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一句话/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江思越和金大发二人即将争吵起来,还好墨兰及时站了出来,不得不说,在这个只有五个人的小队伍里,威望最高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江夏,而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墨兰,她仅仅是站起来,就让撸起袖子准备和江思越干一架的金大发泄了气。

“大发,你要是想回洛阳的话。我等下给九爷打个电话,你可以自己回去,相信九爷也不会怪你的。”起身后,墨兰看着金大发淡然道。

金大发干笑两声,讨好道:“墨兰姐,瞧你说的,我金大发又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只是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吧,秦始皇陵里面摆明就是九死一生的险局,结果这也就罢了。可我们自己人还拖我们后腿,这不是摆明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

对于金大发,墨兰也没有太过责怪,她轻轻的撇了金大发一眼后,便看向江夏,道:“你刚刚话应该还没有说完吧,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五个人可真就是必死无疑了。”

江夏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进入秦始皇陵之前,总参会给我们一个信号器,等我们拿到九世铜莲瓣后,可以用信号器联系外界,外界确定我们的身份后会重新打开洞口,接应我们出去。”

江夏说完后。无论是金大发还是我都松了口气,这样做虽然危险还是很大,但最起码有了一丝生机,江夏之前的话里带给我的可都是满满的绝望……

墨兰得到答复后点了点头,接着她看向金大发,道:“其实,我们寻找九世铜莲都有着各自的目的,无论你们愿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一个事实,所以既然掺杂了个人的私欲,一些事情我们便不能再去抱怨了,因为我们没有资格,大发,听懂了吗?”

金大发虽然脸色并不好看,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一旁的我看到这幕心里也有些疑惑,我寻找九世铜莲的目的是为了我的友人和家人,江夏寻找九世铜莲除了身负总参的使命外,不外乎还想借助九世铜莲来斩断江家禁地里的羁绊,至于金大发的话……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寻找九世铜莲应该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他的爷爷。

在场的所有人里,我唯独看不透的人只有墨兰,如果说其他人都有各自的目的,那墨兰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圣者部落的诅咒已经祛除,她心头最大的一块心病也没了。既然这样,她为何还要跟着我们去寻找九世铜莲呢?

究竟,是因为墨兰放心不下我们,还是因为她内心最深处,隐藏着一个我们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呢?

调节好队伍里的矛盾后。墨兰重新坐了回去,将指挥权交给了江夏。

“关于秦家的事情因为我们还没有什么线索,所以目前也只能对其保持警惕,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如何打开秦始皇陵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总参吧。”江夏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抬头向我们说道。

“这样说的话,难道我们这几天待在酒店里就好了?”金大发说道。

江夏想了想,随后点头笑道:“不是不可以,但既然来了西安,还恰好有几天的空闲时间,不如我们去秦始皇陵的上面看看,还有兵马俑博物馆,也可以去观光观光,你们觉得呢?”

金大发一拍大腿。大声道:“行,反正我们什么都不带,装成观光客去秦陵旅游,这样秦家也保准发现不了我们的身份。”

对于这个决定,我和墨兰都没什么异议。毕竟想要打开秦始皇陵不是一件易事,即便是总参,恐怕也要废上一些时日,在此期间我们不可能天天待在酒店里,出去上秦兵马俑和骊陵(秦始皇陵)看看显然是个不错的决定。

夜晚。五个人吃完饭后便坐在一起闲聊,聊完后又打了会扑克,一直到九点钟,江家两兄弟才告辞离去,而金大发看了眼我和墨兰后也打了个哈欠。道:“时候不早了,墨兰姐,初三,我先回去睡了。”

金大发走后,房间里面便只剩下我和墨兰两人了,我收拾完桌上的纸牌后坐在椅子上感觉有些尴尬,正想找个借口回房休息,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兰忽然开口问道:“喝酒吗?”

“啊?”我愣了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墨兰就走到酒柜面前从里面取出了一瓶红酒。往醒酒器里倒了一些后,便拿着两个高脚杯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端起杯子,看着酒杯里醇红的液体一时间有些默然,而墨兰也没有说话,所以一时间二人间的气氛尴尬无比。

“老爷子身体不怎么好了呀。”

过了会。坐在我对面的墨兰忽然说道。

我端着酒的手抖了下,随即叹道:“嗯,对,医生说,老爷子已经快到寿归正寝的时候了。”

墨兰呡了口酒后,看着窗外的夜景神情有些落寞,道:“说起来,老爷子当年也有够偏心的呢。”

“怎么这么说?”我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当年,张爷和九爷都在老爷子的手下效力,只是因为九爷当年太过毛躁。所以老爷子更加喜爱沉着冷静的张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老爷子对你更是溺爱,虽然你这个人确实比较对老爷子的胃口,但不得不说。还是因为你身上有了太多张爷的影子。”墨兰笑道。

我沉默了片刻后,道:“我记得,老爷子以前是西城的龙头吧,只是卸任后因为无后,便把龙头的位置传给了九爷。”

墨兰没有反驳,笑道:“没错,因为九爷当年的性子太烈,所以人缘不怎么好,而张爷和九爷是至交,当年二人许诺过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张爷便在老爷子卸任之时恳求他把龙头之位让给九爷,老爷子思考了几天后便同意了,于是把原本打算传给张爷的西龙头之位给了九爷,当时很多人都说张爷傻,如果张爷什么话都不说,那他就是东西两城的龙头,也将是洛阳倒斗界真真正正的无冕之王,可是,他却亲手把这个皇冠丟掉了。”

我静静的看着墨兰,虽然她一脸平静。但我却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波澜,待她说完后,我才淡然道:“如果我爷爷当年不这么做的话,他和九爷也成不了至交,再说了,即便成不了双龙之主,他当年依旧是洛阳倒斗界的无冕之王,只是,说他坏话的那些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与这点相比,我更想知道老爷子当年为什么这么喜欢我爷爷。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墨兰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因为老爷子无后,所以张爷在老爷子手底下的时候雄心勃勃,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结果某一次行动中却得罪了另一位龙头,于是当初已经崭露头角的张爷被拎到老爷子的面前,老爷子当时也对这个有些不老实的手下起了杀心,结果张爷对老爷子说了一句话,也正是那一句话,让老爷子消了杀心。从此也对张爷格外上心起来,渐渐的,这种上心变为了喜爱,张爷也正因为这句话而得到了老爷子的庇佑,在渡过最危险。也最一无所有的蛰伏期后,张爷便如一飞冲天的潜龙一样,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再之后,所有人都以为张爷会老实下来,然后接任老爷子的西龙头之位,可没想到张爷在某一夜后,取代了当初他所得罪的那位龙头,成了如今你所执掌的区域掌印,也从那时起,他便被人唤为,东龙王张晋。”

听完后,我的内心除了自豪之外,更多的则是一种疑惑,我看着墨兰,问道:“我爷爷对老爷子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