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守陵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微微一愣,随即爽快答应下来,道:“行,你就放心吧,别说约个时间,咱就算今天晚上去,我也保准给你把那个老家伙给揪出来!”

听到这我有些疑惑,便道:“大发,不是我说你呀,你所碰到的那个老前辈绝对是个高人,所以我跟你说过许多次了,态度要好点,你怎么动不动就来个老东西呢。”

金大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滴的,就是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老是恨的牙缝痒痒,心里没来由的想整他。”

“而且他自己也说了,他就是来我身旁还债的,所以呀,指不定就和你和明君一样。上辈子欠了我的债,所以这辈子就来还了,你说都这样了,我还顾忌什么呢?”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异常笃定老算命就是上辈子欠了自己的金大发,心里也不由对那位高人更加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金大发看一眼就恨得牙根子痒痒,他和金大发之间,又到底有着怎样的羁绊呢?

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江思越和江夏二人便来了。我们四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才等来了墨兰。

“今天东城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来晚了一会。”

过来后,墨兰浑身疲倦的将手提包放在一旁。拿起桌上的一杯白开水就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

看到此情此景,江思越一脸嬉笑的揽住我的肩膀,道:“初三呀,你这样可就不大地道了,明明你才是东城的掌印,怎么什么事都交给墨兰姐去做呀,甩手掌柜也不带这么玩的呀。”

我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也实在不好意思去反驳什么,毕竟我从长平之后到如今都已经快两年了,还一直没去关注过东城的事务,如果不是江思越说,我自己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东城的掌印了。

偷瞄了墨兰两眼,发现她并没有在意后,我才故作不开心的推开江思越,道:“那是因为九世铜莲的事情让我一直都抽不开身好嘛?这五个人里面就属你江思越最悠哉,整天流连夜场,还好意思说我。”

不等江思越反驳,一旁的江夏就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初三,这次你可就冤枉思越了。这么久他可没闲着,一直在帮着我爷爷打理家族事务呢。”

我诧异的看了眼江思越,心里也不禁打起了小九九,不知道这江思越到底知不知道江家双生子的宿命,如果知道的话。他是不是已经向江夏妥协了?

江思越听到这话面上一苦,埋怨道:“哥,我可跟你说呀,等找到九世铜莲之后你立马把总参的职位给辞了,然后接手家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种性子的人不适合去做什么族长。”

江夏笑着,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只是对江思越的话并没有表态。

喝了几轮酒后,金大发放下酒杯,用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后才看向江夏,道:“小夏哥,听说这次你找我们来是为了秦始皇陵的事情?”

江夏点了点头,道:“冥土里发生的事情想必你和墨兰都已经知道了吧?”

金大发一拍大腿,笑道:“事这么大,指定知道呀,不得不说李前辈真是活神仙呀,连冥土那种地方都去得,还连斩七位冥王,逼秦皇讲和。这种人。不是神仙是什么呀?”

江夏笑了笑,继续道:“那天李前辈和秦皇密谈的内容是什么我还不得而知,只是李前辈第二天给总参传了张纸条,上书:秦陵局破。”

“从纸条上来看,李前辈应该和秦皇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我们可以试着去准备下,过段时间前往秦始皇陵了。”

金大发听完一拍大腿,笑道:“李前辈真是神人呀,居然能逼得秦皇让开自己的祖坟给人挖,那我们也赶紧回去准备吧,我先说好了呀,我要带套音响过去,在秦陵上面蹦迪!”

然而还没等金大发兴奋多久,一旁的墨兰就给众人泼上了一盆冷水。

“别高兴的太早,你们感觉。秦皇是那种轻易就会妥协的人嘛?以他的性子,即便是妥协,肯定也会带有尊严的去妥协,如果真如大发所说的那样,他还死撑着干嘛?直接把铜莲瓣交给我们不就行了。”

“既然他不肯把铜莲瓣交给我们。就说明局势还没我们想象的那样乐观,之前我们不敢对秦陵下手,是因为冥土中的秦皇需要一个对外开战的理由,而我们不能给他落下话柄。”

“这次李前辈出手,秦皇肯定会做出一些让步,这个让步便很有可能把我们最大的后顾之忧给解决了,那就是即便我们去秦始皇陵,秦皇也不会对我们开战。”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秦陵的传奇从古至今皆有。其中说是危险重重都不为过,而且我可以断言,秦皇绝对会在墓中留下一些后手,为的,就是能除掉我们,并让李前辈无话可话。”

“所以我能肯定,这次的历程绝对不会一帆风顺,甚至是九死一生的险局,我们一路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没人想在最后关头折戟沉沙吧?”

墨兰的一席话让四人都沉默了下来,经过最初的兴奋后,如今头脑冷静再思考这件事的时候,不难发现秦始皇陵不仅没有变的轻松多少,反而会变的异常凶险。

因为正如墨兰所说的一样,在天下人的注视之下。秦皇不能让人打他的脸,如果我们几个大摇大摆的去秦始皇陵,还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秦皇在天下人的目光下如何自处?这很是个问题。

虽说它的脸已经被李平仙给抽过一次了,但抽一次或许还能忍忍,并在心里安慰自己是准备不当才导致的,但如果同一张脸被打了两次,那对秦皇的权威无疑是一次极大的打击,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它手下的人就会心生不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五个人在秦皇的眼里,属于绝对不能活着离开秦陵的类型,被一位手掌百万鬼兵,数十冥王的秦皇给盯上,并被其从心里判了死刑,这无疑让我心里压力很大。

墨兰看了我一会后,才转头看向金大发,道:“大发,还记得上次我们去秦陵勘测地形的时候所遇到的状况嘛?”

“啊?!”正在沉思的金大发微微一愣,随即道:“墨兰姐,你说的……不会是那群人吧?”

听到这我心里有些诧异,并看向墨兰,期待她能解释下是怎么回事。

看到我的目光,墨兰想了片刻,才道:“你在白马寺的时候。我和金大发去秦陵勘测地形,想要找个合适的地点下手,初时一切都很顺利,毕竟总参为我们一路开绿灯,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检查和阻拦,可是……”

“那天我和大发为了避人耳目,特地选择在夜里下手,可是不知道是走漏了风声还是怎么回事,我们刚上山没多久,就有许多人打着手电筒满山搜寻我们的痕迹,我们见势不妙就连忙下山了,第二天在四周打探了下消息,才发现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守陵人。”

“他们在秦陵附近根基极深,稍有什么风吹草动便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和金大发因为打探消息的时候没想到这点,所以被他们顺藤摸瓜给找上了门,最后要不是向总参求援的话,恐怕能不能活着走出去还是个问题。”

听完后,我心里除了替墨兰感到后怕之外,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毕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世上居然还有守陵人,而且……守的还是一座前秦的陵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