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秦陵之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有不才大师的告诫在前,所以我目前把秦家放在我们需要警戒的第一位上,大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江夏看着我们缓缓道。

无一例外,我们都没什么异议,因为队伍中,最冷静,也最适合当领袖的人唯有江夏,我对此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先不说能者居之这个道理,仅论我们五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心生隔阂。

见大家都同意了,江夏点了点头,继续道:“秦家,因为我们之前没对这个家族太过在意,所以关于它的信息也并不是很多,只知道秦家自建国起便盘踞西安,是这里最大的家族,仅旁系族人,便有上千之众,西安的各行各业,都能看到秦家族人的身影,数十年的时间,秦家的触手已经遍布西安的每个角落,可谓是根深蒂固。”

“秦家的势力虽大,但在过去的岁月里却从没什么违规违纪的现象。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安分守己,所以这次秦家突然跳出来,我们总参内部也十分吃惊。”

听到这,我除了有些惊叹秦家在西安本地的权势之大外,又不禁有些疑惑,便问:“秦家的那个秦老呢?又是什么来历?”

“他……”江夏顿了顿,随即道:“他本名叫秦君,年轻时是秦家家主,不过一直也没什么特别出格的地方,年长后,他渐渐隐于幕后,只不过威望却与日俱增,可以说在秦家里,最有权势的人就是他,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比秦家的现任家主说千百句话都要好使。”

“哈哈,这不就太上皇嘛?”金大发拍腿笑道。

江夏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道:“没错,在秦家,他就是太上皇。”

这时,一旁的墨兰皱了皱眉头,问道:“这秦家,难道真是从秦朝繁衍至今的一支守陵人嘛?”

江夏想了片刻,随即无奈摇头道:“坦白的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时代太过久远,所以一些东西根本无法考证,不过根据调查我们得知,在秦始皇陵四周的许多人家,包括日常维护秦始皇陵的一些工作人员。都是秦家族人,以往我们还没发觉这有什么不对,但现在看来,秦家明显一直对秦始皇陵都有关注。”

墨兰听闻后点了点头,道:“根据这点来看。秦家的守陵人身份应该可以坐实了。”

“真邪门。”金大发咂了咂嘴,感叹道:“从秦至今两千多年,居然真的有守陵人能够传承繁衍到现在,且还一直没有忘掉自己的使命,单从这份坚持来看。秦家确实挺值得让人尊重的。”

一旁的江思越听了这话眼皮一跳,道:“可是,他们的坚持如今对我们来说恰恰就是最大的障碍,不迈过他们这道堪,秦始皇陵我们进不去。”

“其实,秦始皇陵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好进,即便没了秦家,我们想进去也是千难万难。”江夏苦笑一声,嘴角都带着一丝苦涩,道:“根据史料上的记载,司马迁说地宫之深“穿三泉”,《汉旧仪》则言“已深已极”,虽然现实没那么夸张,但是根据我们现在的考研来看,秦始皇陵的地宫距离地面足有30余米深。你们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嘛?”

曾经对秦始皇陵研究过一段时间的我自然是毫不疑惑,可金大发却掰掰手指头,喃喃道:“三十米……三十米……我特么最起码要挖一个礼拜才能挖穿吧。”

看金大发面色苦的都能滴出水了,一旁的墨兰又冷不丁的说道:“帐不是这样算的,你别忘了。秦始皇陵的上面还有一座山呢。”

金大发面色一僵,良久他哀嚎一声,道:“卧槽,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我心疼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要知道秦始皇陵不仅是中国历朝历代墓葬中规模最大的。就连坟包也同样巨大,那已经不能够叫做是坟包了,而是真真正正被堆砌成了一座山……

光是如何挖开秦始皇陵并进去就已经足够让我们为之头疼了,可江夏却还看着沉默的我们,又道:“虽然很不想给你们泼冷水。但一些事情我还是要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们经过后来的测验,发现秦始皇陵之上的土壤里汞含量严重超标,你们也看过秦始皇陵的一些史料,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心里猛地一沉,汞含量严重超标,就意味着北魏学者郦道元的那句以水银为江河大海在于以水银为四渎、百川、五岳九州,具地理之势的话是真的!

水银是剧毒这件事谁都知道,而水银挥发后的气体同样也是剧毒,甚至毒性还要超过水银,那些剧毒气体在墓中封存两千多年,已经慢慢和瘴气融合,估计寻常人哪怕吸上一口也会一命呜呼!

为了不受这些瘴气的影响,我估计我们只能穿着防化服并携带氧气瓶才能下到地宫里,而携带这些东西不仅意味着我们的行动能力会被大幅度削弱。还意味着我们行动的时间也会被压缩在几个小时之内,一旦超过了这个时间,等待我们的便会是死亡!

众人沉默了半饷后,墨兰忽然抬起头看向江夏,道:“如果能把秦始皇陵打开个口子,让里面的毒气被释放出来,我们是不是就不需要携带氧气瓶和防化服了?你应该也知道,在那种环境下带个氧气瓶意味着什么。”

江夏点了点头,苦笑一声后,道:“我当然知道了,只是说实在的,秦始皇陵的地位在考古学界非同一般,秦始皇陵被发现后不少学者都请求发掘秦始皇陵,但这些请求无一例外都被驳回了。”

“被驳回的原因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秦始皇陵的挖掘难度太过巨大,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墓室封闭了太久,一旦有新鲜氧气的涌入,墓中无数文物都会被毁,那些文物全都是国宝,损失一件就已经是极大的损失了,如果全都损失掉,那我们就是民族的罪人了,这个罪名,没人敢担。”

“虽然我们此行无比的重要,以至于让上面扛下重重压力,为我们的行动大开绿灯,但这种压力太过巨大,不是一个人,或是一个部门能扛的下来的,九世铜莲虽然关乎国本,但这些东西不能广为宣传。所以我们只能默默的忍受这些议论,虽然我们已经在极力争取了,但得到的结果也并不好。”

“为了保护墓里的文物,秦始皇陵可以被打开,但能被打开的时间很短,甚至我们进去后他们就得把墓口再堵塞住,以此来最大化的减少损失,所以墨兰所说的那种方法虽然是最为妥当,也是最为安全的,但我们却不能去做。因为有时候我们必须要去妥协。”

“什么?!”听完后,看着一脸无奈的江夏我倒是挺能理解的,但金大发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骂骂咧咧的道:“我们进去后墓口还要被塞住?这特么不是让我们去送死嘛?!这买卖谁爱干谁干,我不玩了。墨兰姐初三,我们回洛阳!让总参自己玩去。”

我连忙起身拉住金大发,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他,因为即便是我,听了后都有一种要被推了去送死的感觉。但即便如此,也和江夏所说的一样,有时候必须要学着去妥协,不然仅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秦始皇陵,更别提进去后把铜莲瓣给带出来了。

看到金大发有些抓狂,江夏默默的叹了口气,那张有些狰狞的脸上写满了愧疚。

“你特么鬼叫什么呀?我哥不也得跟着我们一起下去嘛?这总参又不是我哥一个人的,一些事即便是他也做不了主呀,何况秦始皇陵的干系这么大。即便是总参的全国总负责人也扛不下来!”江思越站出来冲金大发不满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