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道家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径直便问:“李前辈,您见多识广,能耐通天,所以我想问问您,我的先祖到底犯了什么样的罪孽,才要祸及子孙,甚至……甚至还让我这一族死伤殆尽。”

李平仙沉默了半饷,看着我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惜和怜悯,过了片刻,他缓缓摇了摇头,叹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一旦说了,你我都要受牵连,一些话,不能说。”

“就好像阴阳相家一样,都说阴阳相家能看透旁人的命数。生死。却唯独看不出自己的命运,其实这是假的,一些大能者对自己的命运了如指掌,可是却偏偏改变不了,什么时候破财,什么时候殒命。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哪怕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们也不得不往下跳。”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好,相家堪破生死,在外人眼里何其风光。但……内中苦楚有何人能知?也许他们承受一些代价,可以强行改变旁人的命数,但哪怕他们手段通天,也改变不了已身,所以,大多数的相家大能。只能数着自己的日子,最后郁郁而终,死前还呜呼一叹,只愿来生再不入相家。”

“这上面,可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呢。”

说着,李平仙指了指头顶。

我沉默了半饷。才有些不解的问道:“李前辈,何为天?”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这是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也是天。”

“天为何物?其实我也不太懂,但我知道的是,天以天地为大,以秩序为尊,花开花落,潮起潮落,这都是天地的一部分,我们人,不过是最为渺小的蝼蚁罢了。”

听到这,我只感觉浑身都有些刺痛,总感觉那碧蓝如洗的九天之上,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带着天威浩荡,默默注视着人间的一切。

就如一个人,在盯着蚁巢一样,我们人类,不过是最为渺小的蝼蚁。

看我沉思的样子,李平仙亲手为我斟了一杯茶,我诚惶诚恐的接过后,李平仙却微微一笑,道:“你不必如此矜持,你爷爷也算是我的半个弟子。所以你也是我的徒子徒孙了,一些话想问的你便问吧,如果我能回答,那我就会告诉你。”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便问:“那行,李前辈。我再问您一个问题,九世铜莲……真的存在嘛?”

李平仙认真的看着我,点头道:“存在,虽然它在历史长河中只是昙花一现,却真真切切的存留于世,只是没人知道它现身前究竟藏身于何处。也没人知道它到底是天生地造,还是某个我们无法揣测的人物所打造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它,真的存在。”

李平仙的话无疑是很有份量的,我心里最后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了,道:“也就是说,我只要继续搜索九世铜莲瓣,最终便能找到九世铜莲?”

李平仙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九世铜莲瓣是寻找九世铜莲的关键,平时你一定要妥善保管,不然即便少了一枚,最后也会功亏一篑的。”

我心里一紧,不禁有些后怕,幸好当时没和巫师做交易,不然不知道铜莲瓣这么珍贵的我,万一真把铜莲瓣交出去了。那我现在可真就要哭死了。

想到铜莲瓣,我又不禁想到了冥土里正蠢蠢欲动,想要搞个大事情的秦皇,一想到那位我脑瓜子顿时有些疼,便道:“李前辈,冥土那边应该怎么处理呀?有秦皇在,秦始皇陵我实在是不敢轻易下手呀。”

李平仙嘴角一勾,轻描淡写的道:“过段时间,我会托人给你们信的,到时候你们只管放心大胆的去秦始皇陵,不用担心冥土那边会给你们下绊子。”

我心头一震,虽然李平仙的这番话让我很激动。但激动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心,以秦皇的性格,显然不是那种说两句好话,然后就乖乖挪窝,把坟让给你挖的主,甚至即便是个天生老好人。也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

所以,李平仙……很有可能要来硬的了。

虽然很相信面前的这个陆地老神仙,但我依旧对其感到忧心忡忡,冥土里的秦皇那边,有数十位可与慕容云三相媲美的王,都说蚁多咬死象,即便李平仙是超越王的活神仙,却也挡不住数十位冥王的联手围攻。

看出我担心的神色,李平仙颇为欣慰的笑了笑,随即他缓缓走到窗外,望着那一片竹林发了会呆后,才缓缓伸出手,微微一挥后,那翠竹林里无穷无尽的竹叶就在一刹那变的枯黄,微风一吹,竹林里就下起了‘雨’,刹那间,芳华满地!

李平仙没管在一旁被惊的目瞪口呆的我,他先是看着满地的枯黄竹叶微微一叹,眼神中也闪出一丝哀伤,如同想起了某些往事一般,但紧接着他左手又是轻轻一挥,那原本已经光突突的翠竹林,开始焕发出一点绿芒。紧接着这绿芒如野火一般蔓延,转眼间就占据了竹林里的一切,举手投足间,掌枯容,断阴阳!

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神仙!

“是不是觉的很不可思议。”

做完这一切后。李平仙又坐到我的面前,端起桌上的茶水呡了口后,才对着我淡淡笑道。

我虽然大脑一片空白,但还是愣愣的点了点头,半饷,恢复了一些理智的我盯着李平仙,轻问道:“李前辈,您真不是神仙嘛?”

李平仙哈哈一笑,挥手摇头道:“旁门左道而已,你无需如此,和古时那些道家大能挥手间可招九天玄雷的程度相比,我这并不算什么。”

听到李平仙这轻描淡写的,话语,我忍不住继续追问:“那……为什么,现在除了在您身上外,再也看不到那些道术了呢?”

李平仙神色一黯,道:“玄法没落,这个世界。早已经不是我们的世界了,人类所拥有的力量,在短短百年间,膨胀了数以万倍,人们也过上了比古时要幸福的多的生活,又有谁。能向那些道家大能一样,鸡鸣尝雨露,狼嚎捻灯芯呢?”

“那些人,自幼便如此生活,数十年如一日方有当时成就,这般苦,当今世人又有几人能吃得了?”

“外加上佛教兴起,道家没落,无数人打着道家的幌子招摇撞骗,致使道家一日不如一日,外加上乱世救济世人的多是道家子弟,在乱世中有无数道家弟子。道家法统亡于战火之中,无数珍贵典籍也毁于一旦,所以,昔日的道修盛世早已落幕,如今已是道家的黑暗纪元,昔日光辉早已不复。”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虽然我对佛家也很尊重,佛教却有一点让我很是无语。

自古以来,乱世起道家便下山普渡世人,盛世到便上山潜修,可谓是做好事不留名,真真正正的雷锋标榜。

但佛家,以不手沾血孽为理由,乱世上山逃灾,盛世便开门迎客,银子搂的一大把一大把的,和道家一比较就让人有些无语了。

虽然,佛家的教条注定佛家子弟不能手沾鲜血,所以也不能说谁对谁错,但相比较下,我还是比较喜欢道家的那种精神,如今听闻道家没落,也不禁有些黯然。

接下来,我又和李平仙聊了一些事情,大多都是爷爷的往事,一直到夕阳西下,李平仙才看了眼窗外的如血夕阳,扭头对我道:“行了,时候已经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歇息吧,冥土那边的事情我来处理,你无需担忧。”

我点了点头,刚站起身,却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青山村底下,那个不知名的墓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