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自叹不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我所讲的一切,尤其是听到青山村的下面有个大墓后,李平仙面色微微一颤,隐隐有些不自然,过了片刻,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初三,听我的,那个墓你暂时不要去探寻,等你找到九世铜莲后。我答应你,陪你去青山村亲自走一趟。”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平仙这副凝重的心情,我心里反而有些不安,于是忐忑的问道:“李前辈,那个墓……很麻烦吗?”

李平仙点了点头,道:“不是一般的棘手,其实我当初刚游历至青山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你们村庄下面的那个墓,只是当时的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去解决罢了。”

“如今六十年已过,虽然我已经有了几分信心,但你也知道如今的局势有多么的不稳,无论是你或者是我,都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下去以身犯险,不然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冥土那边……”

“初三,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看李平仙神色认真,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有些不安和惶恐,在我眼里,李平仙已经无异于活神仙了,他在道光年间就敢孤身前往金陵楚威王墓,如闲庭漫步一般悠闲,可是如今他自己都说了,六十年前的他根本就没能力去解决青山村底下的那个墓,也只有今天才有了几分把握……

窥一斑而可知全豹,恐怕青山村底下的墓,比我想象中的要更恐怖许多,连我那支百年前迁移到安徽的先祖们,身上恐怕都有大秘密。

可是让我极为遗憾和不甘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秘密似乎已经和时光被一同掩埋起来,如今我要想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无疑是困难重重。

百年前,我那些先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遭此厄运,最后不得不迁移到青山村隐姓埋名后,一族才得以苟延残喘。

我们村子下面的那个墓,到底是何人修筑的,里面埋葬的又是谁?它,到底和我们青山村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如果没有关联的话,为什么我们世世代代死去的族人,都只能被葬在离村子很远的所谓族地里,如果没有关联的话,为什么只有我爷爷才能被葬在鬼翻棺那个凶穴里,我爷爷死前。到底知不知道鬼翻棺的下面还有个墓,如果知道的话,他又在策划什么呢?

甚至,我们族的族长以及以前历代的族人,他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所以赌上一切,来替一个人策划一盘惊天赌局。

这一件又一件诡异的事情犹如一块块巨石一样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感觉青山村里所掩埋的往事恐怕远非我之前想的那样简单。

我心事重重的走到了楼梯口,忽然我心头一动,似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只见身后的二楼茶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之前我和李平仙坐而对饮的那个位置上,除了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香茗外,李平仙居然已经不知所踪了。

走到一楼的时候,我发现茶楼掌柜的还在一楼等我,见我下来了,他咂了咂嘴,有些羡慕的道:“小张爷能和李前辈这种神仙般的人物坐而论道,真是好大的福分呐。”

我苦笑一声,接着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来,在我的想象里,李平仙那种孑然一身的人肯定不会带有什么金银之物,这清心茶楼的消费不算便宜,我和李平仙在这聊了一下午,总不能让人家茶楼吃亏不是?

可是我这一举动却让掌柜的心有不悦。他板着脸,看着我不开心的道:“小张爷,您这是干嘛?莫不是看不起在下?”

我愣了下,随即连忙摆了摆手,道:“我和李前辈在这茶楼里聊了一下午,影响了掌柜茶楼的生意,所以初三心怀愧疚,才打算……”

听到这话,掌柜的面色稍稍好转,但他依旧打断了我的话语。道:“李前辈能来我这茶楼里喝茶,那是看得起我宋某人,寻常人还求不来这福分呢,摊上这等喜事,我们茶楼并不吃亏。明天一早,恐怕有许多敬仰李前辈的人会蜂拥而至,我们茶楼的生意,绝对会上升几个档次。”

“小张爷,把钱收回去吧,莫要让我难做,万一有人知道李前辈来我这喝茶我还收了钱,恐怕我这茶楼夜里就得被人放把火烧了。”

我被掌柜这一通话说的有些懵,这掌柜的看出了我的神色恐怕知道了些什么,便向我解释道。

“李前辈身为四大隐士。在百年前便被人们推举为首,这些年他行踪不定,游历世间的同时也帮助了不少人,这些人有不少都在后来成为了名震一方的大人物,平时他们想尽办法想要报恩。却苦等不来机会,如果今天我收小张爷您这钱了,您说那些人会怎么看我?”

我点了点头,也便放弃了此事,和清心茶楼的掌柜打了声招呼后,我走出茶楼,坐上了车子,结果刚坐到副驾驶上,却看到慕容云三一脸凝重的看向那片生机勃勃的竹林,对于我的到来也充耳不闻。

看到他的神情。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便问:“慕容前辈,您在看什么呢?”

慕容云三收回目光,幽幽的叹了口气后,才有些落寞的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古人诚不欺我。”

“您这到底是怎么了?”一旁的我有些哭笑不得。

“这李平仙……当真是手段通天呀。”慕容云三一边开启车子,一边喃喃道:“挥手间,可掌万物枯荣,这等能力。当真不负他的盛名,这李平仙隐藏的很深,即便是我露出真身,恐怕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听到一向自负的慕容云三居然如此抬高一个人,我顿时有些毛骨悚然了,慕容云三露出旱魁真身的时候,连冥土里的王都在他手上走不过几招,最后更是狼狈逃回冥土,且生死不明,这等人物。现在居然说自己在李平仙手里走不过一招!

“李前辈虽然强,但您应该也不差吧,何必如此贬低自己呢?”

这番话我说的真心实意,慕容云三自唐朝起便到乐山闭关修行,一直到近代方才出山,如果仅凭存在的时间长短,李平仙应该是拍马也赶不及的,所以慕容云三可能不敌李平仙,但应该也没他自己口中的那样不堪。

“一些事,你不懂。”慕容云三摇了摇头。有些憧憬,又有些畏惧的道:“他之前展露的那手,其实已经将他的实力露出了一角,但仅凭他显露的实力,就已经让我自叹不如了。”

“我虽是旱魁,天生便能让一地赤旱千里,但终究也不过是个邪物,在天地间,依旧是个蝼蚁,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大一点的蝼蚁罢了,九天玄雷之下,便已经能让我尸骨无存了。”

“而李平仙,则已经真真正正触摸到了大道的边缘,已经能够如传说中的神佛一般。替天行道,言出法随了。”

“这等人物,即便在我那个时代,也近乎绝迹,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单纯靠时间的累积,即便活个上万年,也无法做到和他一样,除非,是块真真正正的大道之才,才能有机会到达他那个境界。”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仙的话,也许……他就是了。”

我默默的听完后,内心依旧有些懵懂,现在的我还太弱小,听慕容云三的解释如听天书一般,只是我能够确定一点,那就是李平仙很强大,强大的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也许……”慕容云三犹豫了半饷后,才扭头对着一旁的我道:“你们人族有他在,未来的决战中也未必没有胜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