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以身犯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可惜,我也就只能想想而已,自从那天在酒吧遇到金大发后,我的人生就迈入了另一条道路,且终生无法回头。

换上厚厚的防护服后,已经无法说话的孙部长冲着江夏敬了一个军礼,江夏呡了呡嘴,也回敬了孙部长,随后在两根防腐蚀铁索的帮助下,孙部长二人渐渐消失在钻头钻出的洞口之中。

我们围在洞口旁,因为孙部长等人都带了手电筒,所以我们在上面也能看到他俩的状况,随着孙部长二人一点点的深入洞底,我的心也渐渐提了起来,……

当孙部长到达洞底后。因为距离和空间原因,所以我无法看到最下面究竟有什么,但让我稍稍感到安心的是,孙部长二人暂且还平安无事,只是他俩一直在看着脚下。不知道究竟是发现了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正当我们所有人都在为孙部长二人的安危而担忧不已的时候,洞底的孙部长二人却猛地站了起来,随后看着洞外的我们不停拉扯着绳子!

“快,快把他俩拉上来!”江夏面色一变,随即看着我们大声说道。

已经意识到不对的我们自然没敢多说什么,赶紧拉拽身旁的两根钢索,可是这时洞里的灯光却猛地熄灭,孙部长二人的身影也被黑暗瞬间吞噬!

“我这边的钢索断了!”

身旁,一个非常年轻的总参队友向我们喊着,连声音都因为太着急而带了一丝哭腔,我听完后心里猛地一沉,知道下面的两个人里肯定有一个人已经出了意外。

“大发,手电筒!”江夏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随后焦急的冲金大发说道。

金大发连忙点了点头。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一根手电筒后,二人就匆匆来到了洞口旁,当金大发打开手电筒的时候,在旁边的我借着灯光看到距离洞口七八米的地方,孙部长正被我们拽着向上快速移动,眼看着就要出来了,孙部长却犹如被人拽住了一样,整个人虽然在疯狂抓着手中的绳索,可人依旧在被一点点的往下拽去。

“快点拉!”江夏看着洞中的情形焦急的向身后喊道。

“不要!”

江夏话音刚落,便只听身旁的金大发一声大叫,随后只见洞中的孙部长犹如坚持不住了一样,松开绳索后迅速向下坠去,如一只断了线的纸筝……

看着两条空空荡荡的绳索,所有人都面露哀伤,江夏整个人沉默了片刻,接着他从包里取出一颗信号弹,点燃后将其掷入洞中,接着拿起地上一早便准备好的防化服便要下去。

“你干嘛!疯了嘛?!”金大发连忙拽住了江夏,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还下去送死?”

江夏一边穿戴防化服。一边平静道:“即便不为孙部长他们,下面我们也肯定是要去的,里面肯定有东西,不把它们解决我们别想打通秦陵,这些人里就属我们几个经验最为丰富。事到如今还是我上吧,没必要让他们送死了。”

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江夏,虽然他面色平静无比,可是已经对他有了一些了解的我知道,这时候的江夏是最为危险的。

见江夏这样说。金大发微微一愣,想了片刻后他松开了手,从地上捡起一套防化服后便道:“也罢,既然要去,老金我也就陪你走一趟吧。”

“你还是在这上面待着吧,等下万一出事了,我们拉都拉不动你。”说着,江思越一把就抢过了金大发手里的防化服。

见时候差不多了,我缓缓走到江思越的面前,从他手里拿过防化服后。我才看着一脸懵比的江思越说:“让我来吧,这下面的环境不适合你发挥。”

江思越挠了挠头,不等他拒绝我便看向江夏,笑道:“小夏哥,咱俩还没单独并肩作战过呢,给个机会呗?”

已经差不多快穿好了的江夏想了想,才深吸了口气,说道:“行,谢了,初三!”

我笑了笑,随后便开始默默穿戴防化服,不得不说,这防化服确实非常笨重,即便这些年我已经有目标的去锻炼身体,自认为如今身体素质也已达标,可穿上后依旧有些受不了。

有些艰难的握住禾刀后,我和江夏对视一眼,接着我和他便一人握住一条绳索,并缓缓走到洞口的旁边。

此时,洞口的最深处还闪耀着信号弹的幽幽红光,可是借着光芒我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阴尸的影子,连刚刚坠下去的孙部长和最一开始的老张都不知所踪,这个发现让我有些胆寒,因为洞口就这么大,两个大活人即便是死了,可最起码也应该会留下一具尸体呀,如今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深吸口气,我用脚撑住洞口边缘,刚想向下攀去。但只见孙部长麾下的那群人默默的向我和江夏敬了个军礼,我心里微微一动,也伸手回敬众人,接着我咬紧牙关,和江夏缓缓向下降去。

为了能够在洞底行动更加自由一点。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将绳索固定在腰间,不然的话连挥个拳头都会被绳索给阻拦,但不将绳索固定的坏处也显而易见,除了极为耗费体力外,也十分的不安全,刚刚的孙部长如果下去前将绳索固定的话,说不定还能逃出来,但有些事情无法两全其美,有得便会有舍,为了最大程度的保留实力,我和江夏便都没有选择绳索固定。

在防化服里,我呼吸有些困难,因为胸口发闷,所以我心里有些烦躁起来,最下面的幽幽红光。在我眼里也有些像是死神的召唤,尤其是当我想到孙部长被硬生生拽下去的时候,便会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在向下垂降的过程中,我透过护目镜不住的向四周打量,生怕从泥土里会突然伸出一只手,并将我拽入其中……

好在,一直到我稳稳站在地面之前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下来后我放开手里的绳索,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四周的环境便被脚下的一些东西给吸引住了。

之前因为信号弹的红光太过耀眼,所以一些东西在下来前是看不到的,但下来后,只见脚下的泥土异常的稀软,简直就和沼泽一般,而且这些稀泥看上去腐蚀性异常的大。即便我穿着防化服,都能看到一缕缕青烟从脚腕处升起,这吓得我差点要立马上去,但过了会发现防化服并没有不支的现象后,我的心里才稍稍放心下来。

过了会。信号弹的红光终于缓缓湮灭,当手电筒的洁白灯光充斥四周后,只见我脚下的那些稀泥颜色猩红,如掺杂了鲜血一般,而且泥里似乎还分布着一些瓦罐的碎片。

我蹲下身。从泥里将一枚碎片拿出来打量了半饷后,才给江夏打了一个手势,江夏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看到了,但我还没来得及做进一步的动作,他就将手指放到嘴边,示意让我静声细听。

我屏住呼吸,仔细聆听着四周的动静,也幸好这套防化服的耳朵部位都经过特殊的改装,不然人穿上还真的跟个聋子没有什么区别。

当我仔细听四周的动静后。只听我们的脚下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声音,就好似有一条小鱼,在泥里艰难的挣扎一样,虽然细微,但在这种环境下格外清晰。

江夏缓缓伸出三根手指。接着收了一根变成了二,当他数到1的时候,江夏他猛地抓住绳索爬开了一段距离,给我腾了一些空间后,我双手握住禾刀,向脚下的稀泥狠狠捅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