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至西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后,我丝毫没有犹豫,道:“老黑的命在我眼里比那个所谓的愿望重要,慕容前辈,您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慕容云三注视了我半饷,随即幽幽叹道:“你这孩子……也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也就不是你了。”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道:“冥猫一族的诅咒是上天给予的,所以一些话我不能明着说,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随后,他拿着书走到了一旁,我盯着他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抬头看了眼碧蓝的天空,我心里充满了敬畏,每当我知道的事情越多,我对头顶这片天空便愈发的敬畏,这是一种人类对未知的本能反应……

捧着发丘经,我心里一直在想着慕容云三那番话的含义,老黑和冥猫一族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这个关联又和拯救老黑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想着想着,我心中渐渐知道该怎么做了……

“前辈,谢谢您了。”

走到慕容云三的面前,我恭恭敬敬的谢道。

慕容云三抬起眼帘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的道:“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慕容云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笑后又叹道:“以往,人们都说世上最大的不可思议,是能得到九尾冥猫的一个愿望,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我如今却感觉,九尾冥猫能遇到你这样的人,才是世上最大的不可思议。”

“老黑,真的很有福分。”

饶是我脸皮厚,听到这样的夸奖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笑了笑,道:“没什么不可思议的,虽然钱权动人心,但世上总有那么些傻子。”

慕容云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呀,确实是傻子,钱权二字说来轻巧,却动了多少人的心呀,古往今来多少人,都是死在了这两个字上,人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东西,一些人多精呀,可是在这两个字的面前,都被猪油蒙了心,九尾冥猫的愿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一些人眼里,能得到它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事情,可对另一些人而言。它却显得无足轻重。”

不知道为什么,慕容云三说着说着,眼中竟透出了一丝哀伤。

“你知道吗?”慕容云三看着我,道:“我曾经的儿子,因为一天三顿的粗粮淡饭。生生闷死了自己的爹,我有时候就纳闷,我难道就这么不值钱嘛?那可是自己的爹呀……”

即便千年过去,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慕容云三依旧有些无法释怀,听到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我心里堵堵的,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慕容云三看着蹲在他面前的我,愣了半饷后忽然微微一笑,道:“看你今日如此,不枉我护你两世周全,便是结局被九天玄雷打成劫灰,我也无悔了。”

说罢,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眼神中带着一丝眷恋,又带着一丝哀伤……

转眼已到约定的日子,我在楼上收拾好行囊后,便慢慢悠悠的下了楼,在客厅里和龙一等人吃完早饭后。江夏几人便陆陆续续的来了,待我吃完后,慕容云三缓缓放下手里的半个包子,道:“这次,我依旧不能和你一起去。”

我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意外,如果慕容云三真能跟我一起去秦陵,我心里反而还有些不安呢,因为这意味着秦皇那边的反扑会很大,慕容云三虽然强大。可也不是万能的。

拎着行囊,我站在门口看着龙一沉默了一会,过了片刻,龙一放下手里的筷子,已经透着些暮气的脸上露出一丝并不好看的笑意。道:“咋啦,还跟恋家的孩子似的,一些话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明白,去吧,我还不会死的这么早,即便要死,我也得先看你结了婚。”

站在门口,我喉咙眼有些堵堵的,龙一现在的状况是每活一天都是赚的,说不定哪天一大清早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坦白的说,如果可能的话,我很想给龙一养老送终,以偿他这一路的舔犊扶护之情,可是现在局势的紧迫却让我犹豫不得。

想了想。我跪在地上给龙一磕了三个头,龙一也坦然受之,站起身,我看着龙一语气有些沙哑的道:“老爷子,您放心,九世铜莲的事了之后我就结婚,到时候生个大胖小子送您面前。”

听到大胖小子这四个字的时候,龙一哈哈大笑起来,道:“行,这可是你说的呀,我等着!”

点了点头,我咬牙转过头去坐进了车里,只是看着窗外姚记当铺那四个大字的时候,我心里依旧有些酸楚。

这间当铺,就是我在洛阳的家,要是龙一哪天突然走了,这家还叫家嘛?

车里,气氛有些沉默,一直开出古玩街,身旁的金大发才沉声说道:“放心吧,我请那个老算命的给老爷子算了一卦,他说老爷子现在阳寿还远远未尽,最起码也能活到一百来岁。”

我点了根烟,根本就懒得去理金大发,这话一听就假的不能再假了,一点诚意都没有,不过想到那个不才后,我心里忽然一动,道:“你没事的时候也多去陪陪那个前辈吧,他待你不薄。人要知恩图报,按理说这个道理你比我懂,也用不着我来教。”

金大发打了一个哈哈,满不在乎的道:“算了吧,我顶多不再去欺负他,你让我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还不如杀了我呢,你说这事也邪门,为啥我一看到他那张脸,就恨得牙根痒痒呢?这世上还真有天生就不对眼的人,诶……只能说这是他的命。”

看着金大发的样子。我知道劝了也白劝,所以便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不过我在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后无论如何也要去试探试探那个不才道人,看看他的身份到底是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但想到这我就头疼了起来。如果他真如我和慕容云三所猜的那样,到时候我又应该怎么办呢?告诉金大发?我可不敢!因为金大发知道这事后保准去拿刀把不才道人给剁了,可要是瞒着金大发我又有些不忍,毕竟金大发有资格知道这件事,而且当年他的身世之迷也确实需要一个解释。

想了半天。我幽幽的叹了口气,将这件事暂时抛到了脑后,因为有些事只能听天由命……

靠在座椅上休息了会,又和金大发接班开车,最终我们在下午五点多到达了西安市,这一次我们来的非常低调,甚至车辆从惯用的悍马换成了低调的桑塔纳,打扮也十分像是自驾游的游客,只是那一个个旅行包里,却藏着枪支。火药,尼龙绳,狼眼手电筒等工具。

这还只是最基本的,西安市的总参分部,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防化服,防毒面具等等工具,这不能怪我们小题大做,而是关于秦始皇陵的种种传说,不得不让我们谨慎的去处理这件事。

将车子停在酒店的停车场里,我们五个人背着包走下了车,到前台拿到钥匙后,我们集合到一个房间里开始商讨接下来的事宜。

江夏站在床前,看着坐在床上的我们想了片刻后,道:“关于秦始皇陵里面需要注意的事情,我稍后再说,现在我们要讨论的,并且要防备的,唯有秦家!”

我们凝重的点了点头,其实刚开始我们对秦家并没有如何在意,认为它顶多算是顽固一点的地头蛇罢了,但不才道人以五年阳寿所说的那一句话,却让我们不得不开始防备这个原本还不怎么起眼的秦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