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三官大帝/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的话让我浑身都有些不自然,连原本慵懒瘫在座椅上的身躯都不自觉的挺了起来,慕容云三轻笑一声,看着我又道:“有我在你身边,你也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只是脑海中不由想起了那个宋平安,便不由道:“这么久了,我好像没听到宋平安的消息了,他怎么样了?”

金鹰司当初送了个铜莲台过来,目的便是想借我们的手杀死宋平安,而我也正因为拒绝了这桩买卖,所以才被金鹰司给盯上的,我尚且如此,金鹰司的主要目标宋平安的安危如何。就不由让我有些担心了。

听到宋平安这三个字后,慕容云三面色微微变的凝重起来,道:“那个年轻人……不简单,或者说他身后的势力不简单,如果非要较真的话。他和你要有一些渊源。”

“他也是发丘一脉的人?!”听到这话我着实吓了一跳。

慕容云三摇了摇头,道:“发丘经和发丘印都在你这里,世上除了你外怎么可能还有另一名发丘中郎将,只是……你知道为什么发丘中郎将的统领被人尊称为天官嘛?”

“为什么?”

我有些好奇,我以为天官只是一个单纯的称谓罢了。却没想到这其中好似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道教中有个三官大帝,分别为天官,地官,水官,合称为三元大帝。”

“三官大帝在道家中。执掌天堂,地府和海洋,地位极其崇高,其神格仅此于玉帝。”

“而发丘中郎将的天官,最一开始因为获取了一方黑印,其印有无穷威能,所以第一任发丘天官便以为此乃上天所赐,于是自封天官,将那方黑印取名为天官印,也正因如此,才有了那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的话语。”

“当然了,此天官非彼天官,你们倒斗界里,其实从古至今,也有所谓的三官大帝,只不过都失传了而已,若非上天怜悯的话,恐怕连你这个天官传人也不会再现世间。”

慕容云三话语幽幽,徐徐讲述着一件被尘封起来的往事,我静静的听完后,才问道:“那……那个宋平安是?”

“他是地官,也正是失传上千年的卸岭一脉传人,更是卸岭一脉的魁首。”

“千百年前有一句地官一出,大赦天下的话。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这三官每一官都有自己的能力和传承,可谓强大无匹,但可能正因为其的强大。所以三官传承都险些断绝。”

“天官所属的发丘,三国末期被曹操赶尽杀绝,时至今日都是苟延残喘,唯独只留下你这一根独苗。”

“地官所属的卸岭,因断元朝龙脉。被金鹰司千年追杀,昔日强大无敌,魁符一出能号召上万帮众的卸岭传承今日也险些断绝,只能说,世事弄人呀。”

说到最后,慕容云三幽幽一叹。

虽说听到三官我的心里还是很新鲜的,但是想到宋平安身属地官,又是卸岭一脉的传人,所以想必早已经被金鹰司给盯上了,我心里有些紧张,便道:“既然他的身份已经确定了,那就干脆把他接到洛阳来吧?万一他有个什么闪失,那对我们来说可就是天大的损失!”

出乎我意料的是,慕容云三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龙一和姚九指其实已经私下里商量过了,决定不过多去干预他的生活轨迹,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能伸手帮他一把。”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如果要死早就死了。还能撑得到现在?你就放心吧。”

见慕容云三都这样说了,我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但坐着想了会,我忍不住便问道:“慕容前辈,您不是说了嘛?除了地官和天官外还有个水官,那个水官是隶属搬山,还是隶属摸金呢?”

慕容云三想了想,便摇头道:“水官不隶属于四派之中,它虽然和我们不是同一个体系,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况且,地官和天官的传承都断绝了这么久,水官有没有传人在世我还真的不好说。”

“他们到底是群什么样的人?”我问。

“他们……渡的了人,渡的了鬼,却唯独渡不了自己。”

听着慕容云三略有些感慨的话语,我不禁陷入了深思之中……

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我收敛心情,将地官和水官的事情抛之脑后,跟慕容云三打了声招呼后,我才走进酒店之中。

这次为了能体现自己的诚意和歉意。所以我特地提前一个小时就赶过来了,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在我订好的位置上,我看到孙蓝衣正穿着一身警装,身旁的座椅上还放着一个头盔,听到脚步声她放下手里的杂志,看到我也是微微一愣。

“你,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坐在椅子上,我看着孙蓝衣有些诧异的问道。

孙蓝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手也拨了拨额头的短发。道:“本来就已经下班了的,结果你正好给我打电话,我看这酒店离我位置不远,就直接赶过来了。”

说着,她还抬头看了眼酒店的大厅,看着我打趣道:“这次没少下血本呀,诚意挺足的,一年前的事我就原谅你了。”

我故作松了口气的样子,给孙蓝衣亲自倒了杯水并递过去后,我才笑道:“感谢一年前的照顾之恩,让我醒来后发现自己不是被扒光衣服扔在大街上的。”

化解了之前的尴尬后,二人的聊天也轻松随意了许多,整顿饭都在一种让人满意的气氛下结束。

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嘴后心里想着是不是再聊一会就找个借口遁走,毕竟下午还要去皇朝酒吧,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正在我沉思的时候,孙蓝衣却率先开口道:“我打算辞职了。”

“啊,什么?!”没缓过神来的我愣了下,随即连忙问道:“你做的不是好好的嘛?为什么要辞职呀。”

孙蓝衣撑着下巴想了片刻,才道:“轻松是轻松了一点,可是也许是因为太轻松了吧,所以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一听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一想到自己忙死忙活的,就盼着什么时候能放自己一个长假。然后好好休息休息,体验下生活的美好。

结果这孙蓝衣呢,居然因为工作太轻松而蛋疼的想要辞职,一时间我心里微微有些嫉妒,便开玩笑道:“难不成你想去山西。一天休息六个小时,三顿伙食全馍馍的那种黑煤窑?”

孙蓝衣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不懂。”

我颇为唏嘘的点了点头,道:“是不懂,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挺羡慕你的,能像个常人一样活着。”

孙蓝衣沉默了片刻,才继续道:“这次也算是调工作吧,只不过调去的是个神秘部门。”

“神秘部门?”我微微一愣,也立马来了精神,道:“来,咱俩都这么熟了,要不你给我透透底呗?”

孙蓝衣身子往后一靠,颇为玩味的看着我,道:“这个部门,你应该挺熟悉的。”

我愣了半饷,但片刻也立马反应了过来,我眼神都变了,盯着孙蓝衣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要去的部门是总参!”

孙蓝衣点了点头,双眼都弯成了两道月牙,笑盈盈的道:“恭喜你,答对了,可是没有奖励哦。”

我卧槽一声,连忙站起身大声道:“你特么疯了?!没事去那种鬼地方干嘛?!”

这时四周的人纷纷看向了我,反应过来我连忙坐下去。看着依旧笑着的孙蓝衣压低音量道:“你就别玩了!那地方不是你能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