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地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江夏冲金大发点了点头,道:“现在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所以一切只能凭靠猜测,但在仅有的线索之中,那个老人明显还是对我们抱有善意的。”

金大发想了想,随即也点头道:“行,抛开那个老人的事情不说,现在我们需要做出个决定,那就是究竟是从西面进陵,还是从东面进。”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谁都拿不定个主意,毕竟想要打穿土层进入秦陵地宫已经无比困难了,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资本去同时打通两面的墓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个抉择。

最终,江夏抬头看向我,道:“初三,你来做决定吧。”

“我?”

我指了指自己,感觉有些意外的同时又有些压力。因为一旦选错了,不仅会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连我们这些人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本能的,我不想做这个决定。

见我面色犹豫。一旁的金大发忍不住说道:“没事,初三你就说吧,我们这么多人里就属你的直觉最为灵敏,你来决定吧,反正我们现在也就和瞎猜没有什么区别。”

我深吸了口气,想到那个老人临走前对我所说的话和他当时面上的表情,我心里其实就已经对他的话信了三分,如今我被赶鸭子上架,无奈下便只好说:“那,那就从东面开挖吧。”

江夏点了点头,道:“那行,我现在就给这里的分部打电话。”

“从地表挖到秦陵地宫,大概需要多长时间?”金大发忍不住问道。

江夏想了想,才面带苦涩的说道:“估计最起码也要一个星期,这还要在现代化设备的帮助下才能达成,因为地宫之上有夯土层和宫墙,夯土层还好说点,宫墙却异常难以开凿,根据史料记载,宫墙垒好后,需有人在百步之外向地宫放箭,箭头不入墙身才算合格,其硬度已经和岩石无异,有宫墙的保护,挖掘难度可想而知,更别提地宫还在三十米深的地下,开凿的动静还不能太大以掩人耳目,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我估计本地的总参负责人要有够头疼的了。”

江夏说完后,我的牙都有些疼了。来之前就想秦始皇陵肯定无比棘手,可现在连进去都还没有进去就遇到了这么多的麻烦,这也着实让我感到无比的头疼。

再头疼,该做的事还是要去做的,江夏打完电话后。之后的两天里我们一直待在酒店没有出门,一是担心活动太多会露出马脚,二也是因为众人都在养精蓄锐,为即将到来的挑战做准备,可是没等我们听到什么有关秦陵的好消息。坏消息就一个接一个的传来了。

第一个坏消息是工程进展缓慢,为了不让外界发现我们意欲打通秦始皇陵,所以西安的总参在一栋民宅的掩护下用机械开凿通道,因为担心噪声会暴露我们的目的,所以选用的机械也是小功率的,这样一来工程的进展简直可以说是龟速。

如果说第一个坏消息只是让我们有些烦躁的话,那第二个坏消息就让我们彻底坐不住了。

房间里,金大发背着手,在我面前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他看向江夏。强压怒气的问:“不是说这段时间秦陵四周已经封锁了嘛?为什么消息还会走漏?!”

江夏拿着手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秦陵被封锁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但恰恰是因为这点,所以反而引起了秦家的注意,秦家在西安经营多年,耳目众多,暴露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说着,他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宽慰道:“你也不用那么紧张,秦家在西安势力再大,也不过是个地头蛇罢了,现在工程队那边有总参保护,他们闯也闯不进去,顶多只能闹一闹。”

江夏的话虽然乍一听很有道理,可是这依旧难以消去我们心头的阴云,因为这个秦家跳出来的太突然了,正因为突然,所以才显得有些诡异,我甚至已经怀疑,秦家是不是冥土秦皇那边的后手,如果是的话,那我们不能再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地方世家去看,况且,不才道人在我们来西安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要小心这个秦家。

众人沉默了半饷后,我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便站出来替江夏解围道:“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能做的也只有亡羊补牢,总参那边不需要我们去担心,毕竟它的身后站着国家,在我们进入秦陵地宫之前,只需要好好保护自己就行了,千万不能被秦家发现我们的身份,不然到时候我们就危险了。”

江夏点了点头,应和道:“没错,我们没必要这么紧张,这酒店四周有许多我们的眼线,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可以迅速撤走,而且这一路上我们并没有做出什么暴露身份的事情,就连开房间用的身份证也是总参准备的假身份证,我们只需要待在酒店里等待消息就行了,到时候只要进入秦陵地宫,秦家也拿我们没有什么办法。”

在我和江夏的安慰下。众人的情绪好了不少,正当我们想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江夏的手机却响了。

接通电话之后,江夏没聊两句脸色就变了,之后他匆匆说句知道了便挂掉了电话,金大发看他面色不对,便有些忐忑的问:“小夏哥,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秦家又搞了什么鬼?”

江夏深吸了口气,摇头道:“不是秦家。是工程队那边打来的电话,那边出现了一些状况。”

“什么状况?”江夏的话让我也紧张了起来。

“挖掘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就连总参这边好像都死了两个人,具体是什么状况我没问清楚,总之现在我要过去一趟。”说着,江夏便站起身想往外走。

“我也去!”江思越站起身道。

江夏回头看了眼江思越,随即摇头道:“你待在酒店里,我一个人去了解下情况就已经够了。”

江思越的倔脾气显然上来了,说什么也要跟着江夏一起去,见状我干脆也站了起来,道:“既然发生了状况,那我也去吧,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我还能给你搭把手。”

说完后,金大发和墨兰二人也都点头站了起来。

江夏见状无奈又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道:“那行,就一起去吧。”

因为这次事态不同,所以我们没有和以往一样搭乘出租车,而是坐着总参安排的车辆向秦始皇陵而去,等我们到了秦始皇陵后。天色都已经黑了,只是封冢四周除了一些警察外,还有着不少身穿便服的人在四处查看,就连我们所坐的车辆都经受了严格的查询。

见我身旁的江夏拿出代表自己身份的勋章后,盘查我们的两个年轻人面色一变,随即齐刷刷的给江夏敬了个军礼,江夏笑着摆了摆手,道:“放松点,都自己人,前面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被调来的,只是听之前在这负责安保的老前辈说,事情不小,估计很棘手。”一小伙子有些矜持的说道。

江夏看了眼对方稚气未脱的面容,叹了口气后将手伸出车窗。在他的肩膀轻轻一拍后,才轻声道:“你俩,要好好活下去呀。”

这俩小伙子微微一愣后,才面容郑重的点了点头。

车子继续向前驶去,我看了眼身旁的江夏,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刚进总参的那会,是什么样的?”

江夏想了想,才带着一丝哀伤的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只是我知道,和我同期进入总参的同袍,还有我认识的那些老前辈们都已经死了,当年总参的局势还好点,可如今的总参比当年更残酷,这些年轻人,他们走进了一个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