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同袍/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狱?”我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你这样说,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江夏嘴角有些苦涩,道:“你不知道,这个世上的脏活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也太多,我们总参就专门负责清理这些东西,新进来的成员跟割韭菜一样,进来一批死一批,我们到现在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

看到江夏的神情,我不禁默然了,因为从没深入的接触过总参,所以我对江夏那句地狱不是特别了解,只是当我看到刚刚那两个小伙子充满青春朝气的脸时,心里某块地方却被轻轻触动了。

来不及多想。车子就已经停了下来,我向前望去,只见车子不远处有一栋民房,看上去还像是新建的,只是民房四周却围满了人。有像是施工队的,还有的则是乔装打扮的总参人员。

下车后,我们五个人挤开人群走进了民房里,只见这间不大的民房里堆满了各式器材,显得异常杂乱,在屋子的正中央还架着一具巨大无比的机械,机械正中央固定有一个成人腰粗的钻头,只是那钻头布满了血污,且被腐蚀的异常严重。

还没等我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中年人便走到了我的面前,他先是客客气气的跟江夏握了个手,随即疑惑的看向我和金大发等人,道:“江部长,这四个人是?……”

江夏笑了笑,道:“这些都是要参与本次行动的人员。都是自己人。”

说着,江夏指了指那个中年人,向我们介绍道:“这位是西安分部的孙部长,之前忘记跟你们介绍了。”

一通招呼打下来,孙部长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角落,见四下无人,江夏便看着孙部长径直问道:“孙部长,工程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让你这么急着让我来。”

孙部长指了指房内正中央的那具机械,苦笑一声后,道:“我也是迫不得已,之前钻头打到了15米深的时候,遇到了地下水层,这是一早就探明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在意,但是没想到刚打进去,机子就显示钻头出现了问题,结果拉出来一看,钻头被严重腐蚀,工程被迫停工。”

江夏听完后微微皱眉,道:“是不是打到离火层了?”

孙部长摇了摇头。道:“地宫在30米深,我们打的这个距离不可能会碰到离火层,而且离火层不能碰见水,秦陵四周的地质则显示,在秦陵地下15米深处有第一层地下水层。在30米深的位置有第二层地下水层,秦人为了防水还修筑了排水渠,所以秦陵地宫不可能会有离火层这个防盗措施。”

听到这我不禁看了眼江夏的脸庞,要知道,江夏的脸可就是因为一次意外挖破离火层才毁的容。

在我思考的时候。江夏点了点头,看着孙部长也不禁有些疑惑的道:“既然不是离火层,那什么东西的腐蚀性这么大,能把高强合金钻头腐蚀成这个样子?”

“而且……”江夏顿了顿,又道:“如果仅仅只是钻头被腐蚀,我想你们应该犯不着让我过来吧。”

孙部长面色一抽,语气也带着一丝颤抖的道:“当然不止这么简单,钻头被腐蚀后我也没想那么多,以为仅仅是地下水层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是有什么东西存在。所以我打算派两个人下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出于谨慎,我特意派了两名经验最为丰富的总参成员,且为他们准备了最周密的安保措施,我以为事情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可是没想到……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江夏微微一愣,试探性的问道:“那俩人没能上来?”

孙部长摇了摇头,道:“没有,他们进去没多久我就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便让人拉绳子,结果绳子拉上来后却是断的,那两个人不翼而飞,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江夏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凑到钻头的旁边,嗅了一会后疑惑道:“这钻头上怎么有这么多血?是它们把钻头腐蚀成这个样子的?”

孙部长点了点头。

江夏叹了口气,道:“孙部长,这次你大意了呀,这下面发生的事情恐怕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估计有大凶险。”

孙部长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愧疚的道:“西安不比洛阳,这些年的安逸日子确实麻痹了我的神经,这次事故责任在我,事后我会报告工作,引咎辞职。”

听到这江夏拍了拍孙部长的肩膀,宽慰道:“孙部长,你也不要想的这么严重,现在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吧。”

孙部长强震精神,道:“我现在的意见就是,放弃从东面进陵的想法,转而去西面尝试能否打通。不然我们只能冒着极高的风险再下去查看情况了。”

江夏犹豫了一会,接着他走到了我们的身旁,道:“你们怎么看?”

我和金大发等人一时间也非常犹豫,见没人出来说话,墨兰想了想便道:“我们已经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贸然将目标转到西面岂不是前功尽弃了?而且谁能保证在西面打洞不会出现类似的状况,我估计这很有可能是修筑秦陵的工匠一早就设计好的防盗措施,我们避不开的。”

江夏点了点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估计我们也只能下去一趟了。”

“洞口狭窄,最多只能让两人同时下去,而且考虑到下面很有可能会有强酸类的腐蚀液体,所以下去必须要身穿防护服,防护服的笨重再加上洞口的狭窄,估计对你们的行动会造成很大的障碍,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我带个人下去吧,你们是这次行动的关键,不能出什么闪失,还是让我来吧。成了将功赎罪,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不测,也就当我是以死赎罪了。”孙部长站出来说道。

江夏刚想说些什么,但当他的目光扫到我们的时候,又不禁顿了顿,孙部长看到后笑了笑,拍着江夏的肩膀,道:“江部长,其实我一直很佩服你,能在洛阳那个地方摸爬滚打一直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但,西安是我的管辖区域,出了事理应让我来处理,你就别和我抢了。”

江夏眼皮一跳,随即沉重的点了点头。

孙部长见状又是一笑。他走到门口,看着屋外围着的一圈人问道:“有个任务,很危险,谁和我一起去?”

屋外的人群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说话,显得十分安静,但过了片刻,一只手从人群里高高的举了起来,接着一只又一只的手臂高高举起。孙部长看着所有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指了指人群中一个模样四五十岁的大叔,道:“老张,敢不敢跟我走一趟?”

那个被孙部长称呼为老张的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普普通通却满含风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道:“这不是我们这的老规矩了嘛?不过我说,孙部长,你和我要是折在里面了,这部长的位子谁接呀?”

孙部长笑了笑,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了我,这西安分部还运作不下去了?”

老张点点头,笑道;“也是,和你同进总参后,这十多年换过的部长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孙部长和老张的交谈后,我心里既感动,又有些羡慕,这二人间的情感虽不外露,但可以让我感受的到,那是一种同袍间的深厚情谊,和我和金大发之间的感情有些像,但又有些不同,什么地方不同就连我也说不上来。

莫名的,我开始对总参这个组织好奇且憧憬了起来,如果当初我迈进的不是四大龙头的组织,而是总参的话,现在的我又会是一番什么光景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