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两朝恩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呦,小夏哥,你怎么来了?”

我匆忙咽下嘴里的一口包子,连忙站起身道。

江夏挥挥手,笑道:“别别别,你吃你的,我就过来看看你和老爷子,这不刚出院没几天嘛,处理好总参那边的事情就连忙赶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待江夏坐到我面前后,我才擦了擦手,道:“小夏哥,最近局势怎么样了?”

江夏将面具脱下来放到一旁后,道:“冥土那边的局势现在还算稳定,不过谁也说不好未来会发生什么。至于我们这里的情况也就那样,局势算是被控制住了,但想要根除还要个一两年,最近我们总参又招收了许多新人,也算是缓解了我的一些压力。”

我点了点头。心里多少轻松了一点,但想到李平仙后,我又凝重的看向江夏,道:“未来这段时间你多注意下冥土那边的情况,会有大事发生。”

江夏微微一愣。连忙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随后,我将李平仙的打算告诉给了江夏,江夏却一脸不可思议的道:“这,这怎么可能,冥土那边是绝对的生人禁地,在长平的时候,我想你应该多少了解了一点。”

我自然知道冥土里有多么恐怖,但出奇的是,我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以李平仙的能力来说,我只担心他能不能抗住数十位冥王的围攻,而丝毫不担心他能不能承受得了冥土的环境。

和江夏解释了一番,最后他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李前辈既然心里有了打算,那我们也只能按照他的要求来了,这段时间我会紧盯着冥土那边的动静,一旦发现了李前辈的动作,我会通知你的。”

听完这个后,我心里一动,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青山村的事情,虽然那个地方李平仙让我不要擅动,但却不妨碍我先打探一些消息。

想到这,我点了点桌子,对着江夏问道:“小夏哥,上次我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江夏微微一愣,随后道:“所发那件事至今没有什么进展,但是青山村的事情……确实查出了一些眉目。”

我精神一震,连忙道:“说来听听。你知道,我现在最上心的就是这件事了。”

“嗯,那我就说了。”

“上次你把这件事托付给我后,我就一直在查,最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之前你和我说你家祖上在明清两朝都是名门望族,我便顺着这个线索一直找了下去,结果,还真的找到了一些线索。”

“能够历经两朝还不败的家族,且还姓张。这个线索已经够明显了,所以我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张家的一些资料,但是让我非常惊讶的是,那个张家确实非常显赫,尤其在明时,更是有不是皇亲国戚的皇亲国戚之称,只是……张家虽然显赫,却有一个最大的疑点,这个疑点让我至今都没能想通。”

“什么疑点?”我顺着往下问道。

江夏深吸了口气,道:“那就是,张家的发迹史简直莫名其妙。”

“张家自明朝嘉靖年间崛起,虽然辉煌显赫,但张家在史记中,竟没有一人出朝为官。至多只是商贾而已,而且族中也没有女眷在后宫为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

我愣了下,随即心中也不禁有些狐疑。古时社会阶级固化,如果张家真如江夏所说的那样,在京师地位很高的话,那要么族中有人在朝野上权柄很大,足以一手遮天,让皇帝都不得不笼络。要么便是族中有女眷在后宫受宠,以至于让一族都鸡犬升天。

可是,张家既没有人在朝野之上为官,宫中也没有受君恩宠的女眷,那么问题来了,张家的风光显赫究竟从何而来,难不成还是大风刮来的不成?这简直就有些荒繆!

看到我的脸色,江夏苦笑一声,道:“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可是事实确实如此,据说因为张家的显赫,所以朝野历来便有好事者猜测,张家中是不是有皇帝的姘头,或者藏有皇帝的私生子,而随着历代皇帝的诡异沉默,这种说法愈演愈烈。”

“更诡异的是,如果上面的说法是真的话,那么明朝的历代皇帝对张家的恩宠还情有可原,可是随着明朝灭亡,满清入关后,京师中不少前朝的名门望族都纷纷破落,有的更是遭遇到屠灭满门的待遇,可是唯有张家,能在那种局势下依旧保持着超然的地位,受到清室的以礼相待。”

听到这,我感觉自己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如果不是说这番话的人是江夏的话,那搁旁人身上我绝对会认为他是一个神经病的,可是江夏的神情认真不似做伪,所以一时间,我陷入到了深深地困惑当中。

片刻。我眼前一亮,抬起头看向江夏,连忙道:“在冥土中,有没有明朝和清朝的帝王还存在着?”

江夏遗憾的摇了摇头,道:“这也是另一个疑点之一。其实这个办法我之前已经想过了,更是托人在冥土中打听,可是得到的情报却不容乐观。”

“冥土中,明朝的势力虽然和我们身处一盟,但自从张家崛起,之后的历代君王纷纷回归天道,没有一人被接引至冥土之中”

“清……就更绝了,被各大势力联手打散,众多王要么身陨,要么不知所踪。冥清所留的地盘资源也被众多势力所蚕食。”

听完后我摩挲着下巴,只是心里却不禁有些烦躁,道:“冥清是被谁牵头攻打的?”

江夏叹了口气,无奈道:“因为满清在那些前人眼里都是异族,所以根本不需要有人领头。直接群起而攻之,冥清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听江夏这么说,我心里不禁更加烦躁了,便道:“也就是说,线索就这么断了?”

江夏摊了摊手。叹道:“没办法呀,几百年前的事现在也没法深究,只能从少的可怜的史料之中探寻线索,最让人无奈的是那些史官不知道是不是在畏惧什么,所以对张家的事都是一笔带过。我也是从一些乡间野史上才发现这些线索的。”

我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内心感觉有些不安,我不知道我在不安什么,但我只感觉如果我不去深究这件事的话,很有可能会遗漏一个重大的信息。这个信息之大,很可能会左右最后决战的胜负之分!

现在的疑点主要集中在张家为什么会突然显贵,并能得到明清两朝有些诡异的偏爱,而且最后又发生了什么,导致一族沾染上了诡异的诅咒,又为何迁到如今青山村的位置上,以及……他们到底和下面的那个墓有什么关联。

想来想去,我的思路也渐渐清晰了,从目前的形式上来看,冥土和史料上应该找不到什么线索了,而我的族人也大多死伤殆尽,唯一有可能探明真相的点,一个是我爷爷,第二个则是我们村子下面的那个墓了。

如果找我爷爷问的话,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他绝对不会告诉我的,因为我爷爷好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军师,为我铺好路后,便让我沿着这条路走。

而青山村底下的那个墓,依照李平仙的话来说就是异常凶险,连他自己都没有几分把握,所以这让我不禁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去青山村一探究竟,把这个谜团给搞清楚呢?

正当我思考之际,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我扭头一看,却只见是慕容云三从楼上走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