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您也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知道,守陵人这个行当其实从汉至清一直都有,尤其是清时,更有专门的守陵大臣存在,而在清朝以往,每当有帝王下葬的时候,陵墓旁便会由朝廷迁来许多罪犯或者奴隶,给这些人自由身,可以在陵墓四周耕种,唯一的代价便是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后人世代都要看守陵墓!

当然了,世代看守也仅仅是嘴上说说而已,每到朝代更替的时候,那些守陵人就一个比一个跑的快,致使所谓的守陵也成了一个空谈。对这方面比较了解的我一直都对所谓的守陵人嗤之以鼻,可没想到,今天居然从墨兰的口中,得知了一个很有可能是守陵人的组织存在!

如果是清朝的守陵人,我还能硬着头皮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个事实。可是秦国灭亡之时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年了,所以我实在不敢置信,秦陵居然还存在守陵人。

惊诧之余,我看向江夏,道:“小夏哥。论情报一直是你们总参最为灵通,关于这事难道你们一点都不知情吗?”

江夏轻咳两声,道:“其实在墨兰这件事以前,秦陵四周确实有些人自称是秦岭守陵人,还称自己是秦地遗民。世代生活在秦陵四周。”

“可是一开始我们的反应和你差不多,以为是一群人在借着守陵人的名义沽名钓誉,毕竟秦朝都灭亡两千多年了,谁都没想到它居然还存在着一支守陵人。”

“墨兰的事发后,我们当场逮捕了几名男子,经过审问之后,我们发现这几名男子都身处在一个家族之中,这个家族在秦陵四周是大族,能和这个家族沾上关系的人足有上万,而这个家族我们称呼它为秦家,秦家里还有一个秦老,就是他自称自己是守陵人,且在暗中指使他们的行动。”

“说起来,这秦家虽然庞大,可族人大多都有自己的营生,只不过这秦老威望很高,所以才能指使这么多旁系族人,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秦老的话,所谓的秦陵守陵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一开始我们想着顺藤摸瓜,去找到那名秦老,只要说服了他,那么秦家便也不再是我们的阻碍了,可是不得不说这秦老的老辣,我们耗费了许多时间,都没能摸到他的藏身之地。反而被当地的秦家族人给搞得狼狈不堪,无奈之下我们便只能先结束对秦老的行动,静观其变等待局势进一步的发展。”

听完后,我心里有些无语,江夏的话虽然说的委婉。可我还是听懂了,简单的来说就是总参被一群地头蛇给刁难的下不了台,只能硬着头皮先把这件事放到一旁。

这时候我莫名想起了在将军墓前刁难孙蓝衣的画面,不知道那时候的孙蓝衣,是不是也像如今的江夏一般无奈……

“哥。不就一条大一点的地头蛇嘛,居然还能让你们总参妥协?”江思越有些诧异的看向江夏,道:“实在不行联系当地警方,把几个跳的最欢的人给抓进局子里,这群刁民就是欺软怕硬,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强势一点,保准没一个人敢再吱声。”

江夏叹了口气,摇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秦家在西安盘踞多年,临潼县至下河村里面多数都是秦家的人,如果处理的过程中一个不对,那就会引来社会极大的舆论,甚至很有可能会把一直隐藏很好的总参给扯到明面上,这个责任太大,谁也不敢背。”

我点了点头。民自古以来便如水一般,平静时万里无波,一艘木筏都能在其上行驶的极为平稳,汹涌时便如滚滚巨浪一般,即便是高大无比的楼船。在这种力量面前也只能倾覆。

所以,民意自古以来便如水一般,可载舟,也可覆舟。

从古至今,都不乏有用舆论来满足自己私利之人,如果爆出个某地警方强行抓捕无辜村民的新闻出来,那别说西安了,全国都要彻底沸腾起来。

想了片刻,我缓缓道:“也就是说,总参在这件事上给不了我们什么帮助?”

江夏摇了摇头。道:“在那个秦老还未浮出水面的时候,总参这里已经不想再参与进来了,但只要你们能找出这个秦老的藏身之地,那么后续的一切就可以交由我们总参来处理了。”

我点了点头,虽然对这个回答有些不满。但我也不能去说些什么,在洛阳这个地方也许江夏可以一手遮天,但在别的地方,因为总参的机制不同,所以江夏也无法给予我太大的帮助。

简而言之。总参不是江夏一个人的,他所负责的,也仅仅是一个洛阳市罢了。

从江夏那里得知自己能够获得的帮助后,我们坐在一起商量了会,最后决定去西安的时候一切从简。最好不要吸引到秦家的注意,毕竟西安因为有个秦始皇陵的缘故,所以每年到西安的游客很多,只要我们低调点,应该惹不上什么乱子。

最后我们又一起商量了去西安的时间。决定下个月的月初前往西安,我在心里盘算了下时间后,发现还有半个月左右。

商量好这些事后,我们也没什么事情需要讨论的了,于是一行人喝酒喝到了十一点多,随着江夏和江思越的率先离场,我们这场聚会才宣告落幕。

我喝的醉醺醺的,临走前我拦住金大发的肩膀,道:“大发,明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你把那个老前辈带到你家里去,然后我再去你家和那位老前辈交流交流,说不定能从他口中问出我们这一行的凶吉所在,记得,态度要好一点。懂吗?”

金大发打了一个酒嗝,嘴也一下子咧了开来,那两颗黄澄澄的大金牙在灯光下格外闪耀。

“放心吧初三,到时候我绝对把那老家,老前辈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让他知无不尽,行不?”

看金大发保证的这么好,我点了点头,内心不禁也放心了下来,走出酒吧。我坐在车上,然后让慕容云三送我回当铺,脚步虚浮的走到楼上后,我洗漱一番便一头栽倒到床上。

第二天起来时,已经是大中午了。望着从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我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这时候我总会怀念许久不见的老黑,那家伙如果还在的时候,此时一定雷打不动的躺在我身上晒太阳。

让我聊以自慰的是。老黑也曾经跟金大发等人说过,未来会来找我,所以我和它并不是永别,未来总会有再见面的那天。

当然了,每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内心总会有些忐忑,再和老黑见面的时候,它到底会不会变成一副让我认不出的模样来呢?

相比较一个魔威滔天的老黑,我更喜欢以前那个懒散中带着一丝倔强的它。

起床洗漱完后,我下楼给龙一雅静做了一个午饭。吃完饭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一点钟,我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接着给金大发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事情安排好后,我才在慕容云三的陪同下向金大发的家行去。

虽然以前没来过金大发的家,但我对这里却并不陌生,因为唐果和唐宇的家也在这里,二者之间可谓是在同一个小区。

把车停进金大发别墅里的车库后,我整了整衣领刚想下车,却看到慕容云三已经先我一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我有些诧异,微微一愣后,道:“慕容前辈,您也去?”

慕容云三笑着点了点头,道:“怕你被人欺负,帮你镇镇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