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给我一个理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不知道。”墨兰捂嘴轻笑道。

我无语的看着墨兰,感觉心里跟猫抓的一样,这种把悬念吊足了,可是最后跟你来一句我也不知道是最气人的,甚至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太晚的话,我都想给龙一打个电话,把这个事情给问个清楚了。

再三确定墨兰真的不知道那句话是什么后,我才无奈的喝了口酒,正当我打算把酒喝完,回房洗个澡然后就睡觉的时候。墨兰看着我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却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她那直勾勾的眼神,我不舒服的挪了挪身子,道:“你,你在看什么呀?”

墨兰回过神后摇了摇头,道:“没,没想什么。”

说完后她想了想,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我:“对了,你和她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

我身体猛地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眼墨兰。要知道她之前可从来没问过我这个的呀。

看到我的眼神,墨兰勉强的笑了笑,道:“怎么啦,跟看见鬼了一样。”

我揉了揉鼻子,苦笑一声,道:“没什么,只是,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问这个。”

墨兰沉默了片刻,才道:“你应该不想老爷子死前都看不到你成家吧。”

我微微一愣,接着不禁有些默然,虽然我之前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可不得不说,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迟早要去面对这个问题。

龙一待我爷爷不薄,对我更是跟对待自己孙子一样。龙一一生无后,即便他自己不说,我也知道这一直是他的一个遗憾,他之所以如此偏袒我,便是把原本属于他后代的关爱放到了我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我确实不应该让他带着遗憾死去。

如果说我没有喜欢的人也就罢了,可是在有蔣明君的情况下,我确实不应该再去逃避这个问题,因为这样做无论对龙一还是对蔣明君都不公平。

之前我逃避,是因为我怕自己走不到最后,给不了蔣明君一个圆满的结局,当然了,这其中还掺杂了一些我对待墨兰有些愧疚的情感,但如今随着九世铜莲的脉络愈发清晰,我也渐渐有信心能走到最后了,而且和蔣明君相处的这么长时间里,我和她的情感也经历了数次考验,在失去过蔣明君一次的情况下,我不想再失去她第二次。

一想到在白马寺的生活。深夜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桌上的一盏枯灯,脑海里想的全是蔣明君面容的煎熬生活,我就深深地恐惧,深深地恐惧蔣明君会再一次离我而去。

如今,是时候该给这段情感一个交代了。也是时候……该给墨兰一个交代了。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深吸了口气后,道:“回去后,我就结婚。让老爷子放下这桩期愿。”

“和她吗?”

“嗯。”

说完那个字后,我不敢再去看墨兰的脸,其实墨兰为我付出的东西丝毫不比蔣明君少,所以一想到这的时候,我心里的愧疚便抑制不住,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看她,因为我怕我一旦看了,就会心软。

“其实,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我比她要更早的遇到你,所以,所以……是我那里比不上她吗?”墨兰的声音虽然冷静,却带着一丝颤音。

“没有,你和她都很好。”

“那你给我一个理由吧,告诉我为什么。”墨兰故作坚强的问道。只是看我半饷不说话,她紧握双拳,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

“告诉我,告诉我呀,让我找个理由死心呀。”墨兰惨笑道。

我不知道墨兰为什么会挑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给挑明。让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心里也慌成了一团乱麻,我此时真的很后悔,后悔吃完饭后没和金大发一起走,但饶是我找了这么多理由期望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是当我听到墨兰的话语后,心中依旧如同被针扎了一样。

“因为,她除了我外,一无所有”我深吸了口气,有些痛苦的低声道。

房间里沉默了许久。半饷,我听到墨兰喝酒的声音,随后墨兰放下杯子,声音和情绪冷到了极点,如同一块千年寒冰一般。

“我知道了,婚礼的时候别忘了叫上我,我也会去的,今天的事我们都当做没发生过吧,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出了房间。当我关上房门后,不禁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毯上,捂着头心脏如同被人揪住了一样。

走廊里静悄悄的,洁白的灯光洒在橙红色的地毯上显得格外清冷,我呆呆地坐在地上。身后的房门里隐隐传来了抽泣声,我望着天花板,双眼又一次的失了神……

“你这样,对她会不会太残忍了?”

床上,蔣明君从身后环住我的脖颈,语气有些不忍的道。

我闭上眼睛,感觉心里有些无奈,还有一丝愤怒,明明是为了她我才去伤害的墨兰,可现在蔣明君居然好似在指责我一般。这让我有些忍受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把你扔了,然后转头去娶墨兰才是正确的?”我语气生硬的说道。

蔣明君将脸贴在我的背上,轻声道:“也不是不行呀,其实。她比我要更适合你,最起码,她能陪你逛街,陪你和朋友吃饭,能光明正大的做你的贤内助。”

我看着窗外的月亮,心里有些怀疑这个世界,怀疑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合着我为了一个女人推开了一个另女人,末了那个女人却跟我说另一个女人更适合我。

我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烦躁冲昏我的头脑。

见我不说话。知道我是生气了的蔣明君用手揪了揪我的耳垂,轻声解释道:“我只是不想去伤害别人,尤其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女人,她没做错什么,只是和我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罢了,爱一个人也是错嘛?”

我愣了愣,心里也不禁为之一软,我轻轻的握住那只冰冷刺骨的手,有些感慨的道:“爱一个人确实没有什么错,只是。墨兰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可你同样也没有做错什么,没了我,她还能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你要是没了我,你看天底下还会有男人敢要你嘛?”

出奇的,蔣明君没有反驳我,而是静静的搂着我没有说话,我看着窗外的月色,心中不禁又想起了墨兰。一时间五味杂陈,生平罕见的失了眠……

第二天一早,金大发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我睡眼惺忪的起床开门后,金大发才笑着说道:“初三,昨晚没睡好?”

我打了个哈欠,苦笑道:“玩手机玩晚了点,怎么了?”

金大发指了指手表,怪叫道:“我的哥呦,还怎么了?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嘛?都上午十一点了呀!江思越在下面都快等疯了。打你电话也没人接,今天还去不去看兵马俑了?”

我愣了下,随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当看到屏幕上那数十条未接来电后,我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道:“不好意思呀,你先下去吧,我洗个脸就立马下去。”

金大发点了点头,转身便消失在了电梯口,我关上房门打了个哈欠,只是当我想到昨晚的事情的时候,原本还非常浓的睡意顿时没了,就连脑袋都变的有些隐隐作痛。

穿衣洗漱后,我有些忐忑的下了楼,在客厅里,我看到了江夏四人,也看到了四人中的墨兰,墨兰在四人中一如往常,对我的到来既没有太过冷漠,也没有太过热情,如一切都没发生过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幕的我,心里反而有些失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