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出水邪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吓死我了。”对讲机里,江思越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他看向金大发,不满道:“金大发,我怎么感觉你智商下降的越来越严重了?刚刚没事去砸那头乌龟也就算了,现在还想翘棺材,你自己想死别把我们拖下水呀。”

“你……”金大发脖子一硬刚想回呛,但可能是知道自己不占理,所以后面的话愣是憋在了肚子里面。

“行了行了,现在就别吵了,继续往前走吧,争取早点到达西面。”见气氛尴尬,江夏站出来打圆场道。

队伍继续前进,我刻意放慢步伐,走到金大发的身旁后。我从队伍语音里面退了出来,开启单线连接,过了会,对讲机里金大发疑惑道:“初三,怎么了?”

我笑了笑。道:“没怎么,只是问你心里是不是有事。”

见我这样说金大发也放松了下来,笑道:“哪有什么事呀,你想多了。”

我点了点头,犹豫了片刻后,问道:“刚刚那具棺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金大发愣了愣,随即才有些犹豫的道:“发,发现什么倒是谈不上,就是感觉有些不正常。”

“不正常?”我愣了片刻,问道:“怎么回事,你赶紧跟我说说。”

金大发想了会,才解释道:“你看呀,一般的棺材很重,如果里面再躺着个人的话。铁定会沉在水里,可刚刚那具棺材却能顺流而下,显得很不正常,所以我猜,里面应该是空的。”

金大发的这个猜测颇为有意思,让我都在心里琢磨了很久,还别说,他这个猜测不是没有可能性,只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顾虑太多,不可能因为一个猜测就去做有风险的事,所以我只能安慰金大发,让他不要把江思越的话往心里去。

“放心吧初三,多大点事呀,我跟江思越从小吵到大,要是事事都计较的话,不是他砍死我,就是我砍死他,总之肯定得死一个。”金大发哈哈一笑,末了才轻声道:“初三,我知道你的意思。在这种环境下,我刚刚的提议确实太鲁莽了。”

我愣了愣,随即轻轻的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

之后队伍又走了会,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路上我们见到了不下于5具大红棺材。它们都是从上游飘来,慢悠悠的越过我们向下游飘去,中途连一丝异常都没有,正常的一塌糊涂。

这时候,我总是会想到金大发的话。随即心里也对大红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产生了一丝好奇,但好奇归好奇,我不可能拖着所有人和我冒着风险去开棺,所以这个想法也只能被我憋在心里。

“踏踏踏……”

清脆的脚步声在通道里格外清脆,即便我身穿防化服都能听的很清晰,这时候我看了眼氧气屁的容量显示,发现已经消耗了五分之一,这让我心里面不免有些焦急,要知道连秦陵地宫都没能进去,氧气瓶里的氧气就消耗了五分之一。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事情。

“等下如果在西面找到了入口,那我们标记好位置后就原路返回,到地面后把氧气补充满再下来,你们感觉怎么样?”对讲机里,江夏对我们提议道。

众人想了想随即都同意了,毕竟这样做虽然麻烦了点,但却是最稳妥的办法。

“扑通!”

正当我们议论纷纷的讨论着回到地面上究竟是先休息一天然后再下来,还是补充好氧气就立马下来时,身旁的河流里忽然扑通一声,吓得我跳到了一旁,以为是河里又有一只怪龟向我们发动了袭击,但转念间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面前的景象却让我愣了愣。

只见在排水渠中的河流里,一具大红棺材从水下毫无预兆的冒了出来,湿淋淋的棺身不断往下流淌着河水,因为水质原因,所以猩黑的水格外像是鲜血,涂抹在棺材上更是显得异常渗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红棺材静静的停泊在水面上。灯光下,我能看到河中的水流绕过棺材徐徐流动,但那具大红棺材却一动不动,显得十分诡异。

忽然,江夏打了个手势。随即关掉了头盔上的灯光,我微微一愣,随即也关掉了头灯,并打开头盔内置的红外线成像仪。

在红外线仪下,那具棺材显得更是诡异,见所有人都关闭了灯光,江夏又打了一个手势,随后缓缓的向前走去,我们跟了过去,但让我心脏狂跳的是。那具大红棺材听到声音后居然逆着水流在紧紧的跟着我们,而且此时的我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具大红棺材的吃水线很深,也就是说……里面有东西!

此情此景让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再冷静了,江夏知道自己是在做无用功后也果断的停住了脚步。随即众人和那具大红棺材僵持了起来。

这次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只听咯吱一声,那具大红棺材就打开了一条缝隙,让我有些惊恐的是,在那条缝隙被打开的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即便我身穿防化服,可依旧感到身旁的温度降了好几度,浑身的肌肤都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过了片刻,我听到棺中传来一阵阵轻嗅,仿佛有一条猎犬在搜寻猎物一般,这让我更加紧张起来,不过事情之后的发展出乎了我的意料,嗅了一会后,大红棺材忽然澎的一声又合上了。接着那具诡异的大红棺材便顺着水流而下,缓缓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大红棺材消失后,过了许久我才听到对讲机里不约而同的传来了几声舒气声,我也跟被触动了某条神经一样,浑身一软随即长长的吐出口气。

“刚刚……那是什么鬼东西。”对讲机里。江思越有些惊魂未定的问道。

众人沉默了一会,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毕竟那具棺材里的东西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来,所以我们自然也没法判定那里面究竟有什么。

“真险呀,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金大发苦笑一声。

听到金大发语气里的庆幸,墨兰这时忽然说道:“应该,应该是我们这套防化服的功劳。”

众人微微一愣,接着都想通了许多事情,因为防化服可以掩盖我们的体温,而且即便是呼吸声也可以掩盖掉大半,最主要的是,这套防化服里有一个通气阀,专门用来排掉我们呼出去的二氧化碳,但是刚刚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把通气阀给拧上了,依仗着头盔里的氧气也可以坚持一会,但就是这一小会,帮我们躲过了一场恶战。

“没想到呀,这东西还有些用处。”对讲机里,金大发有些感慨的说道。

我忍不住点了点头,之前穿着它下来的时候众人都很无奈,颇有些不情不愿的意味,但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套防化服,居然能帮我们躲过许多大麻烦。

相互感慨了一番,江夏在对讲机里咳嗽了两声。道:“行了,能躲过一劫是好事,但我们也不能浪费太多时间,争取早点到西面去看看吧,已经不是很远了。”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小夏哥,要不再多休息一段时间吧,反正等会我们都要回去补充氧气,也不差这会。”

“不行。”

正当江夏面色有些犹豫的时候,墨兰却果断否决道:“即便要回去,我们现在也不能松懈,甚至不到真正安全的那一刻,我们都要高度警惕,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大发,这句话的道理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墨兰开口,金大发自然消停了,意见统一后,我们没有多做停留便继续向西面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