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大红棺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感觉这样做有些不妥,刚想伸出手阻拦他,金大发就把手中的碎砖砸了过去,还别说,他这一砖头还扔的挺准的,直接砸在了那个小小的背脊之上,将其直接砸进了水里。

一时间,水面上波纹漾起,我愣了愣,随即连忙想要拉着金大发躲到一旁。但这个时候,从水流中突然窜出一个巨大的黑影,张着血盆大口就冲着一身肥肉的金大发咬了过去。

情急之下,我拉着金大发就是一个懒驴打滚,才堪堪躲过了厄运,不远处的江夏几人听到这边的动静后,也连忙赶了过来。

从地上爬起来后,我和金大发先是跑到江夏等人的身旁,随即才看向身后,这一眼看去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见在我们不远处,一只体型巨大的乌龟正艰难的向我们爬来,它脊背上布满了各种漆黑的贝类寄生物,层层叠叠在一起显得十分狰狞,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个乌龟居然有两个头颅,但这两个头颅却像两个面团撮合到了一起一样,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玩意!”逃过一劫的金大发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

在场的人一阵沉默,因为这个畸形狰狞的怪物还真没人能判定出它具体是什么种类,过了会,江夏用手推了推我们,道:“别管它是什么种类了,看它在陆地上行动缓慢,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我们赶紧走吧。”

我点了点头。刚想和众人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就只见那只怪龟忽然张开了大嘴,我一时间感到额头如针刺一般剧痛,连忙大喊一声小心,接着便闪到了一旁,我话音刚落,从那只怪龟的嘴里就喷射出一道如酱油般腥黑的水柱,但因为它距离我们太远,所以那道水柱全洒在了我们面前不远的地板上,如沸油一般,那些腥黑的不明液体沸腾起来,将被其淋到的石砖生生侵蚀到比旁边砖矮半截,看的一旁的我眼皮直跳。

一击未成,那只怪龟刚张开嘴,想要再来一次,就只听我身旁澎的一声轻响,一支弩箭发出凄厉的破空声,将那只怪龟的头颅穿了个通透。

只要是生物,头颅被刺穿后都活不了,这只怪龟也不例外。抽搐了一会后,便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轰然倒地。

一直到怪龟死后,我才回过神来,我向身旁看了一眼,只见墨兰收起了手里的一支小巧弩箭。看到我们诧异的目光,墨兰解释道:“这是我专门带过来的,枪械声音太大,在这下面不怎么适合,很有可能会因为枪声而引来一些东西。所以我就用弩了。”

金大发咂了咂嘴,道:“墨,墨兰姐,你啥时候学会这手了?”

墨兰一边向前走去,一边淡然道:“很久前就会了,你们就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再不快点的话,我们的时间就真的不够用了。”

经历过怪龟的事情后,我们都长了个心眼,离通道中央的排水渠远远的。以防再被什么妖蛾子袭击,但好在类似怪龟那样的东西没有再遇到过了,但让我们越来越不安的是,预想中的东面墓道入口却迟迟没能找到。

“停吧。”

走在最前面的江夏停住脚步,随后在对讲机里冲我们说道。

“怎么了?”江夏的怪异举止让我有些疑惑,要知道面前可依旧是深邃无比,好似永远都走不到尽头的排水渠,意想中的入口却迟迟没能找到,这时江夏又让我们停,于是我不免有些焦急的问道:“小夏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江夏有些沉重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没有,只是根据我们事先大概测量的秦陵地宫规模来看,我们已经走过了东面许久许久,甚至快到西面去了,但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入口并没有出现,所以我才说停,大家一起想想对策。”

江夏的话让所有人都有些抓狂,金大发挠了挠头盔。急道:“这下来都快三十分钟了,连真正的秦陵地宫都没能进去,这样下去不行呀!小夏哥,你们事先不是已经测量好地宫的路线图了嘛?”

面对金大发的疑惑,江夏苦笑一声,接着将地图摊在我们面前,指着上面线条少的有些可怜的绘图说道:“因为受现在的科技局限,所以我们知道的其实并不多,只是外围一些最基本的情况罢了,而且因为谁也没有进过秦陵地宫。所以这里面的真实情况谁也不知道,如果出现了偏差,也不是不能理解。”

“理解?!”金大发气笑一声,道:“合着我们拿着一张没什么卵用的地图,然后和瞎猜没什么区别的瞎转悠,身上还背着一个只能延续三小时的氧气瓶,这特么和送死到底有什么区别?”

没找到地宫入口,外加氧气瓶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所以一种名为烦躁的情绪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滋生而出,但幸好队里还是不乏冷静的人。墨兰走到金大发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安慰道:“大发,你别急,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人能提前预知。我们再走一会,大不了从西面进陵,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原路返回,回到地面上再从长计议,和以往不同,这次我们可进可退,没什么好烦躁的。”

这次墨兰出奇的没有呵斥金大发,别说金大发了,就连我都有够吃惊的,而金大发的反应自然比我要强烈许多。透过护目镜,我看到金大发双眼呆泄,过了好一会才连说了几个好,一时间不吵也不闹,乖的仿佛要重新做人一般。

末了,我在一旁有些感慨的看着墨兰的身影,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不仅冷静,且还足够聪明,知道什么场合用什么样的手段,即便和她相识已经好几年了,但她偶尔的言行举止还是能惊艳到我,有时候惊艳这个词不仅来源于所谓的相貌,更多的还是来自于智慧。

有了墨兰的调和,队里的摩擦一瞬间消失全无,顺着墨兰的思路,江夏继续道:“墨兰说的不错,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绕到西面去看看,如果西面也没入口的话。那我们就原路返回,回到地上重新制定一个方案后再进来。”

“等等!你们看!”

这时,我身旁的江思越惊呼一声,接着指着前面喊道,我下意识的向他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远处排水渠的流水中,一具大红棺材缓缓向我们飘来,这诡异的场景让我们一时间都呆住了,清醒后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趁手的家伙,接着紧张无比的看着那具大红棺材。神情中也充满了戒备。

在我们的注视下,那具大红棺材连一丝异动都没有发出,继续以一种不急不缓的速度顺着流水向我们飘来,过了会,金大发看着即将越过我们的大红棺材试探性的问:“要不……拦下来看看里面有什么?”

金大发的想法无疑得到了所有人一致的反对,要知道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我们还是有听到过的,万一这大红棺材里面有个什么千年僵尸王,那我们所有人可就隔屁了,对于秦始皇陵里面的东西,即便是最简单的一些细节。我也强迫自己去重视起来,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陵叫秦始皇陵,所以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见自己的想法没人支持,金大发也没有什么办法,而那具大红棺材,则在我们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飘向远处,最终消失在黑暗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