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琴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你再不下来,我可真要报警了。”江思越拎着包站起身,然后盯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会,道:“我记得你作息不是挺正常的吗?怎么今天起这么晚呀。”

“没什么,昨晚看电影看晚了点。”我揉了揉鼻子,打个哈哈就应付了过去。

见人到齐了,江夏看了眼手表。随即抬头道:“时候差不多了,先出去吃个饭吧,然后下午到兵马俑和秦始皇陵逛逛,晚上吃完饭再回来。”

五个人出门找了个餐馆随便吃了点饭,接着便打了两辆车向临潼区驶去,到博物馆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兴奋的,要知道兵马俑可是世界八大奇迹之一,如今即将得见,内心自然有些激动。

交了门票后,我们五个人顺着指示牌开始参观,因为这时是旅游淡季,所以馆内的游客不是很多。到了一号坑后,我看着面前坑里一排排的兵马俑内心有些激昂,许多离我比较近的兵马俑,面目栩栩如生。仿佛那黄泥之下,包裹着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一样。

很多第一次见到兵马俑的人都会心生失望,认为不过是一些泥塑而已,比不上巍峨壮阔的金字塔,但只要你去用心了解这一尊尊泥塑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后,便会被其深深所震撼。

这是将两千多年前,我们先祖的智慧结晶跨越历史长河送呈到我们的面前,当上百尊兵马俑成队列式的站在我面前时,那种磅礴的历史气息几乎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馆内游玩了两个小时后,我们五个人便走出来想要再去秦始皇陵的上面看看,对于刚刚的经历我倒是还挺享受的,可金大发走出来后喝了口水,有些懒洋洋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人太糙,无论是上次和墨兰姐来这,还是这次和你们一起来,心里都没有什么感觉。”

“我也是,可能之前的经历太过震撼人心,所以现在看这些东西没有什么感觉了。”江思越也出奇的没有反驳金大发。

看着一脸失望的二人,江夏笑了笑,道:“你们想想。一件文物能跨越两千多年还存留于世本就是一件极为难得的事情,更何况兵马俑的数量之多,做工之精良,能保存至今已经是个奇迹了。”

“还有……”江夏顿了一下后。看向金大发,又笑道:“兵马俑的价值之高远超乎你们的想象,甚至每一件兵马俑都是无价之宝,我记得之前台湾那边有富商公然开价。一亿人民币求购一具兵马俑,但却被人嗤之以鼻,因为兵马俑从来没有流失外界,所以它的价值无法估量。”

此话刚一说完,我就看到身旁的金大发眼睛都红了,只见他拉了拉我的衣袖,喘着粗气的说:“初,初三……你看到没,刚刚我们面前堆着上千亿的人民币呢!”

我无语的推开金大发的手,道:“有本事你去偷,能偷回来一件你就可以安心准备养老了。”

金大发嘿嘿一笑,看了眼旁边的江夏后。道:“算了吧,这可是我们民族的文化馈宝,我金大发即便再怎么贪财,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的。小夏哥,你说是不?”

江夏呵呵一笑,并没有搭理金大发。

出了兵马俑博物馆后,我们向不远处的秦始皇陵走去。因为秦始皇陵距离这里仅仅只有一公里远,所以也就是走几步的事情,甚至即便站在我这个位置上,都能看到秦始皇陵那堪称为山的封土。

据说秦始皇之所以把陵墓选在骊山。是因为骊山的风水极好,北魏时期的郦道元便曾说:“秦始皇大兴厚葬,营建冢圹于骊戎之山,一名蓝田。其阴多金,其阳多美玉,始皇贪其美名,因而葬焉。

而且相传秦始皇曾在骊山和神女相遇,流览过程中欲调戏神女,被神女唾了一口,此事过后秦始皇很快便长了一身的烂疮,所以冥冥中。可以看出秦皇和骊山也有一些隐隐约约的缘分……

当我们最终走到秦皇陵前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可以堪称为山的巨型封土,千百年的时间,让秦始皇陵的封土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被。长长的阶梯如一条玉带一样从山脚一直蔓延至山顶,不得不说,虽然对风水我不太懂,但光论景色这里便可以给打个满分。

一行人走上山顶。我坐在石阶上向四周望去,从我这个位置上,可以看到秦始皇陵南依骊山的层恋叠嶂之中,四周山林葱郁,北临逶迤曲转、似银蛇横卧的渭水之滨,高大的封冢在巍巍峰峦环抱之中与骊山浑然一体。

“小夏哥,你们到时候不会打算从这山上打到秦始皇陵里吧。”

身旁,金大发看了眼脚下的封冢后,有些忧心的向江夏说道。

江夏喝口水后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这样做不仅工程量很大,而且也太显眼了。秦始皇陵虽然在这下面,但我们也可以在封冢的四周打下一条通道,然后再进入秦始皇陵,秦始皇陵里的构造有一些我们已经探明了,在秦始皇陵的东西两面各有一条墓道,其中东面的墓道是死路,沿途有三道大门,最后一道大门更是死门,根本无法打开,所以目前的计划是在西面打下通道,从西面的墓道里进入秦始皇陵。”

“不对吧。”

正当我们都在凝神细听的时候,一旁的墨兰却皱眉道:“从商周到汉代。帝王的墓道通常都为4条,分别贯穿东南西北4个方向,这是尊贵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而普通官员和百姓的墓道为一条或两条,按常理秦始皇的墓道也应为4条呀。”

江夏微微一愣,随后耸肩无奈道:“意料之外但也在意料之中吧,毕竟秦始皇本身就是一个怪人。”

墨兰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在外面,所以一些话也不能说出来。为防隔墙有耳,我们接下来便开始将话题转移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了,我一边听众人闲聊,一边有些感慨的看向秦陵四周。很难想象,这片广袤的土地之下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而这个王国里,则躺着一位已逝去的君主。

据史书记载。秦始皇赵政即位的次年即开始修陵园,到公元前208年完工,历时39年。(另两资料:一、他在位37年,而为其修建陵墓的时间就长达36年,二、秦始皇陵于秦始皇即位起开工修建,前后历时38年之久)。当时的丞相李斯为陵墓的设计者,由大将军章邯监工。共征集了72万人力,动用修陵人数最多时近于80万,几乎相当于修建胡夫金字塔人数的8倍。

毫不客气的说,秦陵就是一座位于地下的东方金字塔,里面蕴藏着无数珍宝,无数典籍,也有着许多我们暂且还不知道的危险。

这时,从远处忽然飘来了一阵二胡声,将我的心思从封冢下的秦陵拉回到现实之中,不止是我,听到这段二胡声后,即便是刚刚还在讨论的江夏等人也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转而静静的聆听这段哀而不伤的琴声。

一曲奏完,一旁的金大发有些迷茫的看向琴声传来的方向,道:“这哪位世外高人呀,这二胡居然拉的这么好,有这手艺上哪不能混碗饭吃呀?”

江思越点了点头,脸上也不禁有些动容,他站起身向那个方向走去,道:“我过去看看。”

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站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从乐者口中问出那段曲子的曲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