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一条路,一把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心茶馆地处郊外,依湖而建,茶馆四周载满了郁郁葱葱的青竹,在楼上斟一杯香茗,摆一局棋盘,鏖战之余听竹林沙沙作响,无论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种难得的清闲享受。

走到清心茶楼的门口,我抬头看了眼古色古香的茶楼牌匾,心里还多少有些感慨,论资历而言,这清心茶楼从清朝传到至今,本已经算得上是一老牌子了,可是谁能想到,这楼里正有一位在清心茶楼创立便存留于世的老怪物呢。

我缓缓踏进茶楼内。店里古色古香的摆设让我有种梦回大唐的错觉,虽然这清心茶楼走的是古风的路子,但来过几次的我自然知道,这楼里无论是板凳桌子还是那一扇扇屏风,都是真真正正从老一辈人手里流传下来的。虽然上面那岁月侵蚀的痕迹让爱干净的年轻人心中不快,但确确实实赢得了那些老怪物们的心。

我向四周看了两眼,发现以往生意非常不错的清心茶楼此时居然空无一人,正当我站在柜台前,有些蹉跎之际。从楼梯上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小张爷,有人今天已经把这里包了下来,想要单独和您见上一面。”

一穿着青色唐装,面容富态的中年人从楼梯上走下来后,便一脸恭敬的冲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对他话语中的所谓小张爷坦然受之,事实上刚开始我面对那些长辈时也会谦让一下,但这个举动不仅没有换来他们的好感,反而会让那些极重资历的老怪物们心中不快,认为我不懂规矩。碰了几次壁后,我便知道该如何在这种环境下和人相处了。

虽然称呼我没有太在意,但这掌柜后面的话却让我吃了一惊,要知道清心茶楼可从来没有被人包场一说,能来这里的,要么是同行里的老资历,要么是那些四处云游的隐士高人,这些人极为高傲,也不乏倚老卖老之辈,所以别说我了,即便是龙一要在这里包场,也会有不少人跳出来唱反调。

看来,这李平仙李前辈的面子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呀……

正在我沉思之际,掌柜引着我走到了楼上,随后他指了指某个角落,才对着我低声道:“就在那了,小张爷,您自己过去吧,我就不领着您了。”

我点了点头,待掌柜的走后。我才放眼看向四周。

被李平仙包场后,清新茶馆的二楼显得有些冷清,以往不少白胡子花花的老人在这相互弈棋论道的场景已经看不到了,但那阵阵清风徐来,带着缕缕茶香。楼外的竹林也沙沙作响,站在这里往外看去,茂盛的翠竹林尽收眼底,远处的湖面上也停泊着一叶孤舟。

看着这副场景,感受着这种意境。不知不觉,我竟有些痴了。

但没过多久,我暗道一声糟了,要知道李平仙那是什么身份的人?我上来后一声招呼没打,就发了这么久的呆,要是李平仙生气了,那可就一切玩完。

想到这,我连忙看向那个屋角,只见在最靠里的桌子前坐着一个人,他身穿一袭青衫,打扮的在现代社会里有些另类,即便是在乐山里闭门修炼了上千年的慕容云三也知道要和时代接轨,可是这李平仙……

在我脑海里,此时的李平仙赫然已是一个内心偏执,有些顽固的老人。想到这,我内心不禁更加忐忑,随后小心翼翼的向他走了过去。

走到李平仙的面前,我看他正在自己和自己弈棋,他下的非常认真,每下一子便要思考许久,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不敢打扰眼前这人,过了将近有半个时辰,黑白两方的落子已经占满棋盘。可是依旧谁也奈何不了谁。

“耐性不错。”

李平仙先是思考了许久,最后他放下手中的一枚黑子,冲着我赞许的点了点头。

李平仙的面貌平平无奇,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但正因为如此。才让我有些不可思议,他虽然面貌老态,但那双眼睛清澈如一汪泉水,声音也不带丝毫沧桑,如孤芳自赏的空谷幽兰般清灵。

最让我吃惊的是,上次开会的时候因为离李平仙太远,所以我看不清他的面容,这次单独见面,一开始在我的想象中,他面容应该苍老无比,甚至布满了老人斑,但真实情况却是从面貌来看虽然能断定他的年龄不小,但顶多也就是五六十的模样,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从清朝道光年间便行走世间的老妖怪。

微微有些诧异后,我连忙躬身,谦敬道:“李前辈,您过誉了。”

李平仙笑了笑,他收拾好眼前的棋盘后,又将桌面那盏小炉子上正在烧着的沸水取下。沏了一壶茶后,才点了点面前的椅子,道:“不必拘束,坐吧。”

我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一杯清茶。李平仙饶有兴味的打量着我。道:“你今年多大了?”

“李前辈,我今年26了。”我恭敬道。

李平仙颇为感慨的点了点头,道:“当初我将你爷爷带出来后,他也如你这般青涩拘束,只是没想到六十多年后,他居然已经走了,如今细细回想,好似还是昨日之事。”

我苦笑一声,说道:“和爷爷相比,我差远了。”

李平仙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后摇了摇头,道:“其实,你和你爷爷很像,甚至在一些事情上,你比他做的还要好,只是年代不同而已。当初你爷爷日子过的苦,天生就知道该如何在乱世中求活,如一块顽石一样倔强,他那种人,天生就适合乱世。”

“你不同。和你爷爷早年的经历相比,你童年要安康许多,其实我很早就在担心,像你这样的娃娃,当知道自己的命运和肩上的担子后,会不会承受不了,但让我都感到诧异的是,你接受的很快,甚至做的很好,如果把你和你爷爷调换的话。他做的不一定能比你好。”

听到李平仙的话,我心里暖暖的,其实我一直挺自卑的,在一些事情上,爷爷便如挡在我眼前的一座大山,让我为之骄傲的同时,也生出一些自卑之情,甚至生出一种也许我一生都不能越过这座高山的落寞感。

我之所以能接任天官,是我爷爷的功劳。

我之所以能成为掌印,也是我爷爷的功劳。

甚至别人喊我的一声小张爷,看的也是我爷爷的面子上。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想要做出一些事情出来,一方面不为爷爷抹黑,一方面也想证明我自己。

李平仙的话也许安慰的成分居大,但这番话,确实让我对其生出了极大的好感,连心中的拘束都消失了不少。

“李前辈,听我爷爷说,当年您是看出了我们这一脉的命运,才想把我爷爷带出去的是嘛?”我向李平仙问道。

李平仙点了点头,古井无波的脸上也生出了一丝感慨,说道:“确实,但当时我看出的东西还有很多,也知道困扰你们这一族的因果宿命是何其之大,当初我带你爷爷出去,主要是心存一丝怜悯,事实上,我对他能否斩断自己身上枷锁没有丝毫把握,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你爷爷真的做到了,他用六十年,为你铺了一条路,也为你铸了一把剑,你只要走下去,就真的有可能办到那件让我都感到束手无策的事情。”

“你爷爷,真的很伟大。”

说着,李平仙拍了拍我的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