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抬棺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床上,窗外柔和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我眯了眯眼,回想在梦中发生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想到梦中的那个人时,却感到那人有些熟悉,可无论我怎么想,却始终记不起那人的脸。

半饷后,我终于放弃了,因为无论怎么想,那个人的脸都始终如一团迷雾一般,末了我在心中安慰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兴许我昨天是太思念龙一了,所以在睡梦中才会梦到他。

想到这我心里一动,掏出手机给龙一打了个电话,电话里的龙一似乎是刚起来。所以语气充满了倦意,跟他报了声平安后,龙一却笑骂一声,道:“小子,你真当老头子我傻呀,你昏过去的当天大发他们就给我打电话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想到把这茬给忘了,在我沉默的这段时间里,电话那头的龙一想了许久,才低声问我:“初三,你有没有后悔过?”

“嗯?”我愣了下,随即笑问道:“后悔什么?”

龙一没有说话。待我平复下来后,才明白龙一的意思是什么,我躺在枕头上想了许久,才轻笑道:“老爷子,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有些东西是逃不开的。我爷爷虽然用天官印帮我渡过了23岁的那道坎,可最终我也难逃孑然一身的命运,遇到您和九爷,最起码我还能为自己,为我的后人拼一把,挺好的。”

龙一许久没有说话。我只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呼吸声,过了会,龙一忽然长长一叹,那一叹充满了哀伤和一种煎熬,我不知道龙一内心在煎熬什么,没等我多想,就只听电话那头龙一喃喃道:“初三呀,你不要怪我,一些真相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现在时候还没到,有些东西一旦让旁人知道了,那你,那我,那所有人就都完了……”

我心里一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我轻咬嘴唇,感觉心里如乱麻一般,这还是龙一头一次向我泄露了内心的挣扎,我不知道此时是应该大大方方,做理解状的说声没事,还是应该追问下去。

在我犹豫挣扎的这段时间里,龙一却又道。

“一些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久,说来可笑,要不是快死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要被瞒多久,不过好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我终于不用担心自己死后,你在这风云际会的洛阳该如何挣扎求活,这世间的大局已经拉开,每个人都在这盘棋里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可惜这盘棋虽然牵扯的人很多,但大多对你是敌非友,不过好在我之前最担心的一个人对我坦露心扉,也让我的一些后手没必要再拿出来了,我死后,还是有人会代我为你保驾护航。这样,我也能瞑目了。”

龙一的这一大段话让我脑子如一团乱麻,想了许久,我才轻声问道:“老爷子,那个人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让电话那头的龙一又沉默了片刻,过了会,龙一才缓缓道:“姚九指。”

我心里一惊,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您在很久之前,不就是让我信任九爷的嘛?”

“对。”龙一语气平淡,道:“因为他和你爷爷间的交情很深,可以说是过命之交,可是如今时局不同。所以一些人我也不得不去怀疑,你以为我以前没怀疑过他嘛?怎么可能!当时你在他手里如傀儡一般,我怎么可能不去怀疑他!”

这时候,龙一的语气让我有些害怕,以前龙一在我面前都是一个恨不得将我泡在甜罐子里宠溺的老人,可是如今他的语气却像是一头城府深重的老枭,也就是这时候我才想起,这个平时似乎与世无争的老人,在若干年前也是洛阳的西城掌印,若没一点手段,他怎能压服手底一众窥视自己地位的豺狼?!

“当时我也想过,是不是姚九指他已经准备叛变,想用你来换取一番前程,当时你羽翼未丰,我也早就隐退多时,姚九指在洛阳德高望重,所以你还需要借助他的力量和帮助,基于这点,我才一边让你去信任他,做出一副依旧拿他当自己人,毫无戒心的模样,另一边我也在暗地里盯着他,虽然我隐退多时,可是我毕竟还没有死。只要我还活着,那这洛阳就不是他姚九指的洛阳,所以我在等,等他露出马脚,到时我就能让他人间蒸发,虽然这样做会手忙脚乱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会引起洛阳倒斗界的混乱,可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一定要在我死前为你铺好一条路,即便这条路坎坷了一点!”

“但幸好的是,姚九指没让我失望,他成功取得了我的信任。所以我才会在今天把这番话告诉你,以后即便我走了,可是在这洛阳,你依旧有个能信任,且还能给你帮助的人。”

听完后,我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许多难以言明的情绪混杂在一起,过了许久,我才颤声问道:“您,您为什么选在今天把这番话告诉给我?”

我虽然笨,虽然愣,但我并不傻,龙一在今天说出这番话,很显然,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所以他才会在今天告诉我,让我能再找到一颗可以依靠的大树,同时也让我心中对姚九指的最后一丝怀疑消失,他到今天,还是在为我铺路……

龙一沉默了许久,最后他语气也有些颤动,满含不舍和眷恋的道:“初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再多陪你两年。看你走到最后,看你娶妻生子,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听到这。我有种冲动,那就是立刻回洛阳走到龙一的身边,但我知道,这样做只会让龙一失望,于是我呡着嘴,努力想让自己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可是声音中的颤抖却还是暴露了我的内心,让我犹如一个孩子一般。

“老,老爷子,您放心,回洛阳后我就结婚,跟明君。这次我不怕了,再也不怕了。”

“好,好,哈哈哈哈。”电话那头,龙一笑得很开怀。

之后我又和龙一聊了很多,最后龙一让我挂电话去忙事情。但我却想到了一件事,便问:“老爷子,我听说我爷爷当年对您说了一句话,那句话让您放过了我爷爷,所以我想知道,我爷爷当初究竟对您说了什么呀?”

“哦?那句话呀……”龙一停了片刻,才有些怀念的道:“说来也可笑,我龙一曾经心狠手辣也是出了名的,但有一次我手里来了两个不安分的主,尤其里面一个叫张晋的,更是足智多谋,谨慎冷静到让我都感觉有些棘手。有次他俩闯了祸,得罪了我的一个老对头,得到借口的我把他抓到我身边,想走个过场然后把他处理了,谁知道那个愣头青对我说了一句傻乎乎的话,听完后我还傻乎乎的真把他放了。”

“什么话?”

“他说,他只能做您的敌人,而我,却能做您的抬棺人。”

听完后我愣了愣,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有什么威力,能让龙一抬起屠刀,放过了原本必死的我爷爷。

“你不懂?”龙一见我不说话,笑呵呵的反问道。

我诚实的点了点头,苦笑道:“还,还真没听懂……”

龙一大笑了两声,才有些苦涩的说道:“你不是我,所以你不懂,不懂一个注定一生无后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心里究竟有多么大的触动。”

我微微一愣,接着不禁有些默然了……

和龙一打完电话后,我心情迟迟没能平复过来,但不等我调整好状态,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