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是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上,慕容云三并没有第一时间启动车辆,反而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不禁有些疑惑,便问:“慕容前辈,您怎么了?”

慕容云三单手放在方向盘上,想了片刻,才扭头看着我,认真道:“你回去后调查下那个不才,我感觉他和金大发的关系应当不一般。”

我点了点头,也应和道:“我知道了。”

其实即便慕容云三不说,我也准备去调查下,因为胖道人的所行之事,都对金大发太好了,二者对彼此的态度。简直天上地下。

其实金大发这个人虽然对外人很心黑,但他的本性并不坏,最起码对一个不影响自己利益的陌生人,金大发还是很和气的。

可是对待胖道人,他似乎违反了自己的原则。用他的说来说,就是看到胖道人心里就有火。

再反观胖道人,也是颇为让人无语,对我这样的人不说是冷淡,但最起码是不会为了陌生人牺牲自己的利益,他这样的人会很好的保护自己,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金大发。

之前我费尽口舌,无非就是想从胖道人的口中得到一点信息,可是胖道人对我除了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外,其他一丁点的帮助也不肯给我。

再反观金大发,只是站出来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让胖道人心甘情愿的折了五年阳寿,我深度怀疑,胖道人之所以帮助我,为的其实也是金大发。

胖道人说,他之所以如此待金大发,为的就是还债,可是我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什么样的债,才能让胖道人对金大发好到这种程度。

坦白的说,我对胖道人和金大发之间的羁绊很感兴趣。

从金大发那里回来后,我给墨兰和江夏两人打了个电话,将二人叫到姚记当铺后,我将上午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二人听,接着我待二人消化了一会后,我才看向江夏,道:“你能不能动用下总参的能量,去调查下那个不才的底细,我感觉他和大发的关系应当不一般。”

“不行,不能这么做。”

江夏刚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墨兰就直接提出了反对,道:“没必要去调查那个胖道人了。”

我微微一愣,给了墨兰一个疑惑的目光,墨兰想了想。道:“从你所说的种种状况来看,胖道人无疑是我们这一面的,既然如此,我们还有调查这个人的必要嘛?”

我摩挲着下巴,虽然墨兰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可我犹豫了片刻,却还是道:“可是,我总感觉这个人和金大发之间有什么渊源。”

墨兰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看着我,认真道:“即便调查出来后。你又打算怎样处理?即便,即便他真是金大发的某个亲人,可是如果当金大发得知这件事后,你能明白他的心情嘛?”

“大发从他爷爷死后,就一直是一个人挺过来的,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他不需要所谓的亲人,因为这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他接受不了这件事情的。”

我先是有些不理解,但当我想到金大发的身世后,我脑海里猛地一亮,我深吸了口气,点头道:“我。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们三个人知道就行了,如果那个不才真的是大发的……那他迟早会跳出来的,我们也不要再纠结此事了。”

待二人走后。我站在门口看着繁华不已的古玩街心里有些难以言明的落寞感,良久我看向某个方向,心里却有些疑惑和不解。

不知道当年金大发的生父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把年幼的金大发遗弃在城隍庙前的石阶上。

之后的两天里,我一直待在姚记当铺里。而因为有我在,所以雅静也难得能体验一段悠哉悠哉的时光,可是没等她得瑟多久,江夏便又一次的找上了我。

江夏没待多久便走了,只是留下的消息却让我的心口有些发闷。

自从墨麟死后,他的遗体便被我带到了洛阳,这次江夏来,他告诉我墨麟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并给我带来了一罐骨灰。

回想到以前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如今却被装在了一个毫无生气且冰凉的罐子中,我心里便有些发堵的。他终究,没能飞出那个囚笼。

犹豫了片刻,我给江思越,墨兰,金大发等人都发了一条信息。因为我想在去秦始皇陵之前再去一次黄山,把墨麟的后事给解决妥当,三人收到我的信息后,没过多久便纷纷回话,决定和我一起前往黄山。

第二天一早,我和金大发四人坐上了前往黄山市的列车,在经过一天的旅途波劳后,我们也总算抵达了那个以一座山命名的城市。

因为有总参的帮助,所以带着一罐骨灰的我们并没有遭受到什么阻拦便来到了黄山风景区里,因为这个时候不是什么节假日,所以黄山风景区里的游人寥寥,我望着四周亮丽的景色,心里被塞满了忧伤。

毕业前,我憧憬这里,并在心里决定毕业后到这里好好游玩一番。

可是因为九世铜莲,所以我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我之前也没能想到,我第一次来黄山,居然是为了给友人送葬。

站在高处,四周的风景尽览,我犹豫了片刻,接着将罐子打开,将其中的骨灰扬扬洒洒的倾向天空。

“这里是个好地方,墨小兄弟会喜欢的。”

金大发狠狠地吸了口手中的烟,接着低声嘟囔道:“诶,之前就想着如果墨小兄弟能出来,那我一定带着他好好上道,走条好路子出来,谁能想到……”

我叹了口气,金大发所说的何尝不是我心里之前一直有过的想法,只是世事难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预知结局是什么样的。

从黄山回来后,距离下个月初已经不剩几天了,我在当铺里好好的休息了一天。接着才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由慕容云三开车把我送到了姚家四合院。

到地方的时候,姚九指已经吃完午饭了,见我来了他笑了笑,道:“吃了没。我让厨房再做点菜吧,咱爷俩坐一起喝两盅。”

我摇了摇头,道:“来之前陪老爷子吃过了,这不下个月就要去西安了嘛,所以想着临走之前来您这坐坐。”

姚九指点了点头并没有勉强我。接着我们二人来到了客厅里,姚九指沏了一壶茶后,才看向我缓缓说道:“西安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想必你心里也有数,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万事小心。”

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在神游太虚,记得以前来姚九指这里,多是为了请教和求指示,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再来姚九指这,我却仅仅是为了一个形式了。

二人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后,我才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当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姚九指想要告罪一声的时候。却只见姚九指坐在沙发上,那本就单薄的身躯如今细看之下更是枯瘦,他那张满是风霜的脸庞,也不知为什么,竟带着一丝哀伤。

“九爷。您怎么了。”我有些好奇和忐忑的问道。

姚九指缓缓收回目光,轻轻一笑后,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你和你爷爷罢了。”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感觉有些尴尬,却没想到姚九指沉默了片刻后,幽幽一叹,道:“你知道吗,我姚九指做事一向问心无愧,只是这世上,却唯独对不住三个人,一个是你爷爷,而另一个,就是你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