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地下排水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点了点头,关于这点江夏在许久之前就已经给我们打好预防针了,如今除了心情有些沉重外,也谈不上多么紧张。

江夏深吸口气,接着便打开了那几口箱子,箱子里放着几套叠在一起,颜色漆黑的防化服,我从里面拿出一套用手摸了摸。发现比起我之前所穿的那套要薄许多,这让我心里好受了一点,毕竟之前那套防化服实在太过笨重,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我实在不想穿着它进入危机重重的秦陵。

穿上防化服,我活动了下四肢,发现情况并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么糟糕,这时头盔里传来了一阵电流声,随后便只听江夏说道:“头盔内置对讲机,必要时还可以开启特制的红外线护目镜,大家检查下装备,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我们就出发吧。”

“呦呵。”对讲机里,金大发怪叫一声,笑道:“还有高科技呀,这样我心里总算好受了点,看来总参还没我想的那么没用。”

听到这我对金大发有些无语,总参背靠国家机器,拥有的资源自然是难以想象的,虽然在以往的行动中。因为所要探索的地方都太过危险禁忌,以至于总参都给予不了我们什么帮助,但不得不说,只要总参认真起来,那将是一台恐怖无比的战争机器。

待众人检查好装备之后,我把一条铁索上的纽扣挂在腰间,用手拽了拽感觉没什么问题后,我才对江夏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开始行动吧,下去的过程中都小心一点。”江夏在对讲机中说道。

我走到洞旁,看着黑黝黝,仿佛直达幽冥的洞口看了一会,接着我打开头盔上的手电筒,用双手拽住绳索后,才小心翼翼的向洞底落去。

在下降的过程中,我大脑高度紧张,虽然江夏说洞里的血尸已经被一网打尽。但难保不会残留下一两条漏网之鱼。

所幸的是,一直在我抵达到洞底,意想中的袭击都没有发生,我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后。才将目光转向脚下。

脚下是一个金属便阀,上面有信号灯不停的在闪耀着诡异的红光,正当我心里暗自猜测着这金属便阀的厚度时,对讲机里却传来了江夏的声音。

“初三。小心一点,门要开了。”

“好!”

我双手握紧腰间的绳索,以防脚下的便筏突然打开后会促不及防的掉下去,等待了一段时间,脚下传来呲的一声响,金属便阀发出一阵轰响,犹如被人打开的罐头盖一样,缓缓向下开启。

当便阀开启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一股灰色气体迫不及待的从缝隙中涌出,即便穿着防化服,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待金属便阀被完全打开后,我缓缓松开手中的绳索,成为了秦陵地宫千年来的第一个访客……

阀门之下的空间很大,待我稳稳落到青石地板上后,才解开绳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出乎我意料的是,四周的环境并不是我预想中的某条墓道或是某个墓室,反而像是一个下水道!

这条通道幽长无比,宽度也达七八米的样子,通道的正中央开凿有一条水渠,水渠里的水竟然还在徐徐流动!

在我打量四周环境的这会功夫里,江夏等人也下来了,见到这条排水渠。众人的震惊丝毫不比我少。

“小夏哥,这是哪呀?”金大发走到水渠旁看了一眼,接着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是秦陵地宫的排水渠。”对讲机里,江夏的声音掺杂着一些电流,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因为秦陵地宫修建在地下三十米深的位置,而这个深度正好有一层地下水层,为了保证地宫不被水侵袭,所以那些工匠在秦陵地宫的四周修建了一圈排水渠。以保证地宫内部时刻干燥。”

金大发点了点头,有些感叹的道:“这特么简直跟城市下水道一样,没想到,两千年前的古人竟然也有这等智慧。”

“古人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能想到的东西,古人自然也能想到,事实上。即便是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博弈,还有各种军事理论策略,都能在孙子兵法中找到对应的影子。”对讲机中,墨兰清冷的说道。

听到这连我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这时候的我不禁想起了几年前的海湾战争。

1991年1月17日凌晨,代号“沙漠风暴”的海湾战争爆发。

战争初期,美国人动用导弹和飞机,以近乎疯狂的地毯式轰炸压制住对手,在短短几天内就摧毁了伊拉克人精心构筑的军事和心理的双重防线。

之后,迅猛快捷的装甲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入科威特,一举将萨达姆的军队驱逐回老家。

全世界都惊呆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以空袭为主要作战方式的战争。世界惊呼。海湾战争开创了人类战争史的新纪元。

但是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东方,一座巨大的穹顶形建筑里,一群古老的陶俑正在窃窃冷笑……

他们庞大的军阵所构筑起的,正是这样一种作战体系:先用强劲、密集而且持续的弓弩压制住对手,骑兵迅速从两翼包抄,撕开对手的防线,然后由步兵长驱直入,完成那封喉的致命一击!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强弓换成了导弹,硬弩换成了飞机,战马换成了坦克,刀剑换成了机枪……但隐藏在现象背后的规律却没有改变,隐藏在进步背后的人欲没有改变,隐藏在文明背后的残忍也没有改变。

从西安火车站乘306路公共汽车向东30公里。便是闻名天下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两千年前那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静静的聆听着后人的评说,而离我们不是很远的地方,在两千年前率领这支熊虎之师,在短短数十年间鲸吞六国,为后世子孙奠立不世之基的君主,正静静的躺在棺中,用那双早已腐朽的眼睛注视着我们……

一行人缓缓向前行进。根据江夏的话语,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位于东面的那条墓道,从那条墓道,我们便能真正进入秦始皇的微形帝国,但在此之前,我们还有段路程要走。

“小夏哥,要不我们走快点吧?这样慢悠悠的走恐怕走不到地方氧气就没了。”对讲机里。金大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别急。”江夏轻笑一声,解释道:“你要是跑的太快,体力会迅速枯竭,而且氧气反而会被消耗的更快。”

金大发叹了口气,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沿着水渠旁的青石通道走了一会,走在水渠旁的金大发忽然停住了脚步,接着他面向水渠蹲下了身体,好似在打量着什么。

“大发,你在看什么?”我停住脚步,回头冲金大发有些疑惑的问道。

金大发没有说话,而是冲着我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让我过去,看他那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也不禁起了些好奇心,便走到他的身旁向水渠里看去。

可能是因为环境问题,所以水渠里的水虽然仍在流动,但水质却脏的可怕,用灯光一照简直犹如酱油一样,我顺着金大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水流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背脊露在水面外,不时还微微沉浮,好似下面有什么活物。

“初三,你看这是什么?”金大发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什么小鱼小虾之类的东西呢。”

“怎么可能!这种水里怎么可能会有鱼虾,你等等,我找个石子。”

说着,金大发便蹲在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