鳞伤的我,蔣明君才缓缓收回手,她看了眼雅静住房的方向后,不屑道:“哼,欲擒故纵的把戏谁不会?真以为我傻呀?哼,还男朋友。”

说着,蔣明君冷笑连连。

在此过程中我一句话都没敢说,只能把头埋进被子里想当只鸵鸟,但蔣明君却没有因此放过我,她一把拽开被子,捧着我的脸威胁道:“我跟你说,你以后少跟她来往,听到没?”

“嗯嗯嗯……”我胡乱点着头,只想早点蒙混过关。

“嘿,我告诉你,你可别不当回事呀!”蔣明君盯着我。继续道:“这狐狸想偷鸡的时候呀,那一向都是闲庭漫步,故作对其没有敌意,然后才雷霆一般的出击,你可不能当那只鸡。懂没?”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懂了,家里你最大,你说什么我都听,行不。”

蔣明君洋洋得意的放开了手。道:“这还差不多,算你老实。”

我心里松了口气,随即开始有些头疼起来,这蔣明君的本性……好似在恢复当中呀。

想到这,我开始有些怀念之前那个温柔至今又体贴入微的蔣明君了。

“你在想谁呢?”

蔣明君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脸上又有些不善的神色。

“想你!”我坚定的说道。

“真的?我不信!”

“真的,骗你天打五雷轰!”

……………………

第二天一早,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枕边,发现人果然已经没了,不过早已经习惯的我并不在意,起床洗漱好后,才慢悠悠的走下了楼。

到了客厅,只见唐果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要多乖有多乖。而在唐果的对面,我看到了一个此时我最不想面对的人。

苦笑一声,我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说道:“唐大哥,您从国外回来了?”

许久不见,唐宇比一年前憔悴了许多,下巴满是胡渣,眼圈更是有些发黑,他吸着烟,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刚下的飞机。”

我点了点头,但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三人沉默了一会后,唐宇将烟蒂捣灭在缸中,站起身看着我,道:“走吧,陪我出去一起吃个早餐。”

听到这话,唐果连忙站起了身,用笔写道:“我也去!”

唐宇摇了摇头,以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你待在这里,我等下把饭给你带回来。”

唐果求助的看向我,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后,便跟着唐宇走出了门。

坐上唐宇的车后,二人之间依旧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半饷,唐宇忽然掏出一把手枪,顶到我的脑门上后,淡然道:“你说我现在要是把你给崩了,我那鬼迷心窍的女儿会不会好转起来?”

我回头望着唐宇,平静的目光中没有丝毫涟漪,唐宇和我对视一会后,才幽幽的叹了口气,把枪揣回去后,才无力的靠在座位上,道:“其实,在美国的这么长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派人打听你的一举一动。”

我心里没有丝毫惊讶,也没有丝毫恼怒,如果唐宇没派人打听我的行踪,那才真正让我感到惊讶呢。

“然后呢。你发现了什么?”

面对我的询问,唐宇笑了笑,轻声道:“你说,你要是能把给那个女人的爱分给我女儿一半,你和我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了。”

察觉到唐宇的失落,我心里也有些怅然,曾几何时,我和唐宇的关系还如哥弟一般亲近,但因为唐果,二人却最终走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之间如今隔着一道墙,那道墙的名字叫唐果。

一路上,包括在吃早餐的时候,唐宇都异常的沉默,只是临走时,他却说:“这次,我不打算回美国了。”

我诧异的望了他一眼,他却继续道:“如今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我绑得住唐果的人,却绑不住唐果的心。所以我不想管了,也早已经累了,只是我希望你能看在唐果喜欢你的份上,以后能多陪陪她,哪怕……以一种哥哥陪妹妹的心态。”

“对于唐果来说,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你,其余人……都是空气。”

说罢,他便开车走了。

路中间,我呆呆的站了许久,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心里却有些默然。

正在我心里惆怅之际,一辆奥迪缓缓的开到了我的面前,车窗摇下,慕容云三看着我,笑道:“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我愣了愣,随即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去,在向龙一所处的医院前行的过程中,慕容云三时不时的看着我。最后我忍不住,问道:“慕容前辈,您盯着我干嘛?”

慕容云三笑了笑,道:“你知道嘛?世间诸多劫,情劫最难渡,而你一路走来,却不知道迈过了多少情坎。”

“有时候我不知道该说你痴情才好,还是该说你薄情才好。”

“我当然……”我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怎么,你想说你是个痴情的人吗?或许是吧,但是痴情的人,才恰恰是最薄情的人。”

“如若不是这样,云南的苗灵灵,近在眼前的墨兰,唐果等人你又应该做何解释?其实我感觉这些女人才是最可怜的人,只能说,她们爱错了人,或许,这也就是你的磨难吧,让你在一次次愧疚和自责中煎熬。”

我苦笑一声,下意识的想要回避这个话题,道:“慕容前辈,要不咱们来聊聊秦始皇陵吧。”

“现在就别想着秦始皇陵了,有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慕容云三一边开车一边看着我道。

我愣了下,有些不解的道:“还有比九世铜莲更重要的事情?”

慕容云三呵呵一笑,道:“我可没这么说,只是……李平仙他要见你。”

“李……什么?李平仙?!”我激动的差点要跳起来,调整好心中的情绪后,我才忍不住颤声问道:“慕容前辈,您说的是真的?”

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怎么,骗你一个小毛孩子有意思?姚九指现在也在医院呢,等下你到了医院可以自己去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